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张高平,皖人,货运司机。某日,与侄张辉,由皖至杭,见一同乡女求搭车,遂携之。到杭,女下车,次日被杀,赤身野外。有司逮捕叔侄,以矿泉水灌鼻,拖把压脚骨,不认罪。杭州聂海芬审之,有心计。动用狱霸袁连芳为耳目,安排与张同一牢房。袁命张每日打50只蚊子方可睡,不从则殴之。又诱以有罪供述,袁言案情比张还熟也。张高平不得已“供罪”,被判死缓,张辉被判十五年。此案,定强奸杀人,却无任何物证,全凭口供,死者指甲中有第三人DNA,视之不顾。因之,聂被封为“神探”。后“御用证人”袁连芳因他案发,又DNA者鉴定为已决犯勾海峰,方平反。勾海峰,杭州出租司机,曾杀乘客吴晶晶,故疑勾是本案凶手,同一手法杀人,然已死无对证。十年后,张高平叔侄被浙江高院宣判无罪,叔白发丛生,侄神思恍惚。异史氏曰:冤案者,刑讯逼供铸之,若无真凶发现,则平反无期,冤死矣,亦见法律纠错机制之无效。

话题:



0

推荐

丁金坤

丁金坤

4453篇文章 1次访问 3小时前更新

上海律师。浙江建德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负笈浙江林学院、华东政法学院。曾就职政府、法院,后做律师。本博客期以持平之论,匡法之得失。业务专于刑事辩护、海事海商、知识产权、涉外诉讼仲裁等。  email:ad1902@163.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