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文章归档 > 2011年五月
2011年05月25日 12:14

曲曲折折的高晓松醉驾案

醉驾的法律,就如醉驾的高晓松一样,曲曲折折发生事故。
 高晓松案是个普通案件,只因高是第一个因醉驾被捕的名人,而备受关注。更受关注的是醉驾法律的适用。醉驾入刑是2011年5月1日施行的,根据刑法修正案(八)以及相关规定,醉驾属于危险驾驶罪,其标准是酒精含量。但在高晓松被拘捕次日,最高法院副院长在会议上提出,对于醉驾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不作为犯罪,一石激起千层浪,民众议论纷纷。
 
 大家的意见,概括起来有三种:1.醉驾入刑可以司法解释,在司法解释出台之前,最高法院的内部指导意见,认定情节显著轻微的不构成犯罪,是人性化司法。2.醉驾入刑应该进行立法解释,因为醉驾入刑是人大常委会立......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5日 12:14

史记夏俊峰传

夏俊峰,沈阳小贩也。设摊于市,城管巡查,扣其物,毁其具,跪求无果。又传至勤务室问话。夏怒且忧见欺,遂藏刀而入。俄而,室内烛影斧声,伏尸两具,夏带伤出。法院判其死刑。夏自辩曰,吾身弱小,遭两壮汉殴,不得已自卫也,官府不信,民恒信之。时人论曰,城管小贩,皆底层人士,相煎何急。小事一桩,血光之灾,夏妻失夫,城管送命,盖制度之恶也。城管罔顾民生,欺凌小贩,久而生怨,积而怒发也。又曰,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武松手刃张团练,落草为寇,乃得以生,今夏被捕,后果堪忧。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5日 12:13

醉驾入刑,无须解释

今天新华网发文认为,醉驾入刑应该进行立法解释,即由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而不是由最高法院进行司法解释。本律师认为,解释在于澄清疑义,醉驾入刑的法律规定明确,无须解释。立法解释的是立法本意,而醉酒者危险驾驶危害社会甚明,司法解释的是醉驾界限,而酒精含量规定亦已明,并无解释之需要。
 
 之所以提出法律解释,是因醉驾处罚太重,拟通过解释来降低刑罚或给醉驾开口子,这是违法法治的做法。如果法律规定确实有问题,应该立法修改,譬如减轻处罚或完善条件等,不能以所谓的解释来变通、曲解法律。同时,刑罚对醉驾一律处以拘役,没有分梯度,也反映出立法技术的不够成熟。法条要通过充分辩论后才能......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5日 12:12

夏俊峰案:法律上的复仇辩护

近日,沈阳小贩夏俊峰刺死两城管案,二审维持死刑。民众议论纷纷,大多同情夏俊峰,而法院则认为一人刺死两条人命,该判死刑。本律师则以为,该案具有复仇因素,是小贩对城管制度之恶的复仇,应酌情处理。
 
 且看,古代是如何此处理复仇案的。韩愈《复仇状》:“子复父仇,见律无其条,非阙文也。盖以为不许复仇,则伤孝子之心,而乖先王之训;许复仇,则人将倚法专杀,无以禁止其端矣。”宜定其制曰‘凡有复父仇者,事发,具其事申尚书省,尚书省集议奏闻,酌其宜而处之。则经、律无失其指矣’”。
 (译文:儿子为父亲复仇,法律没有规定,不是法律的漏洞,而是有深意的。因为......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5日 12:11

故宫锦旗上的“撼”字考

近日,故宫失窃,警方神速破案。故宫负责人将写有“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锦旗赠送给北京市公安局。网友指出“撼”是错别字,正解应该是“捍”。故宫方面表示,“撼”字没错,显得厚重。“跟‘撼山易,撼解放军难’中‘撼’字使用是一样的。”此语一出,全国雷倒。
 
 查《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得:“撼,摇动。《宋史岳飞传》‘撼山易,憾岳家军难’。成语有‘蚍蜉撼树’。引申之意是‘用言语打动人’,《宋史徐勣传》‘微言撼之’”。又查得:“捍,防御。《史记楚世家》‘吴......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5日 12:10

