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文章归档 > 2014年二月
2014年02月20日 20:04

给卫生部普法:红包协议不是合同

一些行政机关,法律意识薄弱,出台的文件,让人啼笑皆非。譬如,国家卫生计生委日前决定自2014年5月1日起,开展医疗机构和住院患者签署《医患双方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工作。卫计委要求,二级以上医院必须开展,其他医疗机构可参照执行。

这种官样文章有啥用呢,浪费资源而已。而较真一下,更有问题:这个不是法律上的合同(即协议)。民法通则第85条规定“合同是当事人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关系的协议。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而卫生部的“协议”其实是双方空洞的承诺,并没有任何的权利与义务。假如违约怎么办,如何追究责任呢?显然,严重的可能构成受贿,轻的也是违纪处理,而不可能按照所谓的合同,......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20日 11:41

法治周末:浙江律师会见不再被监听

法治周末:浙江律师会见不再被监听
新规明确: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在看守所内的律师会见室进行。看守所应当按照规定,设置适量的律师会见室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祝优优     最后更新:2014-02-18 23:50:07来源:法治周末

......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20日 11:23

律师年检,也可以改为年度报告公示制度

3月1起,工商年检改为年度报告公示制度。权力放手,市场自治,一大善政。此外,取消私家车年检,取消律师年检的呼吁四起。私家车的年检制度,形如摆设,基本就是收钱。而律师的年检制度,已换了一个马甲,叫做年度考核,但换汤不换药。其实,并无必要。律师只要没有违法违纪,执照就应该一直有效,如果律师违法违纪,则依法处理就是了,何必多此一举的年检呢。真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见过德国的律师证,就如银行卡一般大小,携带方便,而我们的律师证,则是纸质,为何不是卡呢?因为要盖章啊。律师的年检制度迟早要改革的,目前存在的原因无非:一是管控律师,二是督促缴纳律协会员费。如果没有这个年检制度,律协估计要去喝西北风了。这......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9日 04:26

钱钟书手稿案引申出的信件权

李国强把钱钟书、杨绛、钱瑗(钱钟书之女)写给他的信,交给中贸圣佳国际拍卖公司拍卖,拍卖准备过程中相关书信内容流出。杨绛遂起诉李国强、中贸拍卖公司侵权。北京二中院判决两被告停止侵害涉案书信著著作权、停止侵害涉案隐私权,并赔偿杨绛10万经济损失,10万精神抚慰金。

该案判决可谓钱钟书书信规则,司法确立了书信的著作权以及隐私权。即收信人应该合理使用信件,不能侵犯书信的著作权以及泄露书信中的隐私内容。但是案件的判决论述,亦有三不足:一是硬伤,判决说钱钟书对信件有隐私权,牵强。钱老去世,民事权利消亡,对信件应该没有隐私权。这不同于......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8日 16:24

《诗经》偶感

最近,重读诗经305篇,这书几乎是历代引用率最高的。窗外阴雨,想起“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进而回忆当年雪中伞,浮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如今读书明理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愤怒于贪腐则《伐檀》《硕鼠》,昨夜看大气磅礴的记录片《汉字五千年》到半夜,则吟“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 君子至止,鸾声将将。”诗经很美,能很精细地表达读者的情绪。

以前长读的是十五国的国风,这次读的主要是小雅、大雅、颂。感触不少。国风,虽然有民歌的性质,但是一唱三咏,显然是经过文人加工的。诗经有2949个单字,字体复杂,说明文字在周朝已很发达,而现在的汉字越来越简......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8日 14:07

寝室孽债

今天,上海二中院判处投毒致复旦室友死亡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法院没有采纳被告人“是愚人节玩笑”的辩解,认为其系医学专业,对毒物做过实验,再投放致死剂量,属于故意杀人。呜呼,两个复旦研究生,在同寝室里读书,所发生的冲突无非是琐事,而怨毒何其深也,以致一个无辜被害,一个随后黄泉。亦可见高校的心理工作任重道远。

