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6月25日 14:41

杭州中院剔除消防局为民事被告

5月21日,杭州保姆大火案的被害人家属林生斌等三人,将绿城公司、消防局等九被告起诉到杭州中院,要求赔偿人身损失2.3557440.8千万,财产损失4.1万,精神损害赔偿8千万,以上总计1.4亿多元。杭州中院立案审理后,认为:“杭州市公安消防局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实施的灭火救援行为不是民事行为,三原告与杭州市公安消防局之间不因该灭火救援行为发生民事法律关系。三原告以杭州市公安消防局实施的灭火救援行为存有过错为由要求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依法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6月25日,经本院再次释明,三原告仍不同意撤回该项起诉,本院遂依法裁定驳回其对杭州市公安消防局的民事起诉。”

本案,杭州中院......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5日 10:52

杀害金钟律师的嫌犯是其委托人!

6月22日中午,湖南省南舫律师事务所金钟律师,在律所办公室里被杀身亡。衡阳警方经过侦查发现,熊志平有重大作案嫌疑,于6月23日深夜发布悬赏通告,但至今未归案。

早上看到微信公号“韶山路0号”发布的一个民事判决书,说委托人是熊志平,受托人是金钟律师。但细读判决书,则是一团雾水,奇人奇事奇案也。

疑点如下:第一、事实问题,很蹊跷。根据判决书的认定,熊与被告三人素不相识。熊假想被跟踪,而袭击被告车玻璃。之后,双方发生斗殴。按此,互殴造成轻伤的,是刑事案件,涉嫌故意伤害或寻衅滋事,但判决书未提及,只是作为民事案件处理。即使是民事赔偿,一般也是互诉赔偿,......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5日 08:20

微信转错款案法律分析:应把侵占定为违法犯罪行为

重庆新闻报道:在重庆打工的16岁女孩小林,将2000元误转到一个男网友账号中。对方不愿返还,还称如果与他开房就还钱。小林假装答应,去了宾馆,对方没来,钱也拿不回。事后,小林报警,警方没有介入调查。

此案虽小,却暴露了法律的大漏洞。生活中,看错账号、手误,转错钱的事不少。但去要回,相当麻烦。主要原因是,对于转错钱,法律的定性是民事纠纷,即“不当得利纠纷”,只能协商解决或者打官司解决。警方介入,也只是调解,不能强制要回,因为不属于违法犯罪。

《刑法》第270条规定的侵占罪,范围太窄,只把侵占代管物、遗忘物、埋藏物,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三种行为定罪。若......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4日 20:15

甘肃19岁女孩跳楼案法律分析

这是一个无比黑色的悲剧。6月20日下午,甘肃庆阳市的19岁女孩李某奕跳楼自杀。楼下看热闹的,在起哄鼓掌。她死了,第一死于被老师的猥亵,清白之身被玷污,自此抑郁。第二死于司法机关的不公。老师的猥亵被认定“亲吻”,情节显著轻微,不构成犯罪,是二次伤害。第三死于冷血的围观群众,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她。纵身一跳,解脱人生。
 
“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在法律上,老师的猥亵对学生的自杀是脱不了干系的,是致死的间接原因。虽然,猥亵不一定会导致自杀,但猥亵是自杀的原因力之一,除去自杀者自负责任外,猥亵者也要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司......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3日 21:26

来,我们去浙江农林大学,与花草树木,谈一场恋爱

北大有个教授说“律师界特点是大学谈恋爱,没有好好学习”,我很不以为然,大学不谈恋爱,何时谈呢?古人是先成家,再立业,今人是先立业,再成家,已经迟矣。再说,国内大学的本科教育,照本宣科,真的能学到多少呢?以我的经验,知识大多是勤奋自学来的。所以,在招生季,考虑去浙江农林大学,谈一场恋爱还是不错。且说农林大学,第一专业好,学林业,搞园林,呼吸新鲜空气,命长,世外桃源,与世无争。空时,可以去天目山,抱抱宋朝来的大树王。第二、经济实惠。学校在临安,地处偏僻,消费也没有地方去,只能静下心来,去图书馆给看看书。农林院校有补贴,开支不大,性价比极高。第三、校园就是一个植物园,几百种树种,奇花异草,美不胜收,......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3日 11:46

