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杨金柱绝食,金圣叹哭庙

杨金柱绝食,金圣叹哭庙

杨金柱律师,因银海法院辩护中,被当庭驱逐,愤怒绝食,如同金圣叹哭庙,都是书生意气,而面对的是强大官僚体系。鲁迅说,辱骂与恐吓不是战斗,使敌人因此受伤或致死,而自己并无卑劣的行为,观者也不以为污秽,这才是战斗的作者的本领。可,律师被欺负,无处可诉。所谓的律协,只会收费,不会为律师出头,而向上级部门反映,则大抵是官官相护,所以律师只能向人民以及舆论控诉。绝食,是个行为艺术,大抵是唤起同行与社会公义人士注意罢了。至于效果如何,还是难说,因为刑事案件的法官,并非单兵作战,公检法是刘关张,上面更还有共同的一个政法委,他们要舆论有舆论,要权力有权力,唯一缺的就是正义。

 

面对杨金柱的绝食,银海法院也正面迎战,在新浪开实名微博,发布通告,说律师违法,所以驱逐之,但是却拒不出示证据,即证明庭审情况的录像。没有证据的说话,自说自话而已,接下来或许又是一场名誉侵权官司。且法院是证据的持有者,根据证据规则,不出示拥有的证据者,推定对其不利。而如果出示证据,则会有二种情况:第一种,法官违法,律师没违法。第二种,法官违法,律师也违法。总而言之,民众期待真相,万目注视之下,绝不会也不可能去偏袒任何一方。而不出示证据,法院说的再多,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个事件,是法律界的悲惨世界。法官与律师,本来各司其责,是裁判员与运动员的分工,然而比赛还没开始,裁判员与运动员吵得不开交,这样的比赛怎么可能公正呢。微博上也阵营分明,律师与社会民众大多支持律师,而吃皇粮的法律人,则很多倾向法官,对绝食冷笑。呜呼,体制内外,形同水火,只有立场,没有是非,法律共同体怎么可能实现呢?也反映出这个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官民的对立。因哭庙金圣叹被砍头了,杨金柱也是殉道之士,希望杨是班超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