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法律文书的魏晋风度

法律文书的魏晋风度

钱穆给余英时的一封信中,推崇章太炎直白文风,而说陈寅恪文是故作摇曳。章主魏晋文,渊深淡雅,理性中和,没有燥气,不足的是,短句多,意思贯通不足。受章、刘师培和鲁迅的影响,我最近一直在看魏晋南北朝文,发现苏东坡说韩愈“文起八代之衰”是偏狭(当然,徐陵和庾信的典故的确是用过头了,过犹不及,成为文字游戏了)。相反魏晋是文学高峰,譬如曹操《求贤令》的真性情,曹植《洛神赋》的精思,陆机《文赋》、刘勰《文心雕龙》、钟嵘《诗品》,骈文轻灵,陶渊明极致的淡中见真,《辨亡论》不逊《过秦论》,而干宝《晋记总论》、李康《运命论》、江统《徒戎论》,逻辑一层又一层递进,文字变换着齐头并进,如钱塘潮一波一波拍岸,涌起高潮不断,阮籍、嵇康、刘伶的自由心性、摆脱儒家束缚,奔放的别有情致,让人叹为观止。魏晋风度是贵族气,举止有度,而唐宋八大家,则恍如草根崛起,就好像看民国文字和现代文字,雅俗泾渭分明。王国维说词有隔与不隔,文章也如是,司马迁的《史记》是不隔,读之如身临其境,引起共鸣,而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是隔的,是平心静气的旁观者清,两者各有长短,就如散文与骈文,须各得其用也。作为法律文书来说,是需要客观、理性的,以法理服人,同时也要兼顾情采气势的 ,以吸引眼球,是故学点魏晋文是必要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