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法律人要厚道点

法律人要厚道点

出色的法律人,思维清晰如奥卡姆剃刀,办案子如庖丁解牛,但也往往自信自负自傲,为了成就自己,为了击破对手,而深刻尖锐,甚至成为酷吏。而酷吏的下场总是很惨的,譬如张汤、来俊臣,而且酷法从来都是不能保障长治久安的,故刘邦一到关中,就约法三章,大得民心,朱元璋下重手剥贪官的皮,却治不了腐败。是故,法律人办案子要厚道,刑法关系到个人生命和自由,若有疑问,要放宽处理。最近读史,也看到不少厚道的言论,兹录以下。

 

《尚书 大禹谟》:“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这是古文尚书,今文尚书无)。张居正对万历皇帝说“与其杀无罪之人,使之含冤而死;宁可失经常之法,而从轻以生全之。” 张居正还批评官员行使重刑沽名钓誉的恶俗:“问事深刻的,反说他是有风力的好官,名誉顿起;平恕的,反说他罢软不称其职,多致后患,以此成风。”

 

《路温舒 尚德缓刑书》“今治狱吏则不然,上下相驱,以刻为明,深者获公名,平者多后患。故治狱之吏皆欲人死。非憎人也,自安之道在人之死。夫人情安则乐生,痛则思死。棰楚之下,何求而不得?故囚人不胜痛,则饰辞以视之;吏治者利其然则指道以,明之;上奏畏却,则锻练而周内之。盖奏当之成,虽咎繇听之,犹以为死有馀辜。何则?成练者众,文致之罪明也。是以狱吏专为深刻,残贼而亡极,愉为一切,不顾国患,此世之大贼也。故俗语曰:‘画地为狱,议不入;刻木为吏,期不对。’此皆疾吏之风,悲痛之辞也。”

 

《贾谊 连语》:“梁尝有疑狱,群臣半以为当罪,半以为无罪,虽梁王亦疑。梁王曰:“陶之朱公,以布衣富侔国,是必有奇智。”及召朱公问曰:“梁有疑狱,狱吏半以为当罪,半以为不当罪,虽寡人亦疑。吾子决是,奈何?”朱公曰:“臣,鄙民也,不知当狱。虽然,臣之家有二白壁,其色相如也,其径相如也,然其价一者千金,一者五百。”王曰:“径与色泽相如也,一者千金,一者五百金,何也?”朱公曰:“侧而视之,一者厚倍,是以千金。”梁王曰:“善”故狱疑则从去,赏疑则从与,梁国大悦。由此观之,墙薄则亟坏,缯薄则亟裂,器薄则亟毁,酒薄则亟酸。夫薄而可以旷日持久者,殆未有也。故有国畜民施政教者,宜厚之而可耳。”

 

《汉书 元后传》:“翁孺(元皇后的父亲),为武帝绣衣御史,逐捕魏郡群盗坚卢等党与,及吏畏懦逗留当坐者,翁孺皆纵不诛。它部御史暴胜之等奏杀二千石,诛千石以下,及通行饮食坐连及者,大部至斩万余人。翁孺以奉使不称免,叹曰:吾闻活千人者有封子孙,吾所活者万余人,后世其兴乎!”

 

以上历史,告诉我们做人要厚道,厚道能持久,能得人心,虽然有时会让狡猾之徒漏网,但能有效保障无辜者不被追究。然而,从古到今,为何还有这么都深刻的官吏呢?这是因为深刻者,急功近利,能出政绩,踏着别人的冤狱能晋升。所以说,要厚道,首先是靠法律制度的完善,譬如无罪推定、譬如赋予被告人沉默权等,其次法律人要有正确的司法价值观。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