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甘肃抓记者案:警权过大,公民权太小

甘肃抓记者案:警权过大,公民权太小

甘肃武威市凉州区警方抓捕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事件,网上传的沸沸扬扬。该案有诸多疑点,是否有罪,暂且不评,以后审判会有定论,但就程序而言,则很不正常,也多违法处。综合各路媒体的报道可知,张记者是因“嫖娼”被行政拘留,之后以“敲诈勒索”被刑事拘留,其间穿插有“安排家属看守所会见当事人”以及“当事人写纸条要求换律师”情节,以上环节无一不给以权力上下其手之嫌,而当事人则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虞。事后,网上出现一封署名为兰州晨报的公开信,言辞凿凿质疑警方办案,诸多细节非报社人不知情也,但兰州晨报很快出面否认系其所发。该信是报社发出后,受到压力收回,还是有人冒名?真相待考,但也足以反映事件之不透明,权力操弄之下,扑朔迷离。

 

查张记者所报道过的武威新闻,揭露多,颂德少,是故被武威政府所厌,良以有也。而警方为急先锋,则有滥用权力之嫌:其一、看守所里,只能律师会见当事人,为何安排家属会见?违法安排会见,意图叵测。第二、当事人写纸条换律师,很不正常,会不会是施压下被迫无奈之举?第三、是否真的“嫖娼”,还是钓鱼执法的“嫖娼”?如果拘留错了,该如何纠正。第四、“敲诈”了谁?政府敲诈得了吗?媒体披露金额不到五千,区区数字,让人困惑。纵观事件,警方介入太深,疑点太多,不得不让人怀疑是否一起报复记者案,即对记者的舆论监督不满,而假以法律之名治之。而法律上本身也有缺陷,赋予警方的权力过大,譬如行政拘留、刑事拘留,都是警方一家单位决定,没有第三方的审查决定,倘若错误,无法救济,再如警方违法安排会见等,也得不到有效之法律监督。由此可见,公民权包括延伸的律师权,不能有效制约警权,导致整个事件程序不公,无论案件情况如何,其结果将被质疑,即使警方公正办案,也会被舆论追问而被动。是故,在程序上制约警权,保证案件公正办理,以及树立警方良好公信力,是当务之急,而最急的是要,须改革警方可以一家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权力,应由第三方如法院审查后才可以做出决定,此是人治走向法治的关键一步。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