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写在么宁做律师之前:歧路亡羊

写在么宁做律师之前:歧路亡羊

近日,么宁事件沸沸扬扬。因素有三,一是其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研究报告《刑事控辩关系的困境与突破——以“死磕律师”现象为切入和主要分析视角》封面曝光,题目触动部分律师的敏感神经、二是重庆人大免去其重庆市检察员职务,三是其发《只须心如故》一文为自己辩护,即其当年指控李庄(嫖娼)的品格证据,来自证人龚某证言。

网上各种评论很多,批评有之,宽恕亦有之。窃以为,么宁是重庆政治事件的余音。当年的重庆司法,与其说是以法律判案,不如说是以政治定案,法律是表,政治是里,司法人员主动或被动转入,而么宁属得其先机者。李庄案,亦不过是“先描靶,后射箭”而已,此时再讨论道德指控,则本末已失。李庄做了证人笔录,尚未提交,而被指控律师伪证罪,显是冤案,而么宁是制造冤案的一环,然其之所为,与其说是执行检察官职务行为,毋宁说是执行政治任务行为。如今,沧海桑田,形势大变,树倒猕猴散,另寻出路而已。么宁有专业能力,但政治投机失败,譬如汪伪集团,见日本势大,遂投靠,等到抗日胜利被审判,则百般狡辩,其中不乏是人才。么宁随世浮沉,亦当做如是观。是故,么宁若要自解,恐怕要向民众真诚忏悔,迷途知返,以求自新,否则难被谅解,盖宽恕一不认错者,无疑是纵容其恶。人在做,天在看,前面有路,但也歧路亡羊,取舍在己,求仁得仁,求祸得祸,又有何怨。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