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台湾借《祭侄文稿》给日本:对得起刚烈的颜真卿吗?

台湾借《祭侄文稿》给日本:对得起刚烈的颜真卿吗?

近日,台湾故宫博物馆把馆藏的《祭侄文稿》,借给日本展览,也无特别的保护措施,引起两岸民众的不满。《祭侄文稿》是唐朝颜真卿的真迹,当时安史之乱,颜真卿看到去世的侄儿,悲愤之极,奋笔疾书,以至于涂改多字,一片心地流出。好的作品总是这样,不经意的真情流露。同为天下三大行书的《兰亭序》亦是王羲之酒后拙笔之作,《寒食帖》则是流放黄州的苏东坡悲愤之作。人生不幸,而作品之幸乎?宁愿不要这些作品也。而看到作品,不免念古思今。尤其颜真卿,书法只是其副业而已。他本人是一代刚烈之士,安史之乱守城不逊于张巡、许远。三个好友被杀,为不动摇军心,假装说不是本人,事后大哭安葬之。晚年去招降叛军“初见希烈,希烈养子千余人露刃争前迫真卿,将食其肉。诸将丛绕谩骂,举刃以拟之,真卿不动”。被杀时,七十七岁,何其刚烈也。而安史之乱,有的地方,又与日本侵华相似,所以此次台湾送书法去日本展览是令人气愤。既是国宝,也该是日人来看,岂可送之。若颜公九泉之下可知,又做何感?呜呼,不肖后代如斯。

 

《祭侄文稿》的主要内容,是颜真卿祭祀侄儿季明。回想侄儿从小出众,家族后继有人,但此时安史之乱,侄儿为朝廷联系两地,被敌军围城,附近的又不去救,最终与其父(颜杲卿)一起就义。现在,亲人带着侄儿棺材而来,白发送青丝,能不悲痛? ——唐朝文章有三变,颜真卿时还沿袭六朝文风,四六骈文,所以难读,需要注释(一般唐以前古籍,都要注释,韩愈古文运动,到宋文平实,才无需注释)。下面是原文,括号内是注释大意,涂改的文字没有附上,喜欢书法的可以看原文。千年之后,忠义之气,化为作品,凛然如生。

 

 

附《祭侄文稿》:

维乾元元年,岁次戊戌,九月庚午朔(初)三日壬申。第十三(我作为排行十三的叔叔)叔银青光禄(大)夫、使持节蒲州诸军事、蒲州刺史、上轻车都尉、丹阳县开国侯真卿。以清酌庶羞(清酒食物,)祭於亡姪赠赞善大夫季明之灵曰:“惟尔挺生,夙标幼德,宗庙瑚璉(后继有人),阶庭兰玉,每慰人心。方期戩穀(事业),何图逆贼开衅,称兵犯顺。尔父竭诚,常山作郡,余时受命。亦在平原。仁兄爱我,俾尔传言,尔既归止,爰开土门(地名),土门既开,凶威大蹙(敌军受挫)。贼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天不悔祸,谁為荼毒,念尔遘(遭遇)残,百身何赎。呜乎哀哉。吾承天泽,移牧河关。泉明比者,再陷(至?)常山,携尔首櫬(棺材)。及兹同还,抚念摧切,震悼心顏。方俟远日,卜尔幽宅,魂而有知,无嗟久客。呜呼哀哉,尚飨。

台湾借《祭侄文稿》给日本:对得起刚烈的颜真卿吗?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