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金圣叹评召公谏厉王止谤

金圣叹评召公谏厉王止谤

金圣叹曰:前说民谤不可防,则比之以川。后说民谤必宜敬听,则比之以山川原隰。凡作两番比喻。后贤务须逐番细读之,真乃精奇无比之文,不得止作老生常诵习而已。以下括号内是金评。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命虐,故也)王怒,得卫巫(巫有神灵,知谁曾谤也),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四字,写愈不堪,愈益谤:如画)。

 

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大愚人语。为此四字,所以必画“以目”四字)。"

召公曰:"是障之也(一字断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以民比川)。

川壅而溃,伤人必多(独写川),民亦如之(独写民)。

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双写川民。数句川、民,本甚明白,所以分注之者,要学其笔下凿凿然)。

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曚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修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故”字起,“之”字止,“而后”字转,“是以”字证,只是一句文字)。

民之有口,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于是乎出;犹其有原隰衍沃也,衣食于是乎生(上曰民口犹川,言谤口也,此曰民口犹山川原隰,言斟酌之口也。不惟不犯重,须知正欲如此用笔,以力辩民口必宜敬听,不宜怒而监之)。

口之宣言也,善败于是乎兴。行善而备败,其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上二句,本是惊奇之论,故必须特与作释也)。

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二语,说谤之可宝如此,真是精奇无比),

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其与”,言其教诲我,即上“王然后斟酌也“;皆精奇语!?"

王不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