醉驾面前,人人平等

最高法院副院长在“醉驾入刑”十天后,提出醉驾情节论,引起轩然大波。亦有律师认为:“醉驾情节显著轻微可以不追究刑责,这说明最高院对待醉驾者用刑更为谨慎,这是非常正确的。在是否入刑问题上,应该更从人性化的角度考虑问题。”然而可曾想过,这种“人性化”,会使“醉驾入刑”形同虚设,而且在制造新的不公平,即醉驾面前不平等。
 
 一、醉驾是行为犯,不存在情节论。
 行为犯,是指因该行为有危险性和危害性,一旦有此行为,就构成犯罪,譬如非法持枪罪、贩毒罪。法律在规定该行为犯时,即已设定了情节标准,譬如以持有假币的数量,来认定持有假币罪。同样......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5日 12:08

法律是一种预测:评最高法院醉驾不一定入刑论

“醉驾入刑”五一节刚刚施行,十天后,最高法院副院长即指出,醉驾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不入刑。朝令夕改,让人无所适从,置法律于何地焉。法律是一种预测,就如天气预报,十有八九是准的,人们才愿意听信。法律一旦失去预测,醉驾的标准云里雾里,则已是形同虚设。
 
 一、司法解释是澄清疑问,法律已经明确的,不应再解释。
 本次最高法院领导讲话,是法院内部对法律的理解,也是为以后的司法解释抛砖引玉。然而,无论是对法律的理解,还是司法解释,都不能曲解法律,否则是不解释还清楚,越解释越糊涂。刑法(八)已明确醉驾入刑,是危险“行为犯”,不能解释为以情节论的“结果犯......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5日 11:44

“真维斯楼”的法律分析

清华大学因受真维斯公司的捐赠,把第四教学楼改为“真维斯楼”,这是一个怎样的法律行为?从表面上看,是一个附条件的赠与行为,即以建筑物命名为条件的公益捐赠。但实际上却带有广告性质,因为“真维斯”是一个商业品牌,具有营利性,不同于公益命名的纪念性,譬如邵逸夫楼。故“真维斯楼”是打擦边球的广告行为。

以动机来分析,清华果然如此缺钱吗?缺到需要卖建筑物的命名来维持教学?非也。清华是首屈一指的大学,该要的钱,财政都会拨的,而在财政外的经营,是为牟利也。再说,真维斯的捐赠,非得要以真维斯命名吗?非也。如果以一个纪念性的命名,更有意义,譬如清华国学楼等,然而真维斯要的就是自己的名。于是两厢......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4日 07:21

法国帅哥遭遇城管记

城管执法,威风凛凛,小贩遇之如老鼠见猫,逃之不及,然老外不知情。某日,两位法国帅哥,突发奇想,专卖法式博饼,既体验生活,又赚钱谋生,遂在同济大学南门附近设摊。卷头发、高鼻梁,口讲洋文,手摊薄饼,场景奇特,路人直喊新鲜,大方掏钱。

法式博饼,中国原料,老外制造。制造者名曰“Benoit”“Julien”。一白色三轮车、一木质柜台、一“法式薄饼”牌子、一平底锅、一调料工具即全部家当也。一人做饼,一人抹酱,鹤立鸡群,格外醒目。一团面粉糊在平底锅上,出炉后再涂上各种果酱,果酱选奇异果、芒果、白糖、巧克力、蜂蜜、柠檬6种口味。每个薄饼卖4元,抹起果酱不吝啬,生意大好。

有好心人告......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4日 06:37

解析最高检“醉驾一律起诉”

5月23日,最高检发言人称醉驾案件只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一律起诉。自今年5月1日“醉驾入刑”之后,最高法院副院长张军表示醉驾不应一律认定为犯罪,随后公安部表态,称醉驾案一律刑事立案侦查。最高法院表示将印发“指导案例”规范醉驾审判。

这是近年来公检法的第二次大分歧和博弈。第一次大分歧,是关于《非法证据排除》和《死刑证据规定》两个文件的出台,最高法院坚持排除非法证据和严格死刑证据规定,这是符合法治精神和大得人心的,但因这两个证据规定,会大大提高公检的办案质量要求,公检暗中反对,以致文件迟迟出不来,最后出来的则已经是大打折扣,实际上作用不大。

