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雨中黄鹤楼

雨中黄鹤楼

 

武汉三镇,故楚地也,九省通衢,控扼长江中游,而其最著者当属黄鹤楼。崔浩“此地空楼黄鹤楼,白云千载空悠悠”,竟让李白搁笔。是故,诗楼互传,千年传颂,亦如《岳阳楼记》,范仲淹的一顿牢骚天下名;《滕王阁序》,王勃天才想象力流泻而出。然而,百闻不如一见,亲临登楼,则所见与文大相异也。岳阳楼小巧轻灵,面对浩瀚洞庭湖,天水一色风月无边,并不见“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滕王阁临赣江,格局甚小,何以“襟三江而带五湖”?鹤汀凫渚不过是河中一沙洲也。

 

八月立秋后,我去黄鹤楼,台风刚过,微雨扑面,白云露面,拾阶而上,登高远望,则见长江天际流,不知其何来又何去。江水奔腾依旧,而黄鹤楼已是几番重建,就如历史,江山依旧,而改朝换代,土地分来分去,一部分与另一部分人相斗而已。感慨,土地主人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黄鹤楼对面长江汉水交汇于二龙庙,汉水深且清,长江宽而黄,故三江口江水一半清也一半浊。宿晴川阁,从汉阳树下隔江看黄鹤楼,则是远山一点黄楼,锁江孤立。

 

武汉名律张绍明,盛情待以武昌鱼,乃湖鱼,鲜美多细刺。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