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今天读了两篇印象很深刻的诸子文章,一篇是韩非子的“备内”,一篇是吕氏春秋的“察今”。读后的感觉是,很怀疑达尔文的进化论,因为两千多年来人并没有进化,先秦的思想依然熠熠生辉。倒是印证了孔子的话“性相近,习相远”,人们只是习惯不同,人性差不多的。

 

韩非有深刻的洞察力,司马迁说他“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是属于“水至清则无鱼”一类的人。“备内”很冷酷地点出世情。其曰:“人主之患在於信人。信人,则制於人。人臣之於其君,非有骨肉之亲也,缚於势而不得不事也。故为人臣者,窥觇其君心也,无须臾之休,而人主怠傲处其 上,此世所以有劫君弑主也。匠人成棺,则欲人之夭死也。非舆人仁而匠人贼也,人不贵则舆不售,人不死则棺不买。情非憎人也, 利在人之死也。”

 

“察今”的意思是,法律要与时俱进。因为情况变了,就如病变了,药也要变,不能偱表夜涉或刻舟求剑。其言曰“世易时移,变法宜矣。譬之若良医,病万变,药亦万变。病变而药不变,向之寿民,今为殇子矣。”,还釜底抽薪地指出“凡先王之法,有要于时也。时不与法俱在,法虽今而在,犹若不可法。故释先王之成法,而法其所以为法。先王之所以为法者,何也?先王之所以为法者,人也,而已亦人也。故察已则可以知人,察今则可以知古。古今一也,人与我同耳。有道之士,贵以近知远,以今知古,以所见知所不见。故审堂下之阴,而知日月之行,阴阳之变;见瓶水之冰,而知天下之寒,鱼鳖之藏也。尝一脬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

 

 

 

话题:



0

推荐

丁金坤

丁金坤

4453篇文章 1次访问 3小时前更新

上海律师。浙江建德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负笈浙江林学院、华东政法学院。曾就职政府、法院,后做律师。本博客期以持平之论,匡法之得失。业务专于刑事辩护、海事海商、知识产权、涉外诉讼仲裁等。  email:ad1902@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