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点点滴滴,纪念李敖

点点滴滴,纪念李敖

3月18日,李敖辞世。次日,台“文化部长”说李敖是对抗威权体制的一代文人,亦是播下台湾自由主义精神的重要启蒙人物,将呈请“明令褒扬”。李敖儿子李戡表示,父亲一生率性而活,依其遗愿,后事务求从简,婉谢之。李戡有其父之风,如果李敖在世,必也不屑,李敖著作可以千秋留名,而政府只是一时一地人物,过后即忘,大人物还需要小人物的帮衬褒扬吗?大陆很多民众也在纪念李敖。有人问,如果李敖在大陆会如何?以李敖的自由主义精神,不甘被利用,但也不会成为政府的反面人物,最大的可能是如沈从文那样研究服饰,成为文史专家,偶尔来点春秋笔法,周旋于社会。他始终是一个乐观主义者,笑着战斗,活的自在。

 

李敖文字,短句多,冲击力强。传承五四精神,蔑视权威,读去很爽,给人自信,人人可以王阳明,但文风太固定,一看就是李敖之语,读多了未免生厌。虽然嬉笑怒骂,但里面真金白银,尤其考证严谨,学问自在其中。初识李敖,是从杂志上看到,说他大概是现代读书最多的人,羡慕其大书房。其实,李敖是卖书为生计,常语不惊人死不休,譬如说五百年来白话文第一,无非广告,特有的表达,让读者记住而已。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新华书店买了本李敖语录,惊其天语,好奇至今。之后循着脉络,走向陈寅恪的独立精神。李敖的书,差不多都读了,基本是杂文如鲁迅,杂七杂八,犀利通畅,而其小说如唐德刚写小说、韩愈写诗,不被人喜。看凤凰网的李敖有话说,知识渊博,角度新奇。他在台湾电视台的娱乐节目,老言无忌,啥都敢说。在大陆的三场演讲,欲言又止。而在立法院的“捣乱”,修得理官僚服服帖帖,让人解气。

 

有一次他在凤凰网聊天室聊天,我问了一个问题,他回答,但问啥答啥,已经记不得。最近的关注是李敖微博,还是旧式文字。偶尔转发。等看到陈文茜说李敖病重,我不大愿意信。心中还有一个想法,如果去台湾,希望有机会能拜访他,但台湾没去,李敖已千古,一阵难过。应了他常引的陆游诗“樽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李敖因对胡因梦苛求,为诸多女性不满,我看胡因梦写的爱恨情仇回忆录,细腻感性,一边叙事,一边评论(算半个才女,若如司马迁寓感情于叙事中,可谓才女),本是两路人,自然不会持久。而此等风流韵事,若冒襄、侯方域,非金圣叹所能及矣。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