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交大博士逗猫被通报:防疫过度的表现

交大博士逗猫被通报:防疫过度的表现

没想到,交大博士去逗个猫,也未出现什么意外事故,却被全校通报批评,取消评优资格。交大在这件事上是反应过度了,而且解释该事时,前后不一。

 

5月26日,《上海交通大学(徐汇等校区)关于近期学校疫情防控有关情况的通报》指出,当前高校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但近期巡视仍然发现个别人员无视学校防控规定和要求。5月22日下午,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孟某在徐汇校区内近距离用小草逗流浪猫,且未佩戴手套,给学校疫情防控带来风险,影响较为恶劣。特此对孟某进行全校通报批评,取消个人本年度评优资格;个人提交书面检查,自行承担隔离产生的一切费用。

 

这通报的表述很别扭,逻辑不顺。其一、小草逗猫,是违反学校规定,但对疫情防控怎么会带来风险?难道猫有病毒?该推理不可理喻。其二、说未佩戴手套,难道还有(或者允许)戴上手套去逗猫的?有违常识。其三说影响较为恶劣。逗个猫又有多大的影响呢,且没有被猫抓伤或弄伤猫。说到底,是学校对防疫过度,小题大做,唯恐防疫出现一丁点儿的差错,从而影响到他们,于是严苛对待学生。

 

舆论关注后,校方的解释发生了变化。26日,上海交大方面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疫情期间,学校已有十多位学生因撸猫逗狗受伤,封控期间无法正常去医院处理,疫苗资源也非常紧张。为保护学生安全,学校发布相关安全提示和防疫要求。——学校的解释的重心,从违反防疫规定到减少对学生的伤害了。而且把逗猫与逗狗并列相提,但显然撸猫与逗狗的伤害概率是大不同的。又果真有十多位学生受伤?那该是管理校园动物了,而不是管理学生。学校在试图论证其处理学生的正确性。

 

其实,这个事件中,既然学校不许逗猫,就不要去逗猫,但逗猫没有造成后果,根据比例原则,也没必要大张旗鼓地处理学生。对学生要爱护,而不是杀鸡儆猴。而且逗猫与防疫风险没有多大逻辑关系,不该以此为理由来罚学生。之后又另说是为减少伤害,事后的理由并不能成为当时处理的依据。交大在此事上的公关可谓进退失据。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