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读史心得(九):文不如武

读史心得(九):文不如武

东汉的班家显赫,有“四班”:父亲班彪著有《王命论》,大儿班固是《汉书》作者,二儿班超投笔从戎出使西域,是外交家和军事家,女儿班昭是第一个女历史学家,续《汉书》表志。而我独喜班超的智勇过人。

 

《后汉书 班超传》记载,(班超)尝辍业投笔叹曰:“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左右皆笑之。超曰:“小子安知壮士志哉?”的确,建功立业是要行动的,读书更多是自娱自乐。

 

又记载,超到鄯善,鄯善王广奉超礼敬甚备,后忽更疏懈。超谓其官属曰:“宁觉广礼意薄乎?此必有北虏使来,狐疑未知所从故也。明者睹未萌,况已著耶?”乃诏侍胡诈之曰:“匈奴使来数日,今安在乎?”侍胡惶恐,具服其状。超乃闭侍胡,悉会其吏士三十六人,与共饮,酒酣,因激怒之曰:“卿曹与我俱在绝域,欲立大功以求富贵。今虏使到裁数日,而王广礼敬即废,如今鄯善收吾属送匈奴,骸骨长为豺狼食矣。为之奈何!”官属皆曰:“今在危亡之地,死生从司马。”超曰:“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当今之计,独有因夜以火攻虏使,彼不知我多少,必大震怖,可殄尽也。灭此虏则鄯善破胆,功成事立矣。”众曰:“当与从事议之。”超怒曰:“吉凶决于今日。从事文俗吏,闻此必恐而谋泄,死无所名,非壮士也。”众曰:“善。”初夜,遂将吏士往奔虏营。会天大风,超令十人持鼓,藏虏舍后。约曰:“见火然,皆当鸣鼓大呼。”余人悉持兵弩夹门而伏,超乃顺风纵火,前后鼓噪。虏众惊乱,超手格杀三人,吏兵斩其使及从士三十余级,余众百许人悉烧死。明日,乃还告郭恂。恂大惊,既而色动,超知其意,举手曰:“掾虽不行,班超何心独擅之乎?”恂乃悦。

 

这段历史曲折精妙,大概是后汉书最精彩的一节了。班超判断准确,国王态度变化,是因有匈奴使者来,如何办?出其不意问了侍者,确认事实后,决定使用火攻,在此之前对下属使用了激将法,又先斩后奏,事先不向长官报告,事后又归功于长官,人情世故运乎一心。又亲自顺风纵火,格杀三人。这样的人才,可是百年难遇。之后,在收服西域诸国中,班超还多次使用了“将计就计”计,可见其思虑之深。

 

班超年老思土,班昭为其上疏说“骨肉生离,不复相识,所与相随人士众,皆已物故,超年最长,年且七十,衰老被病,头发无黑”读之,很感人。班超回汉,谆谆告诫继任者任尚,说“寒外吏士,本非孝子顺孙,皆以罪过徙补边屯。而蛮夷怀鸟兽之心,难养易败。今君性严急,水清无大鱼,察政不得下和。宜荡佚简易,宽小过,总大纲而已。”可惜,任尚刚愎自用:“我以班君当有奇策,今所言平平耳。”结果,不出数年,西域反乱,班超功劳毁于一旦。

 

读班超传,最感触的是文不如武,假使班超从文,难谓超过班彪、班固。又班固是辞赋大家,华而不实,虽然汉书记载翔实,行文雅正,但见解自缚,远不如史记,所谓的文胜于史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