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法律的融合贯通

法律的融合贯通

律师业务的专业化是一个趋势,深耕某一个领域,成为该领域专家,能更好地为目标客户服务。但是,也千万不要只做擅长的业务,不擅长的业务能带来更多的灵感与不同的经验,毕竟通家是高于专家的。

专家的优点自不用提,缺点也是明显的。同一个案件,让刑事辩护律师分析,他考虑到是有罪无罪,给民法律师分析,他着眼的是侵权还是违约,而知识产权律师思考的是有无形资产。可见,专家难以提供全面的服务,而通家可以全盘考虑。而成为通家,须熟悉各领域的法律知识,需要大量的学习与实践积累,还有法律的天赋,能闻一知十一通百通。通家不易,凤毛麟角。

法律知识与经验博而精,看问题比较长远与全面。譬如海事海商案件,光看海商法还不够,其基础知识是合同法与侵权法。香港的杨良宜写了一一系列的海商法著作,提单及其他付运单证、程租合约、期租合约、造船合约、信用证等,初读颇为难以入手,而通读其写的英国合约法、国家货物买卖后,豁然冰释,因为提单作为运输合约的证据是建立在合同法与贸易基础上的。当年的闻一多,也是研究唐诗开始,追溯到源头的诗经,学问是一通百通、层层积累的,务必打好基础。

抖音视频中宋俊生律师讲股权设计不错的。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提炼出实务要点,并且表达出来。也要功夫。宋律师的主要功力在于公司法,譬如设计股权架构,把有限责任公司、有限合伙企业、个人独资企业组合起来,达到杠杆作用,以最小的风险控制最大的资本。他还提到古老的康曼达契约是有限合伙的雏形。在航海时代,有钱人出资给航海人冒险,出资人承担有限责任,航海人承担无限责任,如有利润则3:1开。这种模式延续到现代的私募基金。但宋老师离开公司法,说到合同法与刑法等,就蜻蜓点水,熟练度不同了。可对企业家来说,刑事风险是首先要防范的,纯以公司法论公司法,公司滥用法人会刺破面纱,承担无限责任甚至刑事责任的。法律的服务还是要全面。

同样熟悉行政法对刑事辩护大有帮助。行政法的中重要理论“比例原则’,与刑法的“罪刑相当”原则是一致的。行政法中的滥用职权,与刑法中的假借职权,也有相通之处。譬如城管执法时殴打小贩,打人绝非是职务行为,故非滥用职权,而是假借职权的违法犯罪,从重处罚。这样职务犯罪与假借职务的犯罪,界限清晰。行政执法的笔录,与刑事讯问的笔录侧重点也不同的,所以也不能想当然地成为刑事指控证据。又,熟悉刑法也有利于解析行政法,譬如刑法中有紧急避险制度,行政法中也应有此理论,譬如出租司机为就重病人闯了红灯就是紧急避险,应责任豁免。

以上只是简单例子,说明不同部门法律之间的融会贯通。推而广之,不同法系之间的法律也可借鉴贯通的。看香港刑事审判,非常重视交叉盘问,是审判重点。证人是否诚实可靠,一方面要看是否与其他证据印证,另一方面则看是否符合常识。毕竟法律来自生活,法律上应该是生活的习惯,也符合常识。反观大陆的认罪认罚制度,则未免显得粗糙,既没有交叉盘问,且把一个复杂的司法简化为一个简单的是否认罪选择题。岂非有比较,才有鉴别。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