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文章归档 > 2011年五月
2011年05月20日 08:22

在法律常识面前

醉驾入刑,是指醉酒驾驶要判刑。何谓醉酒,血液中酒精含量超过80毫克/百升也。何谓驾驶,开机动车也。这是一条简单明确的法律,并且区分了酒后驾车和醉酒驾车,就如盗窃罪,达到盗窃数额的,构成犯罪,达不到的是小偷,治安处罚。

然而,最高法院副院长指出,根据刑法总则第13条,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不认为犯罪,即醉驾不一定入罪。这个说法是在难以让人信服。其一、醉驾是行为犯,有行为即构成犯罪,不必有结果,何来情节?请问,哪几种情况是情节轻微?难道醉驾不出事,就不是犯罪?其二、醉驾的标准,本身已经考虑了情节,即区分了醉驾和酒驾,岂能再重复评价?其三、根据最高法院副院长的说法,刑法分则所有的犯罪,都可......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09:03

点评药家鑫案、高晓松案、夏俊峰案、李庄案辩护思维

法庭审判,如两军作战,检察官出牌,律师接招,胜败得失,狭路相逢勇者胜。辩护的好,事半功倍,辩护的不好,事倍功半,甚至反受其害,故辩护不可不慎也。兹点评近期热点案件的辩护如下,一家之言,尚请包涵。

药家鑫案的辩护,一审律师以“激情杀人”辩护。然该案中被害人并无任何过错,药家鑫杀人完全是自己引起,不存在激情杀人,相反是冷漠杀人。因此该与事实严重不符的辩护,激起公愤,怒涛涌向药家鑫及其辩护律师,实在失策。这点要向高晓松的忏悔式辩护学习。高晓松因醉驾被捕,庭审中表示“只有忏悔,没有辩护”,这种没有辩护的辩护,是以退为进,反得社会同情,收辩护之效(高晓松一审虽仍然被以顶格处罚,但辩护......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9日 08:09

廉江玩忽职守案:唯有司法独立才能制约权力

原廉江市国土局副局长何耘韬,执行领导指示,在房地产企业未交清土地出让金的情况下,签署同意办理土地证的意见,被以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在法律上,违法指示办证的领导是造意者,何耘韬是执行者,两者是共同犯罪,但是现实中,只追究了执行者的责任,造意者逍遥法外。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司法不独立,法律无力。因为何耘韬的领导是廉江市的领导,也是公检法的领导,公检法受制于领导,自然不会把领导逮捕归案了。所以说,唯有独立的司法才能制约权力。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8日 17:06

司马光:宦官论

博主按:每每看资治通鉴中“臣光曰”,被司马光的议论倾倒,其深切精辟,流畅雅洁。司马光为何不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甚为困惑。


《资治通鉴》263卷,司马光论宦官,总结唐亡的经验教训,然而明朝还是宦官当政,专制病也。

臣光曰:宦官用权,为国家患,其来久矣。盖以出入宫禁,人主自幼及长,与之亲狎,非如三公六卿,进见有时,可严惮也。其间复有性识儇利,语言辩给,善伺候颜色,承迎志趣,受命则无违迁之忠,使令则有称惬之效。自非上智之主,烛知物情,虑患深远,侍奉之外,不任以事,则近者日亲,远者日疏,甘言悲辞之请有时而从,浸润肤受之诉有时而听。于......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8日 11:12

史记高晓松传

高晓松,帝都人,音乐家。宽脸,戴眼镜,两分头,长发过肩,飘飘然若妇人状,谓艺术家风范。初,国朝渐富,车辆日增,飙车醉驾,沦为公害。遂立法曰,醉驾入刑,自五一始。同月九日夜,高醉驾英菲尼迪,左冲右撞,追尾四车伤三人,摇晃而停。警方血检之,醉驾超标三倍。高遂成为醉驾被捕第一名人,中外侧目。

先是,最高法院副院长释法曰:“醉驾情节显著轻微者不入罪”,舆论哗然。支持者言,醉驾有轻重,有罪无罪视情而定。反对者言,醉驾乃行为犯,不论情节皆罪。议论不止,共识尚无。高法庭忏悔,酒令智昏,以我为戒。法院以法不阿贵,醉驾必究,顶格判高拘役六个月。

