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小镇风俗,年前要理个发,正月一般不剃头。想到张伯苓的话,越是遇到困难,越是要重仪表。今天年三十,我那乱蓬蓬的头发也去修一下。理发店人不多,排在前面只有一个。理发师傅说,理发室就开在家里,所以还在营业。他理的仔细,末了,我问理发费多少(心理价是50元)。师傅表示,平常17元,今日20元,你自己扫码支付。良心价。理发时寒暄,他还是山林防火员,在年三十晚上与年初一都要去各村巡视,防止放鞭炮导致山林火灾。现在农村也在移风易俗,注意森林保护,很多人年初一上坟已以花代烧纸了。年初一本来是一年中第一个休闲日,因为现在人口在外流动多,清明祭祖回来不方便,于是都趁过年在家去祭祖,这样传统的儒家文化在新时代也有变化了。

我又问,现在镇上外地人不少?他说主要是四川贵州的来此打工,在乡镇企业上班或做些本地人不做的苦力,收入也可观,两夫妻工作一年干得好的,可以存个十万,过年买个车回去,也算风光回乡。此言不虚,因为我早上去买牙膏,说的是本地话,店老板回答的普通话,一问,是丽水人,在此过年,据说大年夜营业的,政府还有补贴。以此而言,浙江小镇总体的经济还是尚可。

整个小镇是分阶层的,领导与企业家是第一层,中层的拿工资,底层的就是农民。顶层的最少但控制力最强,资源都在他们手中,底层的人数也不少,生活很苦的在小镇基本没了。中间层是最活跃的一批,有点文化,又在向上冲,感觉是人生就是为了走向更高的阶层。不同阶层的交往,都有小圈子,富人亲戚多,穷人记挂少。像我说属于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在外工作,没有花头,但有点城市的信息,人家还是愿意一听。经济上则是民营企业发达,国营与外资的几乎没有。民营企业都是自己找市场,生产点产品,到处吆喝着卖,赚点辛苦钱,真正的大老板少,小老板多,表面风光。

本地风俗,宁做鸡头不做牛尾,宁愿做个小老板比在大公司打工好。致富主要靠企业,形成小市场,纳税与就业,都是企业消化,功不可没。官场与企业走的很近,好处是能帮助企业发展,不好的则是互相利用,会有不公平。譬如邻里纠纷,如果家里有钱或者家人当官的,处理起来总是被偏袒,另一方面则是被欺负。,社会要真正公平,必须法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的本意就是帮助穷人。不过我的法治观,在小镇是没有市场的,他们有事还是找关系,不得已的才来问问法律如何解决。换言之,法律的普遍观念并没有在浙江的小镇树立。另外,小镇的疫情比城市里好多了,大概这与人口密集度有关,农村人口比较分散。尽管如此,一些深山老林的小村庄也还是被感染,此病毒确实烈,人人都要过此关。年夜饭,看到大家都在,已经很幸福了,别无奢求。

话题:



0

推荐

丁金坤

丁金坤

4453篇文章 1次访问 3小时前更新

上海律师。浙江建德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负笈浙江林学院、华东政法学院。曾就职政府、法院,后做律师。本博客期以持平之论,匡法之得失。业务专于刑事辩护、海事海商、知识产权、涉外诉讼仲裁等。  email:ad1902@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