之前,法律界人士对判决结果,有两个预测,一个是死刑,一个是死缓。认为死刑的,是因为本案手段恶劣,社会影响力大,而死缓的则认为,限制死刑是司法所趋,且本案是直接故意还是间接故意,尚有争议。应该说,这两个判决结......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8日 14:05

寝室孽债

今天,上海二中院判处投毒致复旦室友死亡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法院没有采纳被告人“是愚人节玩笑”的辩解,认为其系医学专业,对毒物做过实验,再投放致死剂量,属于故意杀人。呜呼,两个复旦研究生,在同寝室里读书,所发生的冲突无非是琐事,而怨毒何其深也,以致一个无辜被害,一个随后黄泉。亦可见高校的心理工作任重道远。

之前,法律界人士对判决结果,有两个预测,一个是死刑,一个是死缓。认为死刑的,是因为本案手段恶劣,社会影响力大,而死缓的则认为,限制死刑是司法所趋,且本案是直接故意还是间接故意,尚有争议。应该说,这两个判决结果,都是在现有法律框架下,并无绝对性,也只有看过全部卷宗,且经历庭审......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7日 07:57

刑事辩护中的几个争议问题

昨天,听了一个刑诉法讲座,提及几个争议问题,值得思考。

一、 关于侦查阶段,律师了解案情的范围?尚需解释,最好是立法解释。司法机关认为,因事实未固定,一般告知罪名和已经查清的主要事实,但不告知具体的证据和办案方向。

二、  关于侦查阶段,律师的搜集证据,不同于侦查机关的主动全面收集,法理上可调查权取证。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6日 13:00

偷玉米的农妇

看到网上讨论的一个偷玉米的农妇被收割机轧伤的案件,心情沉重。案情就如一部电影:贫寒的农妇,为了生计,翻入农业公司的玉米地,去偷几个玉米。此时收割机响起来了,农妇就躲进玉米丛中。不幸的是,收割机恰好经过这里,于是一大腿被割断。。。。之后,农妇向崇明法院起诉,要求农业公司赔偿损失。最终法院判决,农妇承担主要责任,农业公司承担次要责任,判决赔偿42.7万元。

这个案件夹杂着法律与道德,司法与维稳诸多问题。以法律而言,站在农业公司这边,以道德而言,则百味杂陈,对偷窃予以谴责,而对于弱势,又予以同情。于是最终出了这么一个“和谐......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6日 05:02

偷玉米的农妇

看到网上讨论的一个偷玉米的农妇被收割机轧伤的案件,心情沉重。案情就如一部电影:贫寒的农妇,为了生计,翻入农业公司的玉米地,去偷几个玉米。此时收割机响起来了,农妇就躲进玉米丛中。不幸的是,收割机恰好经过这里,于是一大腿被割断。。。。之后,农妇向崇明法院起诉,要求农业公司赔偿损失。最终法院判决,农妇承担主要责任,农业公司承担次要责任,判决赔偿42.7万元。

这个案件夹杂着法律与道德,司法与维稳诸多问题。以法律而言,站在农业公司这边,以道德而言,则百味杂陈,对偷窃予以谴责,而对于弱势,又予以同情。于是最终出了这么一个“和谐”判决。根据报道,法院主要抓了农业公司两个问题,一是收割机司机......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5日 14:06

扫黄,与法治

扫黄,本该大快人心。盖卖淫嫖娼,传染疾病,破坏家庭,堕落风气,轻则违法,重则犯罪,须得时时扫也,以醇风俗。然而东莞的大规模扫黄,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支持,相反不少在冷嘲热讽、揶揄、戏虐。以致人民日报头版憋不住站出来,批“东莞挺住论”是无良大V的歪理邪说。为啥会这样?主要两个原因:第一、运动式扫黄缺乏正当程序。就如当年重庆的打黑运动,打黑者自己不遵守法律,打到后面成为黑打,一起坐牢去了。权力的肆无忌惮与犯罪对社会的危害一样大的。看看东莞,平时不管、不作为,养寇谋利,等鱼儿肥了,再收笼。这哪是法治,分明是买卖。运动式的粗糙执法中,更把一对情侣也误抓了。更有意思是,撤掉东莞......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5日 13:53

