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做核酸的故事

做核酸的故事

按理,面对传染病,以疫苗抗之,有病者吃药,无病者预防。惟奥密克戎病毒猖獗,毒性弱,传播快。全员核酸检测,排查是否感染。于是乎,三天两头核酸检测,似乎非要检出阳性不可。封城一月,检测十五次,人人熟练,个个厌倦,无可奈何。检测后,阳性者转移到方舱,生龙活虎,照看之医护人员则疲惫不堪。

 

瞧那检测队伍,一行雁行,衣着两件(暮春季节),穿裳随便(无心打扮),面有菜色(营养不良),双目茫然(麻木),头发蓬乱(未洗)、步伐奇快(尽快了事),沉默无声(懒得交谈)。不同于电视中之衣服厚、头发齐、表情自然、无囧意。或曰,检测十余次阴性,何须再检?答曰,病有初发期、载量期、显性期,非多次检测不能发现。或曰,忧一边检测,一边感染,陷入死循环。答曰,保持距离,避免交谈,张口时屏住呼吸,测后迅速离场。或曰,在家抗原检测阴性,可否免检?答曰,应检尽检,不检赋黄码,法律伺候。于是乎,人人拭咽子、捅鼻子,深受其累,终身难忘。楼下大喇叭随时响起“某某号,核酸检测”,鱼贯而出如运动来,老者蹒跚,残者轮椅,唯有儿童好奇不已。

 

非惟居民辛苦,大白最苦,冒着风险,远来援助,或风餐日宿,或当日来回。所见援助者,有浙江、江苏、河北等,无比敬意。楼道自发捐款,买盐汽水慰问,略表心意。居委会亦忙,准备测试场地,组织志愿者,通知居民,日夜不停,光此一项,精力无数,何况还发放食品,保障民生。志愿者,顾大家而牺牲小家,致敬。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