这次醉驾入刑分歧,则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3日 19:47

审判的木桶理论

决定案件的因素是什么?法学院的学生会毫不犹疑地回答“法律和证据”,而律师则会摇摇头,然后地再加上两个因素“权力和民意”。法律、证据、权力、民意是目前决定案件的四大因素。如果没有权力的介入,则法律和证据足以定案,如果权力介入则权力定案,法律和证据只是场面上的理由,如果有民意介入,则权力和民意会博弈,狭路相逢勇者胜。

何以见得?以实际案例为例,高官的审判,譬如原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深圳市张许宗衡案,这些案件几乎没有报道,也不公开庭审情况,权力定也。大款的审判,譬如黄光裕案件,稍微公开一点,报道一点,但也是点到为止,也是权力定也。而普通民众的案子,邓玉娇案可以说是民意救下来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3日 11:59

被调戏的法律姑娘

在中国,法律是什么?告诉你,法律是一个貌美的怀春姑娘。首先,姑娘不大,正是怀春时(法治建设自十一届三中全会始,不过30多年),其次五官端正(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初步形成),再次混血气质佳(继承中华法系,又受苏联模式影响,近年来对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兼收并蓄),最后最重要的是,这个姑娘没有主见(立法是人大的,司法是公检法的,还有律师对法律的理解,各执一词,常无共识。当然姑娘的家长还是有的,即“三个至上”)。

对于这样的姑娘,谁不虎视眈眈,觊觎万分?!权力者霸占之,譬如一部劳教规定,可以把看不顺眼的统统送进劳改场所;伪君子以光鲜外表吸引之,譬如一部选举法,规定人民代表来自人民,而实际......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3日 04:35

北京法院审结首个小额速裁案件

2011年5月20日,北京市高级法院在部分基层法院启动小额速裁试点工作。丰台区法院当天上午立案、审理并当庭判决一起供用热力合同纠纷案件。这是第一起小额速裁案件,是一起催讨拖欠供暖费9600元的纠纷。

丰台法院小额速裁程序告知确认书中规定:1.须民事案件双方当事人均同意适用;2.适用于法律关系单一、事实清楚、争议标的不足5万元的案件;3.审限1个月,不得延长;4.贯彻调解优先原则;5.一审终审,不得上诉;6.对裁判结果不服的,于收到裁判文书10日内向本院提出异议审查;7.诉讼费用按《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确定的标准减半收取。

小额速裁的特点是,标的小、审判快、一审终审,在一些法治国家是成熟......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2日 16:56

史记药家鑫传

药家鑫,陕人,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某夜,驾车撞倒张妙,见张记车牌,遂下车,刀刺之亡。案既发,人神共愤。其律师辩护曰“激情杀人”,有心理专家曰“多刀杀人,因弹钢琴习惯之动作也”,民怨更甚。被害人遂拒绝赔偿,只求药死。一审、二审均判药死刑,有民众放鞭炮庆焉。

论曰,药家鑫见伤不救反而刀刺,冷漠杀人也,何激情之有?“弹钢琴”解析作案心理,纯无稽之谈也,而律师之辩、专家之言,无济于事,反激怒民意,加速药家鑫死也。固然,药家鑫罪不容赦,咎由自取,然又何庆之有?药之极端自私,社会家庭教育岂无责任乎?药之死,能挽回颓废社会风气乎?有心者,深思之。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2日 13:22

最高法院放卫星“区别对待醉驾”

今天法院网刊登了一篇奇文“区别对待醉驾是社会管理创新的必然要求” http://www.chinacourt.org/html/article/201105/21/451966.shtml。该文把区别对待醉驾与社会管理创新联系起来,此一奇也。作者的单位是最高人民法院,却署名“卫星”,此二奇也。“精彩“论证醉驾不一定入刑,此三奇也。

