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疑似包养情妇感染艾滋事件法律分析

疑似包养情妇感染艾滋事件法律分析

今天,有人在微博发言,声称被某人包养 ,每月三万,期间被感染艾滋病,男方检查HIV亦是阳性,故发帖要揭露事实云云。之后,腾讯财经报道说, 网传平安证券朱益勇“金屋藏娇”并导致她人染上艾滋。今日,朱益勇通过朋友圈进行了回应:关于今天的网络谣言,我已联系公安机关报案。

 

本事件,是否属实,日后会查清,现在不必下定论。而社会所能吸取的教训就是,君子慎独,不能滥交,否则感染艾滋,问题大了,健康、生命、名誉都会一股脑儿没了。

 

在法律上,如果男方明知自己患病,还滥交,报复别人的,涉嫌故意伤害或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实,即传播性病行为,但是刑法第360条的“传播性病罪”规定有缺陷,该条规定:“明知自己患有梅毒、淋病等严重性病卖淫、嫖娼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换言之,法条过于狭隘,限于卖淫嫖娼的传播性病,其他的不算,于是其他形式的传播性病,不得不以他罪处罚。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传播性病,追究责任甚难(刑事责任,以及民事侵权责任),因为证据难以取得,若要证明病是一方传给另一方的,须证明一方有病,以及另一方别无它途感染,而是否有它途,这种隐秘的事情,何以证之?所以取证甚难,一般都是根据一方承认自己有病,而予以传播报复来定罪。更多的案件是哑巴吃黄连,不了了之。

 

窃以为,应该修改传播性病罪的条文,第一、扩大范围,只要是故意传播,除了卖淫嫖娼意外,其他途径,都构成犯罪。第二、总结证据规则,刑事案件定罪的规则是排除合理怀疑,对于传播性病罪,只要证明一方明知有病,且长期或定期滥交,而另一方又没有出轨证据的,即可定罪,此符合社会常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