太史公曰,醉驾面前,法律平等......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8日 08:48

醉驾法律适用存分歧,尚待实践总结

刑法修正案(八)规定“醉驾入刑”,2011年5月1日施行以后,争议不断。先是,最高法院副院长指出“醉驾情节显著轻微的不认为犯罪”,被认为是在给醉驾开口子。接着,公安部表示“醉驾一律刑事立案”。检察院还没有表态,但在高晓松一案的庭审中,检察官表示“我国的立法解释和司法解释才是对刑法有效的解释,而最高法院副院长讲话并非以上两种”。律师对于最高法院的立场,是部分人支持,部分人反对。支持的认为,符合刑法总则,是人性化执法,反对的认为,法律已明确规定醉驾入刑,不应再解释,且醉驾是行为犯,定罪不存在情节论。由上可知,法律人对醉驾法律适用见解不一。

而对于民众来说,最需要的是一个简单明确的醉驾......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7日 16:38

多角度解读高晓松醉驾被判拘役6个月

高晓松醉驾,今天被判拘役6个月。

1.拘役6个月是醉驾的最高刑了,说明维护交通安全用重典。

2.高晓松认罪、悔罪态度良好,但没有从轻处罚的体现。

3.高晓松请律师辩护,没有起作用,辩与不辨一个样。

4.高晓松顶格处理,撇清最高法院的“醉驾不一定入刑论”是为高晓松开口子。

5.一曲《酒桌的你》传遍大江南北,是醉驾入刑的形象宣传。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7日 09:29

曲曲折折的高晓松醉驾案

醉驾的法律,就如醉驾的高晓松一样,曲曲折折发生事故。

高晓松案是个普通案件,只因高是第一个因醉驾被捕的名人,而备受关注。更受关注的是醉驾法律的适用。醉驾入刑是2011年5月1日施行的,根据刑法修正案(八)以及相关规定,醉驾属于危险驾驶罪,其标准是酒精含量。但在高晓松被拘捕次日,最高法院副院长在会议上提出,对于醉驾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不作为犯罪,一石激起千层浪,民众议论纷纷。

大家的意见,概括起来有三种:1.醉驾入刑可以司法解释,在司法解释出台之前,最高法院的内部指导意见,认定情节显著轻微的不构成犯罪,是人性化司法。2.醉驾入刑应该进行立法解释,因为醉驾入刑是人大常委会立法的,应该由......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7日 07:15

桐城派法律文书

桐城派散文讲求义理、考据、辞章。林纾在《韩柳文研究》中,章士钊在《柳文指要》中,都以此标准来研究柳宗元的文章。章士钊指出,柳宗元善用虚词而文章雅洁,不像韩愈那样泥沙俱下。我倒觉得,桐城派的理论颇切合于写法律文书“义理为干,而后文有所附,考据有所归”。其一、义理,法律观点要明确。案子的枢纽就是法律关系。其二、考据要充分。即证据要扎实,逻辑论证要连贯。其三、辞章,文字要有风采。法律文书要吸引人,才能读到底,否则长篇大论的没人看。桐城偏在一隅,而影响至今,可见真理在追求真理人之手也。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6日 20:03

读《韩柳文研究》

《韩柳文研究》这本书,是林纾研究韩愈、柳宗元的心得。林纾是桐城派的最后一个大家,以大家看大家,眼光自然不俗,下笔亦不凡。我是一口气看完,第二天再拜读的。韩愈的文体多变,词意也新,开了无数文章法门。柳宗元很有见识,譬如提出《晏子春秋》是墨家人所编,以及桐叶封弟不可能,其文常常开门见山,一语中的,又善用虚词,而雅深洁净。

《资治通鉴》中也载有韩柳文,但都是经世致用的,如韩愈的《谏迎佛骨表》,柳宗元的《梓人传》等,其他一概不提,可见司马光着力于政治教化。韩柳都是唐宋八大家,排名韩在先,柳在后,这和当时的环境有关。韩愈长期在京城当官,交游广,文章得以方便传播,柳宗元长期被贬永州、柳......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6日 12:51

