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章士钊的逻辑文

章士钊的逻辑文

钱基博《现代文学史》中,指出新文学三体,即“新民体、逻辑文、白话文”。新民体指康有为、梁启超,逻辑文指严复、章士钊,白话文指胡适。章士钊一生多彩多姿,曾任苏报主笔,司法总长,上海律师。其为陈独秀涉嫌危害民国罪辩护,辩护词言而有据,远播中外。章士钊的逻辑文,思维严密又斩金截铁。其之形成,窃以为,一方面章在英国钻研过逻辑,其次法律思维使然,其三章士钊深受柳宗元文熏陶,力戒模糊,鞭辟入里。下面这篇文章,是章士钊写给刘少奇的信,古色古香,说者淳淳,意在于调停毛、刘之争。呜呼,国之耆老,谏言不止。


少公主席座右:

缅维64年春节元日,润(毛润之)开教育会议于上海,公与钊均列席,时润公缕述北大积弊,心长语重,响彻殿廊。未意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不三四年,教育体系全体鱼烂而亡,致有今日。回忆前尘,应共扼腕。

 

文化大革命爆发以来,时不过六七月,暴力所至,摧枯拉朽,几于无远不届,无高不达。驯至近日集中力量与公为难。顾细绎润公历次工作会议谈话意旨,类无不予公优加顾惜,有增无己,如曰:少奇同志有责任,我亦有责任;又曰:对少奇同志不能一笔抹煞;又曰:错了,说明白,改过来就行,我无意推翻任何人。如此等等,都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之公心亮质,与人卜人以共见。尝论人之欲善,谁不如我;宇宙之大,又何所不容。昔苏子瞻《与程正辅游香积寺》诗云:“灵苗与毒草,疑似在毫发。”钊观近日广众宣布公之十大罪状,若而无产阶级路线,若而资本主义路线,疑似之间易滑而进者往往易滑而退,二者殆不难东西忽而换位,黑白骤而变色。尤可怪者,公所著《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书曾说到有人不懂马列主义而特装模作样,自封为领袖,以家长式在党内发号施令云云,此一望而知为指责陈独秀一流人,然读者谓是谩骂润公。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斯殆别有用心,应置不论不议之列。

 

窃以共产党起家不易,由草创以至统一全国,前后四十余年之久。两公铃始终其事,相与戮力拼命以底于成,此何等珍贵友谊,岂可等闲视之。以钊揣知公于润公,微论学术,即以里与年事论,风义原是师友相兼。加以亲随有年,不断耳提面命,即自安部曲而有所尊奉,亦属谊所当然。今外间之所崎龁公者,姑不论是非虚实如何,而公应执持百鸟不噪空窝之确信,取法廉颇向蔺相如肉袒负荆之诚意,亲诣润公之门,长踞谢罪,举一切谰言毁语自矢。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向后在润公统一指挥之下共同施行无产阶级路线,期于一流而无间,倾怀自誓,毫无保留。

 

须知人非圣贤,孰不有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钊敢信润公乐于公之有此一举,立以公之诚恳转达群众,于是约期开一恳亲大会,两公同时出席,相与化豹狼于玉帛,易戟指为交心;由是自公而下,层累蔓延之各项纠纷均相次而得到解决,岂不大快!岂不大快!虽曰今之无产与资产两条路线之剧争不比于赵国之两虎共斗,有妨国家之急,独美帝与各国反动派正悻悻同以中国为敌,而共产党解放世界之大任,复以各被压迫民族兴起缓慢,吾囿于以一服八之艰苦形势,难于一鼓骤成,实不宜于国内延长动乱,阻吾进路。

 

囊朱叔元《与彭宠书》:“凡事毋为亲者所痛而见仇者所快”,吾为此惧,深有感于斯言,窃惟润公之用心无过犯错误者皆得所改止,仍依岗位而各有贡于国,以符合于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之大团结,以康而国,以崇而民已耳。此由表面窥测似其难,由间道锲入则甚易。语云“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一易于反掌之转移形象,两公实在握焉。惟公先图利之,国家幸甚


     专肃顺致

政绥

                            章士钊谨启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