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哈尔滨杀医案属“故杀”

哈尔滨杀医案属“故杀”

 

3月23日,患者李梦南,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看病时,认为“医生不给他看病、不了解他的辛苦”,于是在院内刀捅医生(捅的不是看病的医生,而是随机碰到的),造成医生王浩死亡、三人重伤。对此,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任锐忱曾称,此次案件并非医患纠纷,公安部门已将此案定性为偶发的治疗案件,凶手属于“激情杀人”。所谓“激情杀人”是指,事先没有预谋杀人,遇到事情没有控制住情绪,一时冲动把人杀了,其主观罪过比预谋杀人轻。

 

窃以为“激情杀人”这个说法别扭,杀人还有“激情不激情”的?且“激情”从字面上理解,有点鼓动、有点宽宥的意思,很情绪化,容易引起争议,不如称唐律的“故杀”来的确切理性。《唐律疏议》中“故杀”是指“及非因斗争,无事而杀,是名故杀:各合斩罪。”意思是,不是因为争斗杀人,双方之间本无纠葛而杀人,属于故杀(即无事杀人),应该判“斩”。可见。这在唐代也是重罪死刑。而现代刑法只有一个故意杀人罪,没有区分不同情况,导致司法实践中自由裁量大,这点可借鉴《唐律疏议》,对罪名具体化,使得罪刑相适应。

 

附《唐律疏议》中的“六杀”:谋杀,斗杀、故杀(在一个法条中),过失杀,误杀,戏杀。

256.谋杀人

    诸谋杀人者,徒三年;已伤者,绞;已杀者,斩。从而加功者,绞;不加功者,流三千里。造意者,虽不行仍为首;(雇人杀者,亦同。)

    【疏】议曰:“谋杀人者”,谓二人以上;若事已彰露,欲杀不虚,虽独一人,亦同二人谋法,徒三年。已伤者,绞。已杀者,斩。“从而加功者,绞”,谓同谋共杀,杀时加功,虽不下手杀人,当时共相拥迫,由其遮遏,逃窜无所,既相因藉,始得杀之,如此经营,皆是“加功”之类,不限多少,并合绞刑。同谋,从而不加功力者,流三千里。“造意者”,谓元谋屠杀,其计已成,身虽不行,仍为首罪,合斩。馀加功者,绞。注云“雇人杀者,亦同”,谓造意为首,受雇加功者为从。

    即从者不行,减行者一等。(馀条不行,准此。)

    【疏】议曰:谓谋杀人,从者不行,减行者一等,合徒三年。注云“馀条不行,准此”,馀条谓“劫囚伤人”及“谋杀缌麻以上尊长已伤”之类,从者不行,亦减一等。其有发心谋杀即皆斩者,同谋不行,不在减例。谓谋杀期亲尊长,同谋不行,亦得斩罪。

 

 

306.斗故杀人

    诸斗殴杀人者,绞。以刃及故杀人者,斩。虽因斗,而用兵刃杀者,与故杀司。(为人以兵刃逼己,因用兵刃拒而伤杀者,依斗法。馀条用兵刃,准此。)

    【疏】议曰:斗殴者,元无杀心,因相斗殴而杀人者,绞。以刃及故杀者,谓斗而用刃,即有害心; “虽因斗而用兵刃杀者”,本虽是斗,乃用兵刃杀人者,与故杀同,亦得斩罪,并同故杀之法。注云“为人以兵刃逼己,因用兵刃拒而伤杀”,逼己之人,虽用兵刃,亦依斗杀之法。“馀条用兵刃,准此”,谓馀亲戚、良贱以兵刃逼人,人以兵刃拒杀者,并准此斗法。又律云:“以兵刃杀者,与故杀同。”既无伤文,即是伤依斗法。注云“因用兵刃拒而伤杀者”,为以兵刃伤人,因而致死,故连言之。

    问曰:故杀人合斩,用刃斗杀亦合斩刑,得罪既是不殊,准文更无异理。何须云“用兵刃杀者,与故杀同”?

    答曰:《名例》:“犯十恶及故杀人者,虽会赦,犹除名。”兵刃杀人者,其情重,文同故杀之法,会赦犹遣除名。

    不因斗,故殴伤人者,加斗殴伤罪一等。虽因斗,但绝时而杀伤者,从故杀伤法。

【疏】议曰:不因斗竞,故殴伤人者,加斗殴伤一等,若拳殴不伤,笞四十上加一等,合笞五十之类。“虽因斗,但绝时而杀伤者”,谓忿竞之後,各已分散,声不相接,去而又来杀伤者,是名“绝时”,从故杀伤法。

 

 

339.过失杀伤人

    诸过失杀伤人者,各依其状,以赎论。(谓耳目所不及,思虑所不到;共举重物,力所不制;若乘高履危足跌及因击禽兽,以致杀伤之属,皆是。)

