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文章归档 > 2016年二月
2016年02月28日 08:36

该如何保护法官?

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新浪微博:“26日晚21时30分许,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回龙观法庭法官马彩云在住所楼下遭到两名歹徒枪击,经抢救无效死亡。据悉,其中一名歹徒李大山是马彩云审理的一起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件的原告。自2007年至今,马彩云年均结案近400件。由于工作突出,马彩云多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对法官之死,深表同情,对枪击行为,强烈谴责。一个法官竟因审判离婚案件,而被当事人枪杀,足见社会之暴戾。杀的是法官,挑战的是法治。更悲哀的是,事件之后,媒体报道,满屏被删。法官同仁的纪念,律师的声援,网友的追问,全遭删帖。中国法官生前承受其不能承受之重,而死后轻视如鸿毛之轻。悲哉,法官犹如此,法治何能......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7日 20:36

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法律责任

我国刑法,对于替考有“代替考试罪”(刑法九修正案规定),但是对越过考试,更直接、更严重的冒名顶替上大学,却无相应罪名。故根据罪刑法定,是不为罪的。此乃法律黑色幽默也。民法对此也无针对规定。一般认为,冒名顶替上大学是侵犯姓名权、受教育权。很遗憾,罗彩霞被冒名顶替案,最终是调解解决,法院未判决。如此中国式的结局,案子是解决了,法律却没进步,导致最近沸沸扬扬的王娜娜案解决无参照。

齐玉苓案中,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了《关于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宪法保护的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权利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的批复》:“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你院1999鲁民终字第258号《关于齐玉苓与陈晓琪、陈克政、山东省济宁......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2日 13:08

司机劫杀乘客,出租车公司要担责吗

《新闻晨报》的一则出租车司机劫杀孕妇报道,让人震骇。报道基本内容是,2015年1月31日(农历年底,大年22),一孕妇乘坐闵行大华公司出租车期间,被司机方某掐晕劫财(信用卡取现、套现2万余元),嗣后被抛河溺死。其夫发现失联及银行卡取款信息后,即报警,但找了三家派出所,次日才立案。方某2011年因赌博被行政处罚。按规定,入职出租车司机,要提交户籍地派出所开具的5年内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不知何故,方某顺利入职。

先来帮助下被害人家属。首先,嫌犯面临刑事责任。从报道看,掐晕劫财后,再抛人,涉嫌抢劫罪与故意杀人罪,两罪并罚。其次,家属有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权利,即要求刑事被告人赔偿。此案,被告人......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0日 12:36

大巴上被袭胸,受案地警方应先控制嫌犯

据《现代金报》报道:一姑娘乘卧铺大巴从绵阳到宁波。途中,两次被大巴司机摸胸等骚扰。车到杭州湾大桥服务区,姑娘报案。警察做完笔录后,表示行为发生在湖北襄阳,不属于本地管辖。姑娘很是想不通,且“都是天黑以后进行猥亵行为的,我觉得他应该是惯犯。”

此案涉及三个法律问题:第一、行为之定性?第二、管辖之确定。第三、警方之措施。三个问题是层层递进的逻辑关系。

第一、关于行为定性。大巴车司机违背妇女意愿摸其胸,系猥亵无疑。猥亵行为有轻有重。轻者是行政违法行为,受《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罚。其第44条规定,猥亵他人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重者是刑事犯罪,予以刑法处罚。刑法第237条“强制猥亵、侮辱妇女......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6日 16:59

“天价鱼”的法律逻辑

哈尔滨“天价鳇鱼”事件,与青岛大虾事件相较,当地公关颇为利索,而消费者陈某似有难言之隐,未出面质证,故官方的调查报告目前有利于店家。而公关把焦点集中于“斤两争议”,实是转移视线。其实,本案法律逻辑想当清晰。

第一层,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合同是否有效,与标的物即鳇鱼是否野生相关。须知,野生鳇鱼是濒危物种,若无许可,则捕杀与买卖都是违法的。故首先要调查鳇鱼的来源,确定合同的效力。如合同无效,双方根据过错承担责任,显然食客与店家都有责任,后者更重。

第二层,如果合同有效,该鳇鱼是可以吃的。换言之,鳇鱼是合法取得的野生鳇鱼,或者是人工养殖的鳇鱼,则涉及价格问题。野生......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4日 18:12

“吃顿饭”的法律

今年春节,网上曝出“游客在哈尔滨吃饭被宰万元  一份铁锅鱼超五千”事件。之后游客报警,民警建议“双方协商解决”,游客不得已买单。可以说,法律在人情社会、人治社会,是基本失效的。就如本事件,宰客违法,轻则治安处罚,重则刑事处罚。如果执法得力,商贩安敢宰客?!正因为宰客没有被法律制裁,只有所谓的“道义责任”,而屡禁不止,法律也形同虚设。而真正的法治社会,法律是保护“吃顿饭”的。如果宰客,则是已“强迫交易”或者“敲诈勒索”予以制裁,如果限制旅客人身自由则是以“非法拘禁”予以制裁。总而言之,有法律罩着,吃一顿饭不管如何吃都是安心的,不需要担心人身、财产的安全。

