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郁达夫是富阳人,我家乡也在富春江畔,所以饶有兴趣,去探访了郁达夫的两个故居,一个富阳故居,一个在杭州故居(风雨茅庐)。事实上,富阳是一个独立的区域文化(富春文化),还有孙权豪族的遗风,当地人有点武力倾向,与其下游的杭州文化、上游的严州文化大不同。

富阳故居的风水很好,在鹳山脚下,富春江边。此处系富春江咽喉处,上游的江岸突然变窄,对岸清晰可见。过了此段,下游则忽然豁然开朗,江面大阔如长江,形成富阳湾。港湾中有一沙洲即新沙岛,如湘江中的橘子洲。这里是富春江最变化之处。郁达夫故居就在江边,临江而立(目前辟为郁达夫公园)。故居是一幢三间二层砖木小楼,孤零零独立着(钱钟书故居也如此,周围皆被拆迁,高楼林立)。郁达夫童年生活之所。他的人生从这里出发,走向杭州、日本、上海、南洋,最终殒命苏门答腊。这么好的风水宝地,出一个奇才是自然的。郁达夫家是三兄弟加上一个姐姐。大哥郁华是民国法官,被汪伪政权暗杀,很可惜(照片上看去老成持重)。二哥最帅气,相貌堂堂,但默默无闻,在富阳本地行医,以致于很多人误以为郁达夫是两兄弟。郁达夫则相貌中等,才气外露,故居门口的雕塑很英俊,略为夸张。郁家坐落在这么好的地段,家境不错的,所以供得起郁达夫去杭州府中读书(现在的杭高)以及日本留学。

杭州故居的风水则很差,在官场弄63号,是一个四周封闭的院子,分为前后两院,前院是正屋,通过月形门到后院的书房。大门外的样子,很像沈从文故居,都是一层的平房。沈从文故居大门进去是横向的三间小楼的大门。但郁达夫故居,一进去就感觉不对了,面对的竟然是竖向的三间平房。该三间平房,左边的墙壁亦是围墙,右边与后面旁则是“┐”型的二层楼厢房,设计很别扭。进入三间正房,须大门进去右拐、前行几步、再左拐,拾级而上。正房里面,陈列着郁达夫的资料,譬如与郭沫若成立创造社的照片,与鲁迅的合影。还有三段婚姻的女主角照片,第一任原配孙荃是富阳人,端庄,但不为郁达夫所喜。第二任王映霞,是杭州美女,肤白面姣,第三任是马来西亚的华侨,还是学生妹模样。那时期,文人喜新厌旧的不少,包括鲁迅的婚姻,但也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譬如胡适与江冬秀,陈寅恪与唐筼。

郁达夫的文学成就是多方面的,小说、散文、旧体诗样样拿得起。但给人最大的感觉是,他写出了别人想说但说不出口的话,譬如小说《沉沦》中的性苦闷,去偷看房东女儿洗澡、很好奇地看别人野合、自己也犯了手淫的毛病、熬不住性欲去找日妓。这些青春的躁动,只要是男的,多少有点,只是说不出口,上不了大雅之堂,也被传统文化所抑制。郁达夫当时在日本,管不了这么多了,放纵了下,还写成书。《沉沦》一出,就震撼了社会,遭受批评无数。最后还是周作人来解围,说虽有猥亵的成分但仍然是艺术品。郁达夫的小说《迷羊》也是性冲动,喜欢上戏子女人,极力追求,但追到手,高潮过后,精神空虚,戏子亦是离他而去。其实,性是生活的一部分,不是全部,也不是最重要部分,人的最上愉悦还是来自精神。郁达夫好像过于沉溺其中,无论是生活,还是小说中。娶了王映霞,也不过是喜欢她的身体,而王映霞也有她自己的生活,郁达夫满足不了她。徐志摩的情况也类似,抛弃原配张幼仪,娶了貌似书香门第的陆小曼,时间一长,终究不合。徐志摩与郁达夫(他们是同学)都背叛了女人,也都被女人背叛。风流才子的婚姻并不可靠,多情女子亦是如是观。毕竟女人不是男人的装饰品,男人也不是女人的依靠,每个人有着自己的生活。

沈从文写出了家乡,小说《边城》,宛如凤凰山水,而郁达夫写出了自己,他的小说是自传体(叙述基本都是事实),也写出了真实的人性。无论别人怎么说,他就是他,无论别人是谁,七情六欲也都一样。所以,两个人的作品都传下来了,虽死犹生。相对沈从文的克制而言,郁达夫是性情中人,他的《钓台题壁》最能体现“不是尊前爱惜身,佯狂难免假成真,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劫数东南天作孽,鸡鸣风雨海扬尘,悲歌痛哭终何补,义士纷纷说帝秦。”——人的一生,有作品留传,有美人在怀,有为国效力,也是对得起自己了。

话题:



0

推荐

丁金坤

丁金坤

4737篇文章 3小时前更新

上海律师。浙江建德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负笈浙江林学院、华东政法学院。曾就职政府、法院,后做律师。本博客期以持平之论,匡法之得失。业务专于刑事辩护、海事海商、知识产权、涉外诉讼仲裁等。  email:ad1902@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