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文章归档 > 2016年七月
2016年07月31日 08:42

宣称杭州最优炒货店,被罚二十万,是否符合比例原则?

杭州一家炒货店,因在宣传中使用“最”等广告用语,被罚二十万。此案,个体工商户违反广告法,被罚,并无异议。有争议的是罚款数额,是否符合行政执法的比例原则,罚款与广告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性是否相当?在处罚程序上,可否先告知,再处罚?

窃以为,本案问题根源在立法上。《广告法》第9条规定,广告不得有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其第57条规定,违反第9条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对广告主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可见,立法规定的处罚起点即是二十万,并无弹性,缺乏自由裁量。但这规定,没有区别对待市场对象,容易造成比例适当。因......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8日 17:15

鹅湖山下稻粮熟,荒草深处稼轩卧

近日,去江西铅山,探访了辛弃疾墓地与鹅湖山。从上武高速铅山南出口,导航到辛弃疾墓地,约十几公里,一半是大路,一半是小路。山路盘旋,丘陵起伏,满目绿色。过村庄,则见老母鸡笃悠悠啄食,儿童跑笑嬉戏,老农扛着锄头走,一副稻花香里说丰年,最喜小儿无赖的风景。路上,有辛墓指示牌。车到山脚,沿水泥台阶步行约五六百米,即见墓在小丘陵上,墓碑文字模糊看不清。墓前是水稻田,此时正午,烈日下宁静,唯有蝉声一片。近墓地几十米处,正在造一个长亭,雏形已具,是给拜访者小憩?还是介绍辛弃疾事迹的?但愿不要过分打扰这里的安静。

鹅湖山也在附近(即高速出口约三公里处),故从辛墓,走回头路,看到鹅湖村牌子,......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0日 19:38

三亚案例:正当防卫致人死亡的,无罪

近日,三亚中院二审维持一起正当防卫刺死人无罪案。案情是,陈某夫妻在工地上加班,四工友调戏陈妻,且辱骂、围殴陈某。陈反抗,以刀刺之,死一人,伤三人。事后,检察院指控陈某构成故意伤害罪。一审法院认为,陈某无罪。理由是,陈某是在被围殴的状态下,孤身一人面对3名手持器械的侵害之人实施的防卫(其中被害人手持的器械足以让陈某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公诉机关不服判决,提出抗诉,三亚中院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此案,一审、二审法院判决正确,而检察院的抗诉,令人费解。因为,本案中完全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陈某妻子被调戏,且自己生命安全也受威胁的情况下,安能不以死相博?此乃人之常情也。至于刺死无赖......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6日 20:28

羁押中的亲笔信,与罪人不孥

最近,看到网上一个嫌犯的亲笔道歉信,对其之前所作所为,深表愧疚。本来,嫌犯认错,是悔改之意,有可取之处。若信是在平常日所书,或者回忆录提及,可信度高,然而此亲笔信是在被羁押中所书,则真实性难免被质疑,就如文革中的检讨书,又有多大的可信度?于是,甚而至于被作为反面解读,盖此如“电视认罪”一样,未审先定,有自我指控之嫌也,有悖法治精神。另外,网上还看到,侦查机关为了办案,为难嫌犯家属,颇有要挟家之意,此亦是有悖法治也。若嫌犯口风紧,应该侦查更多的证据予以指控,或者以斗智方式予以审讯,但绝不能刑讯逼供,也不能以家人要挟逼供,否则不真实的口供,很容易铸成冤案。且,为难家人,是罪及无辜,是商鞅连坐之法......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0日 19:39

上海红酒走私毒品案:是否知情,关乎死刑

6月21日,上海海关通报了首起伪装红酒走私毒品案:两名从巴西出发,经过埃塞俄比亚转机的国人,携带的行李箱者中装有32瓶“红酒”。经鉴定,“红酒”中含可卡因,重28.2千克。两嫌犯供述,他们在巴西圣保罗务工和经商,回国前一天,接受华人“林某某”委托,将行李箱携带入境。“林某某”向其支付巴西币900元、美金300元(合计约为人民币3200元)的“劳务费”。

此案,相当凶险。嫌犯是否知情“红酒”藏毒是关键。如果知情,是走私毒品,根据刑法第347条的规定,走私毒品数量大的,可以判决死刑。本案是28.2公斤,数量已够大了。如果不知情,则以走私普通货物行为论处。即在法律上是认识错误。如唐律疏议的规定,犯时不知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5日 20:07

无证贩卖玉米,是非法经营,但未必是犯罪

近日,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民法院宣判一起贩卖玉米的案件:被告人刘某违反《粮食流通管理条例》,无证经营,从周边农户手中非法收购玉米,倒卖给粮油公司,金额达到21万元,被认定犯非法经营罪,判处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2万。

此案,颇有计划经济下的“投机倒把罪”重现之嫌。确实,粮食是重要生活物资,如古代盐铁论,经营要凭证,以防止不法商人囤积居奇,影响社会稳定,故私贩粮食一般不许。但是就刑法而言,其惩罚的是社会危害性大的行为。如果贩卖大量玉米,扰乱市场,造成物价波动的,可以定罪。如果在市场经济下,贩卖少量玉米,消化农民存货,适当流通市场,则并无严重社会危害性,充其量给予行政处罚......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5日 11:09

交通罚款优惠券,于法无据,但有易罚启发

据现代快报,为降低电动车和行人违规而造成的事故率,自6月中旬开始,灌云县交警大队推出交通违规“优惠券”。优惠券包含两方面内容,一是交通法规的宣传,二是优惠方案。市民违章被罚时,凭券罚款打5折。目前,优惠券已发1.5万多份。

应该说,发放优惠券的出发点是好的,广泛宣传交通法规,避免“不教而诛”,有一定社会效果,但副作用也是明显的,其一、于法无据,罚款打折也不严肃,损害法律尊严;其二、也会被人钻空子,即故意交通违章后,把优惠券作为挡箭牌。另外,此举与朱元璋颁布《大诰》令相似。朱元璋说“朕出是诰,昭示祸福,一切官民诸色人等,户户有此一本,若犯笞杖徙流罪名,每减一等,无者每加一等,所在......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2日 16:32

围墙倒塌的法律责任

7月2日,武汉暴雨,九凤西路一堵约三米高的围墙突然垮塌,8名行人瞬间被埋遇难。悲夫,此是人祸,并非天灾。暴雨来临,作为围墙的所有人、管理人,应该未雨绸缪,事先检查,及时维修,或者采取围栏让行人避开等安全措施。否则,出了事故,是要承担赔偿责任的。民法通则第126条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侵权责任法第85、86条也有类似规定,但不如本条确切)。司法实务中,围墙责任人往往以大风暴雨是不可抗力来抗辩,但实际上一般的大风暴雨,是常见自然现象,并非是法律上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不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