扫黄,与法治

扫黄,本该大快人心。盖卖淫嫖娼,传染疾病,破坏家庭,堕落风气,轻则违法,重则犯罪,须得时时扫也,以醇风俗。然而东莞的大规模扫黄,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支持,相反不少在冷嘲热讽、揶揄、戏虐。以致人民日报头版憋不住站出来,批“东莞挺住论”是无良大V的歪理邪说。为啥会这样?主要两个原因:第一、运动式扫黄缺乏正当程序。就如当年重庆的打黑运动,打黑者自己不遵守法律,打到后面成为黑打,一起坐牢去了。权力的肆无忌惮与犯罪对社会的危害一样大的。看看东莞,平时不管、不作为,养寇谋利,等鱼儿肥了,再收笼。这哪是法治,分明是买卖。运动式的粗糙执法中,更把一对情侣也误抓了。更有意思是,撤掉东莞公安局长,以平民意,但是一个......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5日 07:50

城管误打看店人耳光,涉嫌侮辱罪

媒体报道,青海湟中县一妇女替朋友李梅看店时,被城管连抽了十几个耳光,并且被押上了车,戴上了黑头套,拉到了镇政府。之后城管以认错了人为理由,扔在那不管。孕妇李梅在晕死过后也被扔在镇政府,经鉴定为轻伤,并导致胎儿引产。事后,央视记者收到湟中县的处理意见,承认个别执法队员态度蛮横粗暴执法,殴打当事人,给予相关责任人党纪政纪处罚。

这个新闻,咋看还以为是黑社会滋事,后来才知是城管“执法”。法即城管,城管即法,微不足道的权力踏尽人的尊严。而之后的处理,也是“官当”(唐律疏议的以职务抵罪),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把违法犯罪作为违纪处理。呜呼,哪来还有一点法。当法律保护不了一个小人物,当法......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4日 10:01

关于不许自带酒水霸王条款的效力

酒店不许消费者自带酒水,是否霸王条款?既是法律问题,也是市场问题。法律说,《合同法》与《消法》有不公平格式条款无效的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的运用需具体化。市场说,如果消费者要带酒水,可以不来酒店消费嘛。所以,应积极展开讨论,以平衡消费者与酒店的利益。

今日《中国消费者报》报道:最高法院于2月12日回复其采访时表示,餐饮业制定的不平等格式条款,虽不适用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但对于违反《合同法》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条款,消费者可请求人民法院确认 “霸王条款”无效。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4日 09:49

认定霸王条款无效,首先应向垄断企业开刀

酒店不许消费者自带酒水,是否霸王条款?既是法律问题,也是市场问题。法律说,《合同法》与《消法》有不公平格式条款无效的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的运用需具体化。市场说,如果消费者要带酒水,可以不来酒店消费嘛。所以,应积极展开讨论,以平衡消费者与酒店的利益。

今日《中国消费者报》报道:最高法院于2月12日回复其采访时表示,餐饮业制定的不平等格式条款,虽不适用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但对于违反《合同法》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条款,消费者可请求人民法院确认 “霸王条款”无效。

最高法院的表态是一个倾向性的意见,即暗示其立场是可以认得......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4日 05:53

狼牙山五壮士微博案

广州的张广红,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一个不同于教科书版本的“狼牙山五壮士”故事,说五壮士是散兵游勇云云。与教科书中的革命先烈形象,大相径庭。为此,警方以散布谣言为由行政拘留了其7日。张不服,诉至法院,败诉。法院一审认为,该微博虚构事实 扰乱公共秩序。