评沈德咏离职告别书:行政管理多于法律断案

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一级大法官沈德咏,离开最高法院,去全国政协就任新职。6月22日下午下班前,沈德咏通过最高法内部系统,给他过去和现在分管过的每一位普通干警发了一封告别信。之前,其多篇文章在法律界引起关注,尤其《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冤假错案》《我们应当如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颇得社会赞誉。

这份离职告别书,语重心长,百感交集,解脱与失落并举,荣耀与期待同在。以其位置,以其经历,各种信息,相当丰富。有谆谆告诫“在内心深处都应该坚守一些底线,比如道义的底线、法律的底线、良知的底线,不轻易为外界的诱惑和压力所动摇”,有深刻见解“中国法治和司法现代化之路还很漫长,我们这一代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3日 09:55

索要报酬不成、摔碎手机案法律分析

网上的视频:宁波一女子路上丢失手机,被一大妈捡到。女子取手机时,带着一箱杨梅去感谢,但大妈先要2000元报酬,后降到1000元,而女子只能出500元。谈不拢,女子报警,大妈遂把手机摔地,屏幕破裂。好端端的一个拾金不昧事件,成为恶语相向,还要拾得人赔偿损失的民事纠纷。

道德评价暂且不论。就事论事,如果法律规定拾得物的报酬就好了,省去讨价还价的口舌之费,但物权法的规定阙如。查物权法第109条“ 拾得遗失物,应当返还权利人”;第110条“拾得人在遗失物送交有关部门前,有关部门在遗失物被领取前,应当妥善保管遗失物。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使遗失物毁损、灭失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第112条“ 权利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2日 05:08

长沙臭豆腐“屎”事件法律分析

长沙臭豆腐“屎”事件法律分析
近日,湖南味爽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味知爽”牌臭豆腐使用“屎”作为配料的信息,在互联网上引发关注。该臭豆腐的外包装袋上,配料表一栏赫然出现“屎“字样,惊人心魄。但其实是假的,图片是PS的。这家只有二十多工人的厂家,已经报警处理。

这类耸人听闻的新闻,稍微想一想,就不会当真。哪有屎作为配料的呢?工人怎么可能操作呢?还敢写上去宣传?再说,长沙臭豆腐的臭,是因为发酵过程中产生的化学反应味道,又非真的是屎臭。所以,凡是多问几个为什么,就有判断了。但是这个ps的屎配料照片,造的与真的外包装袋照片很像,还是水波一样传开了。

在法律上,这种ps照片,侵害了厂家......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1日 19:55

鸿茅药酒的两场主客场官司:司法割据何时休?

同样是写文章,批评鸿茅药酒,法律后果却是大不相同,甚至截然相反。广东的医生谭秦东,因为一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被内蒙凉城公安(鸿茅药酒所在地),以涉嫌“损害商誉罪”跨省抓捕,锒铛入狱,幸而舆论监督发酵,被取保候审,至今案子未结。

上海律师程远一篇《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则被鸿茅药酒起诉到上海闵行法院,要求程远在中央电视台或人民日报发布道歉信,并赔偿商誉损失1元。但闵行法院驳回了鸿茅药酒的全部诉请。闵行法院认为:涉案文章标题使用“广告史劣迹斑斑”的评论性表述,是源于互联网及其他媒体已披露的“鸿茅药酒”违法......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1日 13:21

教材中“外婆”被改为“姥姥”:侵犯著作权

网友爆料,上海小学二年级的语文课文第24课《打碗碗花》 (作者李天芳),原文中的“外婆”全部被改成了“姥姥”。搜索原文可以看到,作者文章中写的都是“外婆”。那么,为什么要把“外婆”改成“姥姥”呢?有网友找出了去年上海市教委针对这一问题的答复。上海教委认为,“姥姥”是普通话语词汇,而“外婆、外公”属于方言。
 
