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芜湖万卷书屋购书记

芜湖万卷书屋购书记

清明时节雨纷飞,去了一趟芜湖万卷书屋。先是到镇江的“雅奇斋”旧书店,买了王闓运的《湘绮楼诗文集》、黄嫣梨《汉代妇女文学五家研究》。这套湘绮楼集,内有《湘军志》,而新版的却没有,故非此不可。王闓运魏晋文风,读起来不甚流畅,但颇有直言,且不因与曾国藩的关系而夸大失实,颇有良史之风。黄嫣梨是香港学者,做研究扎实,譬如朱淑真研究、清代四女词人研究等,总给人启发。

 

之后,镇江火车出发,直达芜湖。万卷书屋,在安师大旁边,离火车站不远。之前,也曾去那买过一套《洪北江诗文集》,是台湾版的,内有《出关与毕侍郎笺》,而此文大陆的洪亮吉集中未收入。此次去是买《古文苑》。《古文苑》是奇书,相传为唐人旧藏本,北宋孙洙得于佛寺经龛中,胡适曾作为推荐书目。此书是民国旧版,没有标点符号,须慢慢读,价钱是120元。回上海路上,发现车票全卖完了,只能站票回,在拥挤嘈杂的车厢中读,终生难忘。从经济上算,网购比去书店买实惠,但是去书店,可以看其他书,更重要是行万里路,兼顾考察,还有在回来的路途上也顺便把书翻完了。噫,不为无益之事,又何遣有生之涯。

 

附:洪亮吉《出关与毕侍郎笺》。洪去山西给好朋友黄景仁善后,给毕阮的信。

自渡风陵,易车而骑,朝发蒲坂,夕宿盐池。阴云蔽亏,时雨凌厉。自河以东,与关内稍异,土逼若衖,涂危入栈。原林黯惨,疑披谷口之雾;衢歌哀怨,恍聆山阳之笛。

日在西隅,始展黄君仲则殡于运城西寺。见其遗棺七尺,枕书满箧。抚其吟案,则阿你之遗笺尚存;披其繐帷,则城东之小史既去。盖相如病肺,经月而难痊;昌谷呕心,临终而始悔者也。犹复丹铅狼藉,几案纷披,手不能书,画之以指。此则杜鹃欲化,犹振哀音;鸷鸟将亡,冀留劲羽;遗弃一世之务,留连身后之名者焉。

伏念明公,生则为营薄宦,死则为恤衰亲。复发德音,欲梓遗集。一士之身,玉成终始,闻之者动容,受之者沦髓。冀其游岱之魂,感恩而西顾;返洛之旐,衔酸而东指。又况龚生竟夭,尚有故人;元伯虽亡,不无死友,他日传公风义,勉其遗孤,风兹来祀,亦盛事也。

今谨上其诗及乐府共四大册。此君生平与亮吉雅故,惟持论不同,尝戏谓亮吉曰:“予不幸早死,集经君订定,必乖余之指趣矣。”省其遗言,为之堕泪。今不敢辄加朱墨,皆封送阁下,暨与述家庵廉使、东友侍读,共删定之。即其所就,已有足传,方乎古人,无愧作者。惟藁草皆其手写,别无副本,梓后尚望付其遗孤,以为手泽耳。

亮吉十九日已抵潼关,马上率启,不宣。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