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昨晚元宵,与几个朋友在金桥商业广场聚会,先是吃晚饭,然后去上海歌城唱歌。席间发现,没人说上海话,原来大多数是新上海人,来自浙江、湖北、安徽、山东、新疆等五湖四海,工作也是各行各业。上海给了我们舞台,开放的国际城市,巨大的信息流,海派的文化,各路精英的碰撞。然而,我们也深切地担心上海竞争力的下降,高价的房子不堪重负,堵塞的交通极大降低效率(一天只能办一、二件事,时间都花在路途上了),到处是人、是车,非常不适合居住。对上海可谓既爱又恨,而从幸福指数来看,真的还不如老家。

 

很多年没唱歌,都不会唱了,结果是一句也没唱。倒是津津有味地分析歌词。现代的歌词不如宋词,但也能反映生活现状。一代有一代的文学,而现代的文学大概就是流行歌曲了,足见文化的萎缩。近代以来,可观者就王国维、陈寅恪个别者,其他的要青史留名也难了。想起了柳永的蝶恋花(凤栖梧):“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话题:



0

推荐

丁金坤

丁金坤

4453篇文章 1次访问 3小时前更新

上海律师。浙江建德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负笈浙江林学院、华东政法学院。曾就职政府、法院,后做律师。本博客期以持平之论,匡法之得失。业务专于刑事辩护、海事海商、知识产权、涉外诉讼仲裁等。  email:ad1902@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