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现在很流行微博,我写我口,想说什么就写什么,可以说形成了一种言简意赅的微博体。其实,用元曲的笔调来写微博,是很有意思的。元曲,不像唐诗一样要去锤炼文字,不需像宋词那样去费心造作,也不是世说新语那样文绉绉,而是很率直、很平民、很自然、很轻松。

 

王国维评元曲,非常经典:“元曲之佳处何在?一言以蔽之,曰自然而已矣。盖元剧之作者,其人均非有名位学问也。其作剧也,非有“藏之名山,传之其人”之意也。彼以意兴之所至为之,以自娱娱人。关目之拙劣,所不问也,思想之卑陋,所不讳也,人物之矛盾,所不顾也。彼但摹写其胸中之感想,与时代之情状,而真挚之理,与秀杰之气,时时露于其间。其文章之妙,亦一言以蔽之,曰有意境而已矣。何以谓之有意境。曰,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其口出是也。”

 

再看关汉卿的〔南吕· 一枝花〕《不伏老》其〔黄钟尾〕曲云: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恁子弟每谁教你钻入他锄不断斫不下解不开顿不脱慢腾腾千层锦套头。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用元曲的笔调去写微博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我也会围棋,会蹴踘,会打围,会插科,会歌舞,会吹弹,会咽作,会吟诗,会双陆。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则除是阎王亲自唤,神鬼自来勾,三魂归地府,七魄丧冥幽。天那,那其间才不向烟花路儿上走。”

 

由此可见,元曲是非常直白的市民文化,描写如画。互联网上千千万万的网友,何尝不都是普普通通的市民,不需要以什么唐宋八大家为正宗,更不需要什么千遍一律的八股官样文章,我们就做我们自己,写自己想说的话。

 

 

话题:



0

推荐

丁金坤

丁金坤

4453篇文章 1次访问 3小时前更新

上海律师。浙江建德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负笈浙江林学院、华东政法学院。曾就职政府、法院,后做律师。本博客期以持平之论,匡法之得失。业务专于刑事辩护、海事海商、知识产权、涉外诉讼仲裁等。  email:ad1902@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