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文章归档 > 2017年四月
2017年04月30日 14:50

 从安邦保险起诉财新,看法律公关

当企业碰到舆论,该如何办?安邦起诉财新,就是一个生动例子。4月29日,《财新周刊》刊出“穿透安邦魔术”一文,分析了安邦的“自我循环注资”手法,通过101家公司层层叠叠可上溯到86名个人股东,均为安邦保险集团实际控制人的亲属团。一时社会侧目,沸沸扬扬。而安邦的公关是,法律部发表声明称“财新传媒曾多次要求安邦给予广告和赞助。因安邦未能满足其要求,财新传媒及其旗下《财新周刊》、财新网等媒体多次对安邦董事长吴小晖进行人身攻击,捏造其‘有过三次婚姻’等不实报道。安邦已决定起诉财新传媒及胡舒立。”

窃以为,这种文不对题的法律声明, 不如不发。发了解决不了社会疑问,还会引来新的质疑,效果适得其反。......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9日 06:04

闲话刑事委托书格式,无须律所盖章确认

日前,看到南京市律协监制的刑事辩护委托书文本,大吃一惊。因为该委托书最后部分,要加盖律师事务所(受托人)的印章,使得委托书类似委托合同了。事实上,委托书是单方授权行为,无须受托方盖章确认。南京律协的做法是颠覆了基本的法律观,画蛇添足。其背后则是对律师的不信任,以及增加律师的工作量。其用意大概是防止律师私下结案,而要求每份文书都要律所盖章确认乎?但律师每次会见当事人,都要律所开介绍信的,此时再在委托书上盖章,岂非多此一举!所以无论哪个角度而言,这种四不像的委托书,没有价值,不可理喻。

无独有偶,上海律协制作的律师去看守所会见介绍信也是特色。一般的看守所介绍信都是一式一份的,但......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8日 15:30

美联航的天价赔偿与奶粉公司的报敲诈:如何对待消费者?

今天,美联航与被暴力拉下飞机的乘客,达成赔偿协议。赔偿金额保密,估计不低,有传言是1.4亿美金。乘客被拖曳造成脑震荡、鼻梁骨折、掉落两颗牙齿,获得天价赔偿,消费者的权利保护到位。美联航不赔不行,不仅法律有惩罚性赔偿规定,而且事件引起社会公愤,公司被抵制,股价下跌,霸气的大公司,权衡利弊,不得不低头以止损。

对比一下,国内的“结石宝宝”父亲郭利维权案,被害人竟然因为维权,被定敲诈勒索罪坐牢五年,可谓天壤之别。该案,奶粉公司生产不合格奶粉,造成郭利女儿身体不良。郭利调查出真相,获赔40万。之后,奶粉公司一面佯为协商再赔300万,一面报警说被敲诈,于是郭利被定罪。此不仅是奶粉企业无德,更......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6日 21:41

银行填单台压死2岁女孩:设计单位与银行应承担连带责任

媒体报道,4月23日上午,一男子带着2岁左右女孩到河南一银行营业厅办业务时,孩子独自走到填单台边,双手攀附之时,台子顺势倒下,压住孩子,不幸去世。这真是一个悲剧。从视频看,台子的设计与管理,都有严重问题。作为家具厂家,设计的家具结构不安全,容易倾倒,致人伤害,不符合安全标准。作为银行,管理失职,人员不到位,任由事故发生,有重大过失。故两者都应承担侵权责任。法律依据是,侵权责任法第37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以及第8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nb......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6日 03:55

盗掘祖坟,也是犯罪

云阳县双龙镇玉龙村的何姓“桂花树”清代墓,碑坊浮雕,制作考究,但不料因之被后代子孙盗掘,进入墓室,打开棺材,只见尸骨,并无葬品。日前,嫌犯何某,被以盗掘古墓葬罪刑事拘留。经审讯,其供述,是以取尸骨转葬为由,行盗窃之实。

古墓不可挖。古墓若是文物,盗掘涉嫌触犯刑法第328条的盗掘古墓葬罪,即“盗掘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盗掘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文化遗......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0日 04:42

农民采三株野草被判刑:不教而诛的错案

澎湃新闻报道,河南卢氏县一农民,在农田附近山坡上,采了3株类似兰花的“野草”。事后,被鉴定为“蕙兰”,遂被卢氏县法院以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3000元。
 
这又是一个背离常识的错案。卢氏法院的逻辑,是假定每个人都知“蕙兰”是重点保护植物,采之,即为犯罪。此是典型的强人所难、不教而诛。荀子曰“不教而诛,则刑繁而邪不胜;教而不诛,则奸民不惩”,说的就是这个“不教育就杀人,刑法再多也制止不住邪恶,教育后而不予诛杀,则不足以惩戒奸民”。
 
从法理上来说,行为人明知......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9日 10:45

冒用身份证坐火车,要被判刑?

