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齐鲁晋之行

齐鲁晋之行

前几天,去了齐鲁晋故地,一是看看先贤,二是如顾祖禹一般,考察历史地理,以便于读通左传等古籍,盖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也。

 

先到孟子的故乡,山东的邹城。邹城春秋时叫邾国,后改为邹国,附庸于鲁国。与曲阜很近,公交车票才三元,一样的丘陵地貌,所以孟子与孔子是老乡。邹城南是滕州,古代滕国也,孟子章中有滕文公篇。一大早去看孟庙,青砖古柏,安静凝重,里面有孟子像以及碑林,与泰山脚下的岱庙差不多。孟庙左边是孟府,是孟子后人住的地方,可以作为古民居来看。我有点奇怪,孟子这个小地方人,学说去得以大行至今?孟子的“仁术”说的很好,但做做很难,属迂阔之学,孟子也有点偏激,维护孔子不余遗力,孟子的性善论,也大抵是理想主义,但孟子的雄辩以及对自己信念的支持,是绝对有过人之处的,而且仁政也很人性化的,尤其注重民生,被人称道,所以能传到今天吧。接着,去了曲阜,地貌与邹城大同小异。曲阜给人的感觉,是靠孔子吃饭,街上很多缠人的拉客者,以致我没去孔庙。孔子说“过我门而不入我室,我不憾焉者,其惟乡愿乎!”非也非也,太史公已说了:甚矣鲁道之衰也!洙泗之闲龂龂如也。至其揖让之礼则从矣,而行事何其戾也?”圣人故乡,已不见圣人教化。呜呼,我思左丘明,但无迹可寻。

 

沿曲阜北上,过泰安,就到齐国了,洋洋乎大国也。先去了淄川的蒲松龄故居,是一个典型北方明清村落,蒲家在村中间。正是清晨,冷气冻人,跺着脚走在青石板路上,过了一棵大槐树,就到了,门口是郭沫若的题字,郭如严嵩,但字遒劲。蒲家也就大小几个房间,没啥特色,仿佛看到老先生落魄秀才,满腹孤愤化为狐鬼故事。我小时候,在煤油灯下,跟我爷爷看过《偷桃》,津津有味,以为是真的,如今到这,也是来谢谢启蒙人。聊斋故事性很强,文采丰赡,远远超过莫言,如果在当代,完全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老先生除南下到江苏外,很少出远门,所以故事的地点很多是附近的山东、山西。之后,去了临淄,一路大路朝天,地形开阔,淄河环流,真乃四通之都。我叫出租车司机去晏婴墓,他说那是一个土堆啊,当地话叫“塚”。果然,是个小山丘,旁边则是齐长城断垣,据说是古城界限。游览了齐历史博物馆,齐国历史都在其中矣。感慨齐国是姜齐被田齐所取代,就如庄子所言,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啊,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莫过于此了。

 

再从临淄去太原,路经济南西,此地即晋齐鞍之战的地方。左传写的栩栩如生,齐王骄横“余姑翦灭此而朝食”,晋怀怒而发,中军帅郤克中箭受伤,仍击鼓督战,最终晋胜。火车经德州、石家庄、阳泉到太原,但这个应该不是晋兵的进军路线,因为石家庄那时应属于中山国。到太原后,即转火车去平遥。平遥古城相当完整,就是四方围墙围住的明朝古城。县衙的建筑布置,中间是县太爷高高在上,左边是刑名,右边是钱粮,官员就是收钱与惩罚老百姓的。房子不大,可见古代官员人数不多,这点远比现代臃肿的公务机构好。县衙门口就是市场了,一路转去,有票号、镖局等,想起的是金庸武侠小说。走在平遥的城墙上,好像自己就是守城的将军,如张巡,也如三国演义,可以向下喊话。去山西的最大收获是,知其地理。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我看天时人和都是变动的,而地理优势则是恒有的。山西表里山河,西边太行山分界于河北,东边是吕梁山,南面临黄河,北面是雁门关,易守难攻之地,是故文明发源保存于山西。打开地图,处处是景点,感慨自己不是山西人,如果是则所见所闻历史积累够抵得上几百本书了。那王勃的滕王阁序,满肚子的典故,绝非仅仅纸上得来的吧。纪念桐叶封弟的晋祠离开太原远,没去。去了山西博物院,门票免费的,里面的三晋文物丰富。最有特色的是巨幅地形图,描述了左传记载的春秋战国的重要战役,如临战场。而资治通鉴第一篇《三家分晋》中的晋阳,即古太原城,是赵家城池。

 

火车回上海路上,读《咏晋诗选》,即历代文人去三晋作的诗。什么是历史?历史就是每个地方都有故事,都有传承。尤喜汉武帝的《秋风辞》: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