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MeToo运动中的证据博弈

#MeToo运动中的证据博弈

#MeToo运动的一大特征是,女生敢于说出被侵犯的事实。有的被侵犯者迫于舆论压力,选择承认,有的负隅顽抗,还要的反咬一口,意图陷入罗生门,但不管如何,名誉已受损。我们支持勇敢的女生站起来,但也防止可能的误伤。这需要证据结合常识来判断真相。
 
近日,传媒大学大三女生发文指控受到本校教授谢伦灿的性骚扰,就是典型案例。该女生称,大二时上谢伦灿老师的课,在一次回学校途中,谢伦灿在车内扑向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该女生,企图性侵,遭拒。之后,将这位女生带到工作室,做了拉开女生外套、亲脸等一系列行为。该女生抗争,最后放走。文章发后,其他中传学生也发出曾遭受谢骚扰的文章。传媒大学称,学校已注意到有社交媒体对我校教师谢伦灿师德师风问题的举报信息,对此高度重视,一经核实将坚决处理,绝不姑息。
 
本事件,目前来看,女生的指控是孤证(即仅被害人陈述,其他重要证据,譬如相关的交涉证据,已被删除)。此时谢的辩解,可能有三种情况 :第一、承认,则指控得到印证,被学校处分(治安处罚则已过六个月时效),第二、否认甚至反指控,陷入罗生门,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第三、部分承认,部分否认,避重就轻,则学校给给轻处分,事情结束。这是一个博弈。
 
读女生的文字,有条理,符合常识,在感性上,相信其言,一个大三女生也不至于以自己的名节、隐私去构陷老师,这种可能性很小,尤其是还有其他同学站起来反映谢的问题时,谢的品格一定有问题,学校应该调查处理。但从理性而言,若要在法律上定性骚扰,不能春秋决狱,亦不能孤证定案,换言之,如果证据不足,宁愿放过可能的性骚扰犯,也要避免伤害无辜。这样做,是为了实事求是对待性骚扰的指控,经得起考验。
 
就本案而言,事态的发展,除了取决于被指控者的辩解外,女生还是可以提供更多的证据以辅证与补强指控,譬如说第一、删除的记录,可否恢复;第二、被侵害后,次日来接的男生,作为证人;第三、当时的衣物还在否?第四、经过路线,有无监控记录?第五、可否产生再生证据,即在再次交涉中取得证据、获得真相。第六、其他被侵害人的指证等等。换言之,被性侵害时,第一反应是严正拒绝说”NO“,其次是马上冷静下来,固定证据。如果当时未收集,则事后补之,以能指控。第三、对证据运用,是一个斗争艺术。譬如本案,女生说通迅录没了,对方麻痹,但万一又找到了呢?有而示之无,或无而示之有也。是故,正义实现,除了事实,还要智慧。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