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悲壮的律师

悲壮的律师

昨天中午,武汉的薛律师,因代理案件,被对方当事人雷某在光天化日之下枪击而亡。雷某被公安机关抓获,交代“因纠纷对薛某不满遂行凶”。事件震惊社会,因为律师只是正常履行其职责而已,代理的是很普通的民事案件,标的也不大,竟然付出生命。有人查了雷某的资料,前科累累。但愿这只是一个孤案。
 
警方正在侦查中,会查枪支的来源,还有作案的具体动机。薛某所在的湖北高照律师事务所曾经贴出案情汇报,其中的内容可作为线索提供警方参考。嫌犯雷某涉嫌故意杀人罪,持枪在公众场所杀人,社会影响恶劣,很可能会被判处死刑,而且要赔偿被害人的损失。
 
事件发生后,律师界强烈谴责此种暴力行为,也哀伤律师业可能成为高危行业。在沉重悼念薛律师的同时,也有人反思在代理案件时如何避险,譬如在起诉状或律师函中,就事论事,保持理性,为对方留有余地。然而其实,对于不理性的对方当事人是无法防范的,律师的执业始终有人身安全的有风险,除非进入法治社会,把法律成为一个习惯的规则、一个常识,那样才不会把律师作为对立面的仇人。
 
全国律协致哀谴责。受司法部部领导的委派,全国律协已派负责同志赴湖北慰问被害律师家属,并协助处理相关善后事宜。但很遗憾,作为法律共同体的公检法,没有声援,武汉司法局领导对此也只是高度关注。可见律师就是一个社会孤儿,靠的都是自己以及同行的抱团取暖。律师每每为社会不平发声,当有法官无辜遇难时,总有律师站出来谴责凶手,为法律共同体成员伸张正义。然而律师被害,没有看到法律共同体成员为律师说话。真的悲哀。律师的正义感显得那样的一厢情愿。
 
律师业也真的是一个矛盾行业。当我们强烈谴责凶手时,却还要律师去为嫌犯辩护(相信很多同行选择不去辩护,但总有人要去辩护,包括法律援助),维护其诉讼权利。这就是律师,作为法律的脚,忠诚地履行其职责。为行业仇人嫌犯做无罪或罪轻的辩护时,有一种悲壮的色彩。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