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木心故居:我来自东 零雨其濛

木心故居:我来自东 零雨其濛

昨日探访了木心故居。故居在乌镇东栅景区的青石板小街上,是不起眼的小木屋,大门上镶着一个小小的“木心故居”标识,如西装领子上的扣子。故居是平房,三间三进。第一进是介绍与照片,木心英俊而洋气,其母身穿旗袍,家境殷实。第二进是其画,简约线条勾勒,但我没看出感觉。第三进有木心讲座视频,慈祥风趣。去故居是要预约的,我说,我读过木心的书,于是被放进去。我读的是陈丹青记的木心谈文学那两本书,古今中外,包罗万象,娓娓道来,不时灵光一现,如钱钟书妙语。印象中,木心自己的文体是圣经体,简约短句,有深度,有密度,但不骈。这次,还读到了木心的诗经体诗:“遵彼乌镇 循其条枚 。未见故庥  惄如輖饥。遵彼乌镇  回其条肄。既见旧里  不我遐弃。积雪御丧  邸廪如毁。黔庐赭垣  弃掷逶迤。虽则如毁  吉黄片羽。振振公子  于嗟麟兮。我徂北美 滔滔十载。我来自东 零雨其濛。零雨其濛:细雨迷蒙。我西曰归 腧心东悲。蜎蜎者蠋 蒸在桑野。敦彼独宿 亦在车下。伊威在室 蟏蛸在户。不我畏也 里可怀也。”木心落叶归根,留下经历。那个时代,有这样中西文化教养的人,殊不多得。木心的个人生活,也是一个迷,家境不错,但是没有子嗣,曾经劳改,不知何罪,书画不错,传播靠弟子。参观后,在木心旁边的店铺,买了一个萝卜丝饼,慢慢踱步,蒙蒙细雨,弯弯小河,青青石板。小街的另一头,则是高大巍峨的茅盾故居。两个文学老乡,同一时代,不同命运,最终取舍,在于读者。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