媒体报道,4月11日,合肥铁路运输法院审理了一起案件,男子冒用他人身份证信息乘坐火车,并在火车上实施盗窃。法院当庭作出宣判,被告人因犯盗窃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罚金两千)和盗用身份证件罪获刑(判处拘役二个月,罚金一千)。因犯盗用身份证件罪被判刑的,这尚属安徽省首例。

小偷冒名上车,并且盗窃,是可恶,要严惩,但冒用身份证坐火车判刑,则是罕见。目前情况下,因为各种原因,火车票上名字与实际名字不同的还是不少,火车站一般是不给上车处理,很少治安拘留,因为一般情况下,冒名坐个火车社会危害性不大。

从法律上来说,冒名使用身份证,要被治安处罚,但定为犯罪,则要求严格。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5日 08:37

“留置”第一案法律分析

“留置”第一案法律分析

4月14日,媒体报道,监察委“留置”措施第一案——山西省监察委员会对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郭海采取留置措施。何谓留置?2016年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规定试点地区监察委员会履行监督、调查、处置职责,可以采取谈话、讯问、询问、查询、冻结、调取、查封、扣押、搜查、勘验检查、鉴定、留置等措施。“留置”横空出世,但是没有定义概念,也没有解释外延,一般认为是“双规”入法,即指定居所的监视居住。

窃以为,监察委的成立,是反腐败需要,如古代的御史,纠察、弹劾官员,肃正纲记。而“留......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3日 17:56

男子南京南站挤压致死案法律分析

男子南京南站挤压致死案法律分析

3月26日,一男子在高铁南京南站横穿轨道时,被动车挤压致死。铁路方认定该男子违反有关法律法规,对事故发生负全部责任。从人道主义角度,按江苏省的最高标准补偿七万元丧葬费。而死者家人已向南京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被告分别是上海铁路局和南京站。

本案当事人横穿轨道,被动车挤压致使,是客观事实,并无争议。关键是男子为何横穿?如果男子是为了赶火车,而自己跳下站台,就如穿红灯,铤而走险,自负其责,铁路方面并无过错,亦无责任,人道主义补偿合理。但,如果该男子是被挤压下站台的,鹿死不择荫,为求生而乱穿轨道,自身有过,铁路管理方亦难辞其咎,要承担部分责任。故此段前因事实要查清楚。查不清的,根据......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3日 10:17

律师起诉大学“巨幅贴条车辆”案分析

律师起诉大学“巨幅贴条车辆”案分析

据西部网报道:西安段万金律师去西北政法大学雁塔校区办事,晚七点多,车停在行政楼附近路上,晚十一点多准备离开时,发现车窗左侧玻璃被贴上巨幅违停单,上书“此处禁止停车 你违章了”。粘贴牢固,手撕不掉,次日花30元请洗车行清理。于是起诉学校污损车辆、影响安全,要求赔偿30元清洗费,以及退回10元停车费。学校微博回应,收取停车费是按物价部门批准执行,合法合规;车停禁停的主干道上,保卫处进行贴条是正当管理行为,会认真依法应诉。

这个律师起诉政法大学,专家里手对抗的官司,颇有意思。本案,违章停车在先,学校当然可以管理。关键是管理手段是否合适?观巨幅违章单,几十倍大于交警的违章单,且粘贴牢固,惩......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9日 09:18

律师的三大压力

3月29日、4月6日、4月7日广东中山市三律师接连传去世,他们是青年才俊、业界翘楚温律师、易律师和刘律师。获悉消息,深表震惊。开始不信,多方求证,确是事实,则愈是悲痛、沉重、惋惜。窃以为,他们的英年早逝,与律师的工作压力是分不开的。

律师的工作压力主要有三个:案源压力,当事人压力,法律不确定压力。

先说案源压力,案源是律师业务的生命,没有案源,就没有经济收入,而现实是案源“二八定律”,二成的律师占八成案源,八成的律师去抢二成的案源,竞争可想而知,到处奔波,不足为奇,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律师江湖的各种派别,亦与此相关,譬如死磕派以死磕法律为竞争力,勾兑派靠关系搞定,红顶派利用政......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8日 08:56

“结石宝宝”索赔案:敲诈勒索被司法滥用

4月7日,广东高院改判郭利敲诈勒索案无罪。但此时,郭已坐满五年牢。郭是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结石宝宝”的父亲,因女儿受害,向厂家索赔。第一次索赔得40万,第二次索赔300万未得,而被指控敲诈(未遂),被潮安法院判刑入狱,潮州中院二审以及再审均维持原判。本次广东省高院再审认为,从本案发生、发展的过程看,尚不能认定郭利的行为性质超出民事纠纷的范畴。该案审判长表示,消费者可选择通过媒体对产品质量进行舆论监督的方式维权。郭利不具备实施要挟行为的条件,不足以认定构成威胁、要挟。

本案,一个民事纠纷被司法滥用为刑事案件。而且敲诈勒索罪的被滥用,不止在民事维权领域,在上访补偿领域也被滥用为敲诈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