史记夏俊峰传

夏俊峰,沈阳小贩也。设摊于市,城管巡查,扣其物,毁其具,跪求无果。又传至勤务室问话。夏怒且忧见欺,遂藏刀而入。俄而,室内烛影斧声,伏尸两具,夏带伤出。法院判其死刑。夏自辩曰,吾身弱小,遭两壮汉殴,不得已自卫也,官府不信,民恒信之。时人论曰,城管小贩,皆底层人士,相煎何急。小事一桩,血光之灾,夏妻失夫,城管送命,盖制度之恶也。城管罔顾民生,欺凌小贩,久而生怨,积而怒发也。又曰,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武松手刃张团练,落草为寇,乃得以生,今夏被捕,后果堪忧。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6日 07:54

醉驾入刑,无须解释

今天新华网发文认为,醉驾入刑应该进行立法解释,即由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而不是由最高法院进行司法解释。本律师认为,解释在于澄清疑义,醉驾入刑的法律规定明确,无须解释。立法解释的是立法本意,而醉酒者危险驾驶危害社会甚明,司法解释的是醉驾界限,而酒精含量规定亦已明,并无解释之需要。

之所以提出法律解释,是因醉驾处罚太重,拟通过解释来降低刑罚或给醉驾开口子,这是违法法治的做法。如果法律规定确实有问题,应该立法修改,譬如减轻处罚或完善条件等,不能以所谓的解释来变通、曲解法律。同时,刑罚对醉驾一律处以拘役,没有分梯度,也反映出立法技术的不够成熟。法条要通过充分辩论后才能确立,不能草率......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5日 16:13

夏俊峰案:法律上的复仇辩护

近日,沈阳小贩夏俊峰刺死两城管案,二审维持死刑。民众议论纷纷,大多同情夏俊峰,而法院则认为一人刺死两条人命,该判死刑。本律师则以为,该案具有复仇因素,是小贩对城管制度之恶的复仇,应酌情处理。

且看,古代是如何此处理复仇案的。韩愈《复仇状》:“子复父仇,见律无其条,非阙文也。盖以为不许复仇,则伤孝子之心,而乖先王之训;许复仇,则人将倚法专杀,无以禁止其端矣。”宜定其制曰‘凡有复父仇者,事发,具其事申尚书省,尚书省集议奏闻,酌其宜而处之。则经、律无失其指矣’”。

(译文:儿子为父亲复仇,法律没有规定,不是法律的漏洞,而是有深意的。因为,如果不准许复仇,则伤害儿子的孝心,有......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4日 09:13

故宫锦旗中的“撼”字考

故宫锦旗中的“撼”字考

近日,故宫失窃,警方神速破案。故宫负责人将写有“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锦旗赠送给北京市公安局。网友指出“撼”是错别字,正解应该是“捍”。故宫负责人表示,“撼”字没错,显得厚重。“跟‘撼山易,撼解放军难’中‘撼’字使用是一样的。”此语一出,全国雷倒。

查《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得:“撼,摇动。《宋史岳飞传》‘撼山易,憾岳家军难’。成语有‘蚍蜉撼树’。引申之意是‘用言语打动人’,《宋史徐勣传》‘微言撼之’”。又查得:“捍,防御。《史记楚世家》‘吴三公子奔楚,楚封之以捍吴’。保卫,《汉书刑法志》‘若手足之捍头目’。捍通‘悍’,《史记货殖列传》‘民雕捍为少虑’”

再......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4日 07:26

中国特色的律师辩护

按理,辩护是以事实和法律为准绳,依法提出被告人无罪、最轻的意见,使得被告免遭冤狱,而受到公平对待。然而,中国的法治远未形成,使得辩护亦是颇具特色。成都武侯祠中有一部对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该对联完全可以适用到辩护策略上,辩护要审势,要对症下药。譬如,类似深圳市长许宗衡案、杭州副市长许迈永案等大案要案,审判都是高层掌控半秘密进行的,法律只是一个手续,所以其辩护,从法律出发是没有意义的。再如,药家鑫案,这个案件的死刑与否,其实是由民意决定的,其辩护与事实并无多大关系。在一个非法治社会,影响案件的因素很多,而这些案外因素会决定案件的走向。能影响案......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3日 08:16