该文说:“不考虑实践中的具体情形而强调酒驾一律入罪,就走向了极端,不能兼顾刑法的社会保护和自由保障的两大价值。因为,实践中的情况是纷繁复杂的,有的是在车流人流密集的交通干道醉驾,有的是在人车稀少的非主干道醉驾;有的是主动醉驾,屡教屡犯,有的是因酒后找不到代驾而醉驾,案发后追悔莫及;有的是长时间长距离醉驾,有......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2日 11:45

王功权私奔记

王功权,一特立独行商人也。其一婚离婚,二婚尚存,又于微博高调发布私奔,云“在真实和道德之间,我宁愿选择真实。”舆论哗然。或曰:崇尚自由,真挚爱情,真男子汉也。或曰:无道德,且涉嫌重婚罪。窃以为,爱情可公然,私奔乃情爱。高调私奔,置其妻于何地?又有伤风化也。人之为人,盖有礼义廉耻也,有耻则有所不为,为一己之欲,损家庭,坏风气,涉违法,如此之自由,乃极端之自私,不可取也。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1日 07:21

最风光、最潦倒的律师职业

南方日报报道了一项网络调查,说律师是最风光的职业,理由是职业化程度最高。哎,这真是外行看热闹啊。估计被调查者看新闻看多了,在大案要案中,律师出尽风头,而同案的检察官、法官却默默无闻,于是以为律师最风光。其实,内行看门道,律师是没用权力的,于是呼吁造势呢,最终决定案件去向的还是检察官、法官。当然,律师是自由职业者,没有检察官、法官的制度纪律约束,其发言更独立,能说真话,更能激起社会的共鸣。

当前的律师业,是一个潦倒的职业,因为律师是法律的晴雨表表,法律强则律师强,法律弱则律师弱,而这几年,讲法律的少了,讲调解和信访的多了,法律都没用了,律师又有何用?公检法办案,也讲“维稳”了......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0日 16:40

《管异之文集》书后

博主按:这是一篇非常有特色的文章。是清朝的梅曾亮为同学管同(字异之)文集所作的序言,他们都是桐城派大师姚鼐的高足。梅曾亮原来喜欢写骈文,管同说这个只是面子美。梅曾亮的文风很杂,管同说这是“武人儒服”,不协调。既怀念了友情,也突出管同的才学,言之有物有味。

《管异之文集》书后(清) 梅曾亮

曾亮少好为骈体文,异之曰:“人有哀乐者,面也,今以玉冠之,虽美,失其面矣。此骈体之失也。”余曰:“诚有是。然《哀江南赋》、《报杨遵彦书》,其意固不快耶?而贱之也?”异之曰:“彼其意固有限,使孟、徇、庄周、司马迁之意,来如云兴,聚如车屯,则虽百徐、庾之词,不足以尽其一意。”余遂稍......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0日 11:33

袁裕来律师武汉历险记

徐武父母欲聘“行政诉讼第一人”袁裕来律师提告,然被“严密保护”,行动不便。袁遂与羽戈自甬赴鄂,办理委托手续。至徐家,即取纸笔,径直签字。忽铁门摇响,间杂如雷吆喝,有司闻风而至。徐母乃三笔作二笔,草草签就。门外立便衣四五人。徐父开门,以手指袁曰:“吾家亲戚也”。袁从容颔首。便衣困惑,做手势拦路状。袁不理,一语不发,疾行,出,打车回宾馆,中途接浙江有司电话,知行程被掌握,遂直奔机场,宾馆之衣物、押金弃之不顾也。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0日 09:40

重判高晓松为哪般?

高晓松醉驾案落幕,法院一审顶格判处其拘役六个月,高表示不上诉。该案中,高晓松忏悔“酒令智昏,以我为戒”,认罪悔罪态度良好,然而没有得到丝毫宽宥,故该判决稍微过重。

一、以顶格判刑,要慎重。顶格判刑,是该刑法条文的极刑了,一般是对“罪大恶极,不可宽恕”者适用,其罪行一般是“前无来者,后无追者”。现在醉驾施行才十几天,高晓松的追尾事故是否是“罪大恶极”,尚缺案例比较,不宜轻下结论,而应“疑行从轻”。

二、对名人重判,也不符合法律的精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指既不优待名人,也不亏待名人。如果因为名人,而被重判,以儆效尤,也是选择性执法,与公正不合。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