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横云山下思李雯

横云山下思李雯

近日,在古籍书店买得《李雯集》。该集,其实即李雯的《蓼斋集》《蓼斋后集》,由李雯的弟子石维昆在顺治十四年整理成集。李雯是松江人,住过横云山,柳如是亦住过此。李雯虽然是“云间三子”之一(另两个是陈子龙与宋征舆),而且文章略胜陈子龙,譬如传说多尔衮给史可法的书即是其大手笔,但是名声不显,因为他大节有亏,作为明朝的大族,却降清成为贰臣,故文学光芒始终为陈子龙掩盖,鲜有人提起。宋征舆也是投靠清廷,列为陪坐。其实,李雯诗文俱佳,文章是如王国维说的不隔,也如沈从文,我笔写我口,又富有联想,才情绵绵不断,但稍显得繁琐,如宋人喜发空论。陈子龙的文章是骈俪文,有气势,但不够舒畅,当时的复社盟主张溥以及其弟子夏完淳,都是此文风。宋征舆则是唐宋文风,其撰写的李舒章行状,相当感人。三人前期志趣相投,后来志向不同,但不损其友谊。譬如陈子龙理解李雯做清官,因为彼时李雯在北京守护父亲李逢申的灵柩,孤苦伶仃,几乎饿死,此时求官,情有可原,子龙亦是大度者也。而宋征舆是先苦陈子龙死难,再哭夏允彝投河,又哭李雯病没,知己几个,都已先去,悲痛之情,溢于言表,落笔感人。

 

今日下午去了横云山,在佘山与天门山之间,一小小丘陵,因封山育林,大门紧闭。沿山脚而行,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望上去一片断崖耸立,疏林山岗。下有横山村,村前小河流淌,一片宁静。此山该是陆机常游处,陈眉公亦是在近处,但村民不知。看门的说,山上只有树木与石头,从无听说有祠堂(祭明松江知府方岳贡,李逢申与李雯配祀)。呜呼,山川依旧,贤人既去,空留草木。顺手翻了随身带的《李雯集》,见该书生搬硬套说李雯是浦东人,故入浦东文集,颇为可笑。盖一般人观念中的浦东,是改革开放后的热土,古也无名,而该书说李逢申是南汇人,今属浦东,故李雯也可算浦东人,附会如斯。


横云山下思李雯

横云山下思李雯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