    【疏】议曰:过失之事,注文论之备矣。杀伤人者,各准杀伤本状,依收赎之法。注云“谓耳目所不及”,假有投砖瓦及弹射,耳不闻人声,目不见人出,而致杀伤;其思虑所不到者,谓本是幽僻之所,其处不应有人,投瓦及石,误有杀伤;或共举重物,而力所不制;或共升高险,而足蹉跌;或因击禽兽,而误杀伤人者:如此之类,皆为“过失”。称“之属”者,谓若共捕盗贼,误杀伤旁人之类,皆是。其本应居作、官当者,自从本法。

 

 

336.斗殴误杀伤傍人

    诸斗殴而误杀伤傍人者,以斗杀伤论;至死者,减一等。

    【疏】议曰:“斗殴而误杀伤傍人者”,假如甲共乙斗,甲用刃、杖欲击乙,误中於丙,或死或伤者,以斗杀伤论。不从过失者,以其元有害心,故各依斗法。至死者,减一等,流三千里。

    若以故僵仆而致死伤者,以戏杀伤论。即误杀伤助己者,各减二等。

    【疏】议曰:仰谓之僵,伏谓之仆。谓共人斗殴,失手足跌,而致僵仆,误杀伤傍人者,以戏杀伤论。别条“戏杀伤人者,减斗杀伤人二等”,谓杀者徒三年,折一支者徒二年之类。“即误杀伤助己者,各减二等”,假如甲与乙共殴丙,其甲误殴乙至死,减二等;伤,减二等。或僵仆压乙杀伤,减戏杀伤二等;杀乙,从戏杀减二等,总减四等,合徒二年。若压折一支,亦减四等,徒一年,是名“各减二等”。

    问曰:甲共子乙同谋殴丙,而乙误中其父,因而致死,得从“误杀伤助己”减二等以否?

    答曰:律云“斗殴而误杀伤傍人,以斗杀伤论”,杀伤傍人,坐当“过失”,行者本为缘斗,故从“斗杀伤”论;若父来助己而误杀者,听减二等,便即轻於“过失”,依例“当条虽有罪名,所为重者,自从重”论,合从“过失”之坐,处流三千里。

    又问:以斗僵仆,误杀助己父母;或虽非僵仆,斗误杀期亲尊长,各合何罪?

    答曰:以斗僵仆,误杀父母,或期亲尊长,若减罪轻於“过失”者,并从“过失”之法。

    又问:假有数人,同谋杀甲,夜中忽遽,乃误杀乙,合得何罪?

答曰:此既本是谋杀,与斗殴不同。斗殴彼此相持,谋杀潜行屠害。殴甲误中於丙,尚以斗杀伤论,以其元无杀心,至死听减一等;况复本谋害甲,元作杀心,虽误杀乙,原情非斗者。若其杀甲是谋杀人,今既误杀乙,合科“故杀”罪。

 

338.戏杀伤人

    诸戏杀伤人者,减斗杀伤二等;谓以力共戏,至死和同者。虽和,以刃,若乘高、履危、入水中,以故相杀伤者,唯减一等。即无官应赎而犯者,依过失法收赎。(馀条非故犯,无官应赎者,并准此。)

    【疏】议曰:“戏杀伤人者”,谓以力共戏,因而杀伤人,减斗罪二等。若有贵贱、尊卑、长幼,各依本斗杀伤罪上减二等。虽则以力共戏,终须至死和同,不相恨而致死者。“虽和,以刃”,礼云:“死而不吊者三,谓畏、压、溺。”况乎嬉戏,或以金刃,或乘高处险,或临危履薄,或入水中,既在险危之所,自须共相警戒,因此共戏,遂致杀伤,虽即和同,原情不合致有杀伤者,唯减本杀伤罪一等。“即无官应赎”,谓有荫及老、小、废疾之类,而犯应赎罪者,依“过失”法收赎。假有过失杀人,赎铜一百二十斤,戏杀得减二等,赎铜六十斤,即是轻重不类,故依“过失”赎罪,不从减法。注云“馀条非故犯”,谓一部律内,诸条非故犯罪,无官应得收赎者,并准此。假有甲为人合药,误不如本方杀人,合徒二年半,若白丁,则从真役;若是官品之人合赎者,不可徵铜五十斤,亦徵一百二十斤,则是“馀条”之类。

其不和同及於期亲尊长、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虽和,并不得为戏,各从斗杀伤法。

【疏】议曰:谓戏者元不和同;及於期亲尊长、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此等尊长,非应共戏,纵虽和同,并不得为戏:各从斗杀伤之法。假有共期亲尊长戏,折一支者,仍处绞之类。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