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寻访陈布雷故居、黄宗羲草堂,得姜宸英集

寻访陈布雷故居、黄宗羲草堂,得姜宸英集

余姚多名人,如严子陵、虞世南、王阳明、朱舜水、黄宗羲等,近代民国一支笔陈布雷也算得上一个。陈布雷本是慈溪人,老家官桥村,但该地现属于余姚三七市镇,故亦可谓余姚人。

 

周日,拜访陈布雷故居。开车沈海高速慈城下,沿着319国道,过几里路就到官桥村。车可达村中,问村民,都知故居。村口有一小桥,叫官桥。桥旁一百年樟树,依旧繁茂。桥下流淌小河,远眺是田野,四周则丘陵,很静谧。沿桥旁小道,进去,曲折几个弯,从一旧门入,则见四合院。陈布雷故居是其中一座楼,三间二层,上书“陈氏故居”,残垣断壁,铁锁把门。对面的小楼正在翻修,以防漏雨。庭院中一颗石榴树,青翠叶子,盎然生机。故居附近有陈家办的鸡山学堂,一排楼房,建筑如黄埔兵营,民国风味,但闻一片麻将声。陈家本是清代大户,布雷是国民党大员,中落矣。斑驳的墙壁,无言的历史。

 

之后,去了黄羲之的龙华草堂,约半小时车程。草堂在化安山下,是黄羲之晚年著述之地。化安山是风水之地,黄羲之亲选的墓地,与山一体,前面三两荷花池,夹道是梅花,落叶已尽。墓前有全祖望的神道碑,肃穆而立。墓侧有一亭,书“不事王侯,持子陵之风节;诏抄著述,同虞喜之传文。”(子陵是指严子陵,虞喜是东晋余姚隐士)。对面小山坡上,是其父黄尊素墓地。尊素是东林党人,精明强干,读其明史传,可知其不仅是读书人,还是务实官员,尤其洞破魏忠贤借汪文言一案整缙绅的阴谋,可谓智囊,但也因之被忌恨而冤死。草堂中,有黄宗羲《自题》:” 初锢之为党人,继指之为游侠,终厕之于儒林。其为人也盖三变而至今,岂其时为之耶,抑夫人之有遐心。”颇喜梨洲老人之变,是鸿儒,非腐儒。

 

今年四月浙江古籍出版《黄尊素集》,数量不多,我去书店,没买到,不过意外发现《姜宸英文集》。姜宸英即路上经过的慈城人,江南三布衣之一,做过纳兰的老师。以为他最大的贡献在于编撰明史刑法志(明史中的刑法总论,与文集中的略不同,应是修改稿与正式稿之别)。姜宸英入木三分指出:“刑法有创之自明,不衷古制者,廷杖、东西厂、锦衣卫、镇抚司狱是已。是数者,杀人至惨,而不丽于法。踵而行之,至末造而极。举朝野命,一听之武夫、宦竖之手,良可叹也”。对照今天,除了法律之外,还有官员的干扰案件,法外施法,尚有遗传,现代法治建设路漫漫兮。

 寻访陈布雷故居、黄宗羲草堂,得姜宸英集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