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年末上海,街道上的小店铺,大多关门,门可罗雀。寒风中,稀疏的车辆,开的自在,再也不见拥挤。地铁空荡荡的,似乎装运空气。上海成为一座空城,留下的是本地人,还有回不了家的外地人。这种人大抵分为三种,一种是没钱回家,省点费用,辛苦了一年,没赚到啥钱,回去都开销,不如索性在上海过了。一种是担心回家被催婚的,太聒噪了,家人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子女,喋喋不休,回去即受罪,还是在上海清静。还有一种是回家去烦恼太多的,譬如做律师或医生的,回去一大堆当事人、病人等着,这是一个绝好的免费咨询机会。

 

华医生就是这样一个人,当年从浙西县城考到上海名牌医学院,本硕连读,再到医院工作,掐指二十年,现在是三级甲等医院的副主任医生了。小有名气,又乐于助人,平时老家找他看病的很多,过年尤甚。但这真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各种各样的病,属于不同专业,华医生也要不断求同行帮助。尤其是住院要病床,本院还可以试试,外院也是做不到。但是家乡人以为他是能人,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做到都是应该的,做不到的还往往当面叹口气,好像找错人。好在,人情世故见多了,华医生也不以为意。

 

但是这次,华医生没有回去,还有更烦恼的事。原来,他老家的亲戚的房屋面临强拆。据说,是县里的一个大户,看上那一块地,准备搞房地产开发,而村里的书记、村主任,也正好从中搞建筑工程得利。镇里也要弄个政绩,顺便还想与大户搞好关系。大户可是县领导的座上宾,说得上话。于是决定拆迁,补偿很低,才几千块每平方。有人不服,就强迁,还不服,则城管上,再派出所维持秩序,反正能搞定。村民不满,到处上访,都没用,当地势力都是一伙的。华医生的亲戚也是村民,找到了华医生,说这个很不公平,能否找领导帮忙。华医生经常帮人看病,是当地名医,领导还是认识几个的,但是一听说这是,都躲开了,说民不与官斗,官不与富斗。华医生不自量力,无奈转告给亲戚。村民大怒,聚集起来去村支书家讨要说法。大户一看急了,就联系一个县领导,说要维护招商引资环境,领导叫下面人出了个函,当地镇政府去维稳了,村民如鸟兽散。后来华医生,才知道,这个领导投资了大户产业,每年拿利息的。华医生觉得家乡太黑,自己太无能,这样回去,亦无颜面,还不如不回。

 

而上海,是国内最包容的公民社会了,五湖四海在上海的,比一比家乡与上海的环境,都喜欢上海,只要努力,就会有机会出人头地,然后有机会回家乡去做基督山伯爵的复仇故事。

 

话题:



0

推荐

丁金坤

丁金坤

4453篇文章 1次访问 3小时前更新

上海律师。浙江建德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负笈浙江林学院、华东政法学院。曾就职政府、法院,后做律师。本博客期以持平之论,匡法之得失。业务专于刑事辩护、海事海商、知识产权、涉外诉讼仲裁等。  email:ad1902@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