此事虽小,但折射的意义甚大。通常而言,姥姥是北方人叫法,外婆是南方人的叫法,书面语都是外祖母,只是习惯不同而已,就如北方的《诗经》与南方的《楚辞》,各有千秋。但是随意修改文章中的称谓,则是大谬......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1日 10:07

史记“结石宝宝”父亲郭利传

郭利,老北京人,戴眼镜,一脸倔强气。郭利发现三岁女儿所食“施恩”牌奶粉含三聚氰胺,遂索赔并调查。奶粉公司不安,一面主动赔偿,一面报警,以敲诈勒索罪将郭入狱五年。不服,拒绝认罪,改判无罪。出狱,前妻改嫁,女儿形同陌路。初,压力之下,其妻曾出声明“女儿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并无任何症状表现”。 呜呼,郭利维权,家庭破碎,维权越坚,伤害越深,盖法律不公也,至今违法者逍遥法外。以法律论,食品有害,天价赔偿,不过表达消费者之诉求而已,何罪之有。刑法介入,构陷成罪,盖因司法者攀附豪强,滥用权力也。<......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1日 04:52

看尘肺病的医生,不构成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

媒体报道,贵州航天医院的三位看尘肺病的医生,因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被逮捕,处在审查起诉阶段。当地公安机关认为,三个医生在尘肺病诊断中严重不负责任,将“非尘肺病”劳动者诊断为“尘肺病”,出具虚假诊断结论,导致社保基金流失,故予以立案侦查。本案亦是全国首例因医生医疗误差被指控失职罪。

从报道事实上看,这是一个典型的有罪推定,即预设医生与患者有利益关系,医生为患者出具假诊断证明。假如真是如此,那么患者给予的医生的利益,譬如红包、回扣有吗?没有查出。“流失的社保基金”有无医生分成,也没有查出。而警方仅仅是根据一份鉴定意见书来指控医生犯罪,显然证据不足。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0日 17:27

不是谭嗣同祖祠,就可以拆迁吗?

近日,湖南浏阳一谭家祖庙被拆除。当地荷花街道办事处称,所拆家庙,不是谭嗣同祖祠,也非文物。浏阳市文物管理局曾对浦梓港谭氏与梅花巷谭氏(谭嗣同先祖)之间渊源关系进行了详细考查、论证,结论为:浦梓港谭氏迁浏时间为明朝洪武年间,由江西袁州迁入;梅花巷谭氏迁浏时间为明朝天启七年,由湖广长沙府长沙县迁入,两支谭姓迁浏时间相差200多年,并非一脉。故浦梓港谭氏家庙并非谭嗣同祖祠。

按理,谭嗣同是浏阳名片,政府不会轻易动其祖祠的,但是被拆的谭家祖庙,比谭嗣同家族还早到浏阳,历史更为悠久,虽非文物,亦是历史民居,应该予以适当方式保护性开发才是,哪有闹得沸沸扬扬,以致被拆者冒着谭嗣同祖祠的名义来......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0日 12:23

岳云鹏《新五环之歌》侵权案的“量变”与“质变”

6月20日,海淀法院发布案件播称:因认为“美团”广告曲《新五环之歌》侵害了《牡丹之歌》的改编权,北京众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该曲的改编者岳云鹏、广告制作者及“美团”运营商等三方诉至法院,要求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余元,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0日 10:11

诽谤崔永元者,应承担法律责任

在崔永元以一人之力,揭露娱乐圈违法犯罪,维护其个人尊严时,有人开始污蔑崔永元,试图抹黑,并转移视线。一个新浪实名微博大V,爆所谓的料说,小崔在外面有情妇,姓王,还合伙开公司。崔永元随即予以澄清,晒出图片,只是他去上海参加救助儿童公益活动的合影而已。之后,该污蔑微博被删除,但是信息已传出,造成了不良影响,法律责任不免矣。

对于诽谤的法律责任,有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民事侵权,即侵犯名誉权,应该赔偿道歉,赔偿损失,本案已经构成民事侵权,根据侵权责任法......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9日 15:09