醉驾面前,人人平等

最高法院副院长在“醉驾入刑”十天后,提出醉驾情节论,引起轩然大波。亦有律师认为:“醉驾情节显著轻微可以不追究刑责,这说明最高院对待醉驾者用刑更为谨慎,这是非常正确的。在是否入刑问题上,应该更从人性化的角度考虑问题。”然而可曾想过,这种“人性化”,会使“醉驾入刑”形同虚设,而且在制造新的不公平,即醉驾面前不平等。

一、醉驾是行为犯,不存在情节论。

行为犯,是指因该行为有危险性和危害性,一旦有此行为,就构成犯罪,譬如非法持枪罪、贩毒罪。法律在规定该行为犯时,即已设定了情节标准,譬如以持有假币的数量,来认定持有假币罪。同样,法律对酒驾和醉驾已做了区分:车辆驾驶人员血液酒精含......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2日 08:28

法律是一种预测:评最高法院醉驾不一定入刑论

“醉驾入刑”五一节刚刚施行,十天后,最高法院副院长即指出,醉驾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不入刑。朝令夕改,让人无所适从,置法律于何地焉。法律是一种预测,就如天气预报,十有八九是准的,人们才愿意听信。法律一旦失去预测,醉驾的标准云里雾里,则已是形同虚设。

一、司法解释是澄清疑问,法律已经明确的,不应再解释。

本次最高法院领导讲话,是法院内部对法律的理解,也是为以后的司法解释抛砖引玉。然而,无论是对法律的理解,还是司法解释,都不能曲解法律,否则是不解释还清楚,越解释越糊涂。刑法(八)已明确醉驾入刑,是危险“行为犯”,不能解释为以情节论的“结果犯”。因此一旦醉驾,就构成犯罪,至于情节......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1日 12:00

律师是主角,还是配角?

在李庄案辩护中,律师俨然是主角,因为李庄在狱中,辩护主要由律师进行。但在整个事件进程中,律师依然是配角。重庆李庄漏罪案的实质是,知识界(律师、记者、学者知识分子)与地方诸侯的较量。地方诸侯掌控公检法,指示当地媒体,一切都是地方说了算,然而诸侯的长处在斯,短处亦在斯,诸侯管不住地方以外的律师、媒体、学者等。这样,较量就产生了,一方依靠全国性的民意支持,一方依靠地方的实际权力,狭路相逢勇者胜,而最终引起最高层的注意,事情得以解决。

武汉徐武精神病事件也是一样,诸侯控制当地的一切,但没法控制外地律师和记者。诸侯可以下令湖北律师不能讨论、代理徐武案件,但无法阻止徐武的父亲聘请行政诉......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0日 21:15

最高法院准备给醉驾开口子?

今天,知名音乐人高晓松因醉驾被拘留,众多网民为醉驾面前法律平等,击节欢呼。但同日,最高法院副院长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并非醉酒驾驶机动车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虽然刑法修正案(八)规定追究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刑事......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0日 19:28

最高法院准备给醉驾开口子?

今天,知名音乐人高晓松因醉驾被拘留,众多网民为醉驾面前法律平等,击节欢呼。但同日,最高法院副院长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并非醉酒驾驶机动车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虽然刑法修正案(八)规定追究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刑事责任,没有明确规定情节严重或情节恶劣的前提条件,但根据刑法总则第13条规定的原则,危害社会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按照这个说法,醉驾情节轻的,可以不构成犯罪,但对于如何把握这个情节,标准在哪,并未提及。因此实践中,“情节轻重”完全可能会成为关系寻租的空间。最后的结果是,有背景的逍遥法外,没背景的不服气地去坐牢。而醉驾面前的不平等,不但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