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民国律师手笔二(周佛海辩护词)

民国律师手笔二(周佛海辩护词)

博主按:汪伪集团卖国,是张邦昌、石敬瑭以来的最大汉奸集团,早已定论。章士钊为周佛海辩护,对于汉奸事实亦不讳言,辩护点在于周之立功行为,以全面揭示事实。该辩护词的最大特色是历史论证,颇有资治通鉴之味。章,一介律师,笔力雄厚如史家,其文感情充沛,其不足则文词晦涩,不够简单流畅。除辩护词外,还有周佛海补充辩护词。我在网上找不到简体版,是故只誊写一下部分。哪位网友如有简体版,请告之,不胜感谢。


以下是辩护词开头:

为提出辩护旨意。窃本案在汉奸档册中为独殊异,盖他案止于论罪,而本案功罪相掩,惟二者之轻重大小,掩迹何似,至烦司谳明察耳。查国家立命之源不外二事,一曰赏,二曰罚。赏者,赏功,罚者,罚罪。故信赏必罚,非惟法家明理,如是而建国不易之长经。若曰“罪不可不核,而赏不必问”,或“一事功罪杂糅,只论罪不论功”,是如车摧其一轮,如鸟折其一翼,所关事件之是非曲直且不辨,将如国家之威信何哉?

 

以本案言,被告历任显要伪职,触犯汉奸条例,此不争之事迹,无可为讳。然有附带一义不可不明白声叙者:则惟其任职显要,协助抗战工作始克有所表著是也。为间敌势张时,地下工作人员续续被捕,所设电台次第毁尽,而能遮护军统要员八九人,一次保出,随即分派该员等数十人于各伪部、会,错综参伍,分途赴工,并将仅存电台移至寓庐及妻弟杨惺华家中,非被告之地位重要,何能臻此?且被告如此行动非得莫之为而为、莫之致而致也。昔郦食其游说齐王,下齐七十余城,正置酒高会间,而韩信兵到历下,齐王疑食其卖己,烹食其而复败走。被告之于中央通,其危疑震撼固无时不可为郦生之续,自白书中已历历陈之。是被告倾向中央,同时即具有为国牺牲之决心,不难由事例推知。

 

乃起诉书必以投机取巧、微文周内,既嫌是日错迕(被告经始于中央通在三十一年),亦非延平宽恕之道。复次军统之侦查意见“三十二年一月八日,经戴局长奉准策动”云云,是被告之当机奋发,实缘最高领袖之诏示而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