《当代商报》职员被害案:涉嫌故意杀人罪,通报措辞有疑

6月18日晚,湖南《当代商报》经营人员戴石宗在家中遇害。19日,冷水江市警方发布通报:“戴的妻子梁某与嫌疑人阳某宏长期交往过密,嫌疑人阳某宏携带水果刀与妻子邹某前往戴家协商解决,随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阳某宏掏出水果刀刺中戴的左胸致其死亡。目前阳某宏已被抓获。”

此前,戴因对垃圾处理站拍照被殴打,故有人疑心戴是遭报复杀害,事实非也。而警方通报之措辞,亦是值得商榷。一个暧昧男子携戴妻子,去戴家,与戴协商解决?天底下有这样的协商吗?协商什么呢,协商女人的归宿吗?协商,还要带刀去吗?且是在女人的丈夫家协商。故此处“协商”二字,甚为不妥,颇有偏袒嫌犯之意。携刀而去,已有害心,刺......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9日 10:35

崔永元事件,考验法律硬不硬

索尔仁尼琴说:“对一个国家来说,拥有一个讲真话的作家就等于有了另外一个政府。”崔永元就是这样的人。他要举报违法的影视公司,把材料交给证监会、国税局、公安部、中纪委,但其实他是在一个人战斗,一个人在干以上部门的活。
 
举报材料,还没交去,崔永元的两条新浪微博已经不翼而飞。第一条是“安娜:我家铲屎官把材料分成几部分,很多人名我都熟悉。他不停地复制,准备交给证监会、国税局、公安部、中纪委..铲屎官,今晚开始你就看球吧”。第二条“ 上市前改账:证监会相关人士参与。协助利益相关者偷税漏税。公司高管下令,会计部门实施。行贿:现金、女人、股份、监审费(......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7日 22:47

云南女演员之死案:不想听杀人犯编故事

6月16日晚间,昆明呈贡新区管委会发布通报称,已找到张遇晴尸体,凶手为学校内一理发店老板黄某昆,其供述称因纠纷引发冲突故起意杀人。24岁的张遇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表演系,年轻貌美,现为昆明市民族歌舞剧院儿童艺术剧团演员。

女演员被理发店老板杀死,当时发生了什么,已经死无对证。嫌犯所云,是有利于其的一面之词而已,所以侦查人员与媒体,不要被蒙上眼睛。而是要仔细想想,会因为琐事杀人吗?一个消费者与理发店又会有多大的琐事,而引起杀机?嫌犯这种幽灵式辩解,是相当可疑的。对于嫌犯的口供,千万不要当真,“不可不听,不能全听,考而后听”,要与其他证据印证后,才能采信。就如本案,被害人年轻貌美,......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6日 10:20

小黄车隐藏的仲裁条款,是双刃剑

近日,媒体报道了一则“小黄车隐藏霸王条款,法院都说管不了”的消息。原来,陈先生扫码打开小黄车后,发现车辆故障不能骑行,于是关闭车锁,整个过程不过几秒,但小黄车依旧收费1元。同样的事情发生过三次,陈先生不服,遂向海淀法院起诉,要求返还3元骑车费用。不料,法院驳回起诉。理由是,根据小黄车用户注册协议第15条之规定,发生纠纷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而记者查询发现申请仲裁最低费用是1万元。
 
这件事,小黄车确实做得不厚道。
 
其一、故障车不应该收费,因为消费者没有享受到骑行服务。笔者也曾有此经历,车子故障,还被收费,心情不爽,而且......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5日 14:16

滨州假存单案,银行应该担责

滨州假存单案中,银行人员内外勾结,制造假存单43张,非法吸收存款2.6亿元,至今尚有1.6亿元没有追回。涉案人员,触犯以伪造金融票证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已被判刑。被害的储户,对银行提起民事诉讼,滨城区法院不予受理。理由是,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刑诉法司法解释第139条的规定,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的,应予以追缴或责令退赔,被害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本案法院的不予受理,明显偏袒银行,有地方保护之嫌。第一、被害人是单独起诉银行,并非附带民事诉讼,法院驳回的法律适用错误。第二、银行人员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银行要担责。换言之,银行人员虽然是个人犯罪行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