现在情况,也并非......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3日 17:32

凤凰男,社会阶层之分析

今年过年,网上一个“上海女生因吃一顿饭,而逃离江西凤凰男友家庭”事件,引起热议。虽然,事件真实性待考,但引起关注本身说明事情有普遍性,而让人感同身受。窃以为,男女双方的表现无可厚非(男方见女方不满而租车送人,女方无法顺心而无奈逃离),也反映出城乡两元化这个社会问题。上海城里女生喜欢江西农村个人奋斗的男生,足见感情是基础,才华让人钦佩,但是社会破坏了这段感情,因为这个社会的婚姻,还是有很大现实性功利性,婚姻非独是个人感情结合,更是两个家庭结合,盖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家庭的支撑才能比较有合力也。从根本上来说,社会制度阶层固化,不是靠诚实劳动能保障自己,而是靠出身门阀制度更能占有社会资源,影响了婚......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8日 20:15

六尺巷的法律问题

春晚赵薇的一曲《六尺巷》,让六尺巷故事,传播大江南北。歌词虽平常,但涵义甚深,邻里礼让之风,值得称赞。不过,揆之于法理情,故事尚有疑问,故作发覆,供通识君子一笑。

姚永朴《旧闻随笔》、《桐城县志略》载:老宰相张文端(清康熙文华殿大学士张英)居宅旁有隙地,与吴氏邻,吴氏越用之。家人驰书于都,公批诗于后寄归,云:“千里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人得书,遂撤让三尺,吴氏闻之感其义,亦退让三尺,故六尺巷遂以为名焉。”假定以上是事实。则其一、该“隙地”(空地)的物权属于张家所有,然隔壁吴氏纵是大族,敢占宰相家之地?别说古代,就算现代,别说宰相,就......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6日 17:59

甘肃记者案的通报:行百里者半于九十

近日,甘肃省检察院通报《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涉嫌敲诈勒索案,认为张嫖娼证据不足,敲诈勒索五千元事实清楚。窃以为,此报告是行百里而半九十。盖事实应已调查清楚,但结论却给“相关部门”留了块遮羞布。以常情论,一个记者在六年多时间里,利用负面新闻“敲诈”有关单位与个人五千元,有多大的可能性?而该“敲诈”事实,又是警察在盘问“嫖娼”过程中发现“有关部门”的举报信而案发。如此巧合,谁人信,如此苍白,谁人服。执法“嫖娼”既已违法,其中取得的“敲诈”证据,又何来正当?毒树之果,应该排除也。

不过,该调查报道毕竟否定了“嫖娼”,从官场标准来看,已殊为不易。盖构陷嫖娼是严重的滥用职权行为,即使......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5日 12:06

喜看律师乱排名

2016年初的律师界闹猛的。先是进行“中国百强大律师评选”(民间评选),再是“钱伯斯中国律师排名”(老外英国人评选)出台,还有司法系统的“优秀律师”“十佳律师”(官方评选)酝酿待发。闻之亦喜亦忧。喜的是,律师业蓬勃发展,引得中外都来抢生意了,总比萧条无人问津好。而律师兴则法治兴也。忧的是,各种评选之无序。且看排名名单,有的名至实归,有的名不经传,有的滥竽充数。有不公平竞争之嫌,有误导客户之虞。律师的排名,本质上是市场主体的广告行为,排名活动即是营销过程,但是如何公正排名,一直未有程序规定,以及是否要排名,争议不休,是故乱象迭出。以法而言,如果程序适当,排......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4日 10:17

“受贿九万,免予处罚”案之观察

天津消防总队政委徐某案,因受贿9.217万元,一审判处五年,同样事实,二审改判免除处罚,量刑相差甚大。据《财经》报道:“北京市高院的二审判决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徐豪元受贿9.217万元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且与徐豪元在侦查阶段所作供述可以相互印证。受贿罪足 以认定。但二审期间,《刑法》修正案(九)颁布实施,对徐豪元的受贿罪可认定为‘数额较大’。考虑到其行为没有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犯罪情节轻 微。于是改判徐豪元受贿罪成立,免予刑事处罚。”另,本案二审律师做无罪辩护。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外行以为,受贿9万多,还不处罚,未免失之于宽。且贪污受贿,历史上都是比普通盗窃处罚来的重,盗窃......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3日 19:24

“非诚勿扰”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温州商人金阿欢,是“非诚勿扰”商标权人。其通过商标侵权诉讼,迫使江苏电视台的“非诚勿扰”节目改为“缘来非诚勿扰”。可见,法律之威力,一纸诉状让一个闻名遐迩的节目改名,亦可见商标权之重要性。不过,金阿欢旋即也被华谊公司起诉,理由是“非诚勿扰”商标侵犯了华谊电影“非诚勿扰”的海报著作权,即商标侵犯了其他在先权利。查商标网上的“非诚勿扰”四个字以及排列,与华谊海报高度类似,是有侵权之嫌。

《商标法》第32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2日 12:53

呼格案:该如何处罚势力集团?

2月1日凌晨,内蒙古公布呼格吉勒图案追责结果。27人被追责,除冯志明涉嫌职务犯罪另案处理外,其他26人给予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等处分。冯之涉罪,是否与呼案有关,未知,待考。此追责结果,非但呼格家属不能接受,舆论亦是哗然。公检法草菅人命,只是给个处分?昭示天下人老百姓之命轻如鸿毛乎。悲哉!

兹谈二事:一是处罚太轻。二是该如何处罚势力集团。

处罚太轻,人所目见。对比杨乃武案中诸多官员之流放、判刑、革职,处分处罚可谓毛毛雨。古法亦比今法重且周全。《唐律疏议》对制造冤案者有“官司出入罪”。其规定:“ 诸官司入人罪者,若入全罪,以全罪论;从轻入重,以所剩论;即断罪失于入者,各减三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