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以史笔来写法律文书

以史笔来写法律文书

律师如何起草要言不烦,又吸引读者的法律文书?唐朝刘知几的《史通》可以参鉴。刘说史家有三长“才,学,识”,“识”最重要,就如顾炎武所云“士当以器识为先”。律师的器识在于,抓得住法律关系的要点,穿梭在事实和法律之间,道理既明,则出口成章,下笔成文。法律文书要写的简单扼要,“简单”在于从不同角度描述,避免重复。“扼要”在于“意在言外”,让读者“举轻明重、举重明轻”地联想,从而举一反三,此时无字胜有字,比韩愈的“惟陈言之务去”还高明。

 

 

《史通》卷六叙事(节选)

夫国史之美者,以叙事为工,而叙事之工者,以简要为主。盖叙事之体,其别有四:有直纪其才行者,有唯书其事迹者,有因言语而可知者,有假赞论而自见者。

(1)至如《古文尚书》称帝尧之德,标以“允恭克让”;《春秋左传》言子太叔之状,目以“美秀而文”。所称如此,更无他说,所谓直纪其才行者。

(2)又如《左氏》载申生为骊姬所谮,自谥而亡;班史称纪信为项籍所围,代君而死。此则不言其节操,而忠孝自彰,所谓唯书其事迹者。

(3)又如《尚书》称武王之罪纣也,其誓曰:“焚炙忠良,刳剔孕妇。”《左传》栾武子之论楚也,其词曰:“荜辂蓝缕,以启山林。”此则才行事迹,莫不阙如,而言有关涉,事便显露,所谓因言语而可知者。

(4)又如《史记·卫青传》后,太史公曰:“苏建尝责大将军不荐贤待士。”《汉书·孝文纪》末,其赞曰:“吴王诈病不朝,赐以几杖。”此则传之与纪,并所不书,而史臣发言,别出其事,所谓假赞论而自见者。

 

又叙事之省,其流有二焉:一曰省句,二曰省字。如《左传》宋华耦来盟,称其先人得罪于宋,鲁人以为敏。夫以钝者称敏,则明贤达所嗤,此为省句也。《春秋经》曰:“陨石于宋五。”夫闻之陨,视之石,数之五。加以一字太详,减其一字太略,求诸折中,简要合理,此为省字也。其有反于是者,若《汉书·张苍传》云:“年老,口中无齿”。盖于此一句之内去“年”及“口中”可矣。然则省句为易,省字为难,洞识此心,始可言史矣。

 

章句之言,有显有晦。显也者,繁词缛说,理尽于篇中;晦也者,省字约文,事溢于句外。然则晦之将显,优劣不同,较可知矣。夫能略小存大,举重明轻,一言而巨细咸该,片语而洪纤靡漏,此皆用晦之道也。

 

昔古文义,务却浮词。《虞书》云:“帝乃殂落,百姓如丧考妣。”《夏书》云:“启呱呱而泣,予不子。”《周书》称“前徒倒戈”,“血流漂杵”。《虞书》云:“四罪而天下咸服。”此皆文如阔略,而语实周赡。斯皆言近而旨远,辞浅而义深,虽发语已殚,而含义未尽。使夫读者,望表而知里,扪毛而辨骨,睹一事于句中,反三隅于字外。晦之时义,不亦大哉!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