此案虽小,法理却大。公民发布与教科书不同的版本故事,是一种多元化的意见表达。固然,在没有事实的情况下,信口开河,贬损他人,是不道德的言论,甚至会造成名誉侵权(司法解释规定,死者名誉权由其直系三代亲属主张保护),但难谓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即没有证据表明,有人因受该言论影响,而做出对社会不利的言行。事实上,对于稀奇古怪的言论,社会自有其......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3日 21:11

浙江婚房坍塌,叹土房质量之差

今晚六点,浙江磐安县万参乡一婚礼现场的老旧礼堂发生坍塌,50多位村民被送往医院救治,6人抢救无效死亡。喜事变丧事,黯然神伤。媒体报道说是“老旧礼堂”,而我看照片中周围都是土房,不知坍塌的是否也是这种土房?浙江农村的土房,四面都是土墙,屋里面是木头结构(一般二层,木梯上楼,楼上是木板),屋顶是中间高两边低的瓦片屋檐。这种房子,寿命也就二三十年,所以农村的每一代人都要造房,背一屁股的债。而我见到的德国农村,那个房屋如外滩的建筑那样牢固,可以住上几代人,且土地是私有的,可以完全继承。

小时候(我也是浙江人),也去过这样土房去闹新房。热热闹闹的,大人猜拳喝酒开玩笑,小孩旁观,或讨糖,......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0日 19:53

是保障律师的权利,还是限制律师的权利?

最近浙江公检法司发了一个文件,叫《关于刑事诉讼中充分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若干规定》。按照题目意思,应该是有利于律师执业,保障人权的。但看了文件,就知道这是一个笑话。

譬如其第23条规定: 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等规定,不得有下列行为:(四)除核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本人口供以及辨认等情形外,将从办案机关复制的案卷材料给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阅看;(八)其他违反法律法规等规定的情形。看守所工作人员如发现辩护律师有本条第一款所列行为之一的,应当及时制止;对不听劝阻的,应当终止当次会见,并在三日内将有关情况通报办案机关、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所属律师协会和司......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0日 16:51

东莞只是一颗棋子

广东大规模对东莞扫黄,摆弄棋子而已。平时不作为,现在搞运动执法,为啥?为政绩也。中央台炮火轰轰,大炮射苍蝇,为啥?转移注意力也。大裤衩自己传闻不断,也不敢暗访文工团,一口气都出在小镇上了。民调更是千奇百怪,或说“东莞挺住”,过激之语,非真的挺东莞之黄,而是为反对而反对也。作为被打击对象的小姐,则作鸟兽奔,但她们应该知道做这行的风险所在,又有何怨?产业成包袱,东莞地方政府则面临新的选择。

根据法律,公安扫黄,无可厚非,而之所以引起社会舆论,并非在于扫黄本身,而在于这场运动所引申的种种问题。譬如说,其一、如何监......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0日 12:55

东莞只是一颗棋子

广东大规模对东莞扫黄,摆弄棋子而已。平时不作为,现在搞运动执法,为啥?为政绩也。中央台炮火轰轰,大炮射苍蝇,为啥?转移注意力也。大裤衩自己传闻不断,也不敢暗访文工团,一口气都出在小镇上了。民调更是千奇百怪,或说“东莞挺住”,过激之语,非真的挺东莞之黄,而是为反对而反对也。作为被打击对象的小姐,则作鸟兽奔,但她们应该知道做这行的风险所在,又有何怨?产业成包袱,东莞地方政府则面临新的选择。

根据法律,公安扫黄,无可厚非,而之所以引起社会舆论,并非在于扫黄本身,而在于这场运动所引申的种种问题。譬如说,其一、如何监督政府?东莞的色情成为产业,难道不是当地政府放任为之的后果吗?呜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