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游严子陵钓台记

游严子陵钓台记

游严子陵钓台记

严子陵钓台,是一个很“坏”的景点,在富春江畔无人区,非要乘游轮去不可。我是多次入而不得。第一次是少时,从建德骑自行车去七里泷,只见景区牌,未见钓台。第二次是车经过景区对面,想遥望一下也看不到。这次,花125大洋的旅游票,才了夙愿。寒风中,轮船起锚,驶向同侧的钓台,青山相对,碧水如带,空气清新,心旷神怡。钓台前面水域,称为“小三峡”,两岸茂林修竹,负势竞上。游船绕小三峡后,折返钓鱼台,约二十分钟,始停岸。钓鱼台其实是一逶迤山峰中的一座小山。山麓有范仲淹建造的严先生祠堂,里面是严光雕塑,山高三百余米,山顶有两大石壁,壁立千仞,东台传是严光钓鱼处,但高千尺,鱼儿如何上钩?显然是附会。我看是观景台,富春江岩下流,头顶白云悠悠。西台是谢翱哭祭文天祥处,风景亦是独佳。从山脚到山顶的台阶路上,多碑林,以及古往今来的一些诗人石刻像,点缀之用。其实,富春江之美,在于山水澄清幽静,这么多人造景与隐居的严光不合。

钓台斜对面是鸬鹚湾,渔歌唱晚处,海湾中有一个江心岛,青松飞瀑,流连忘返。之后,我从对岸的山路,去了桐庐的石舍村。所谓石舍,石头做的房屋也。村靠山依水,存三百年前的古建筑,三间两进二层,内有天井,楼板上燕窝痕迹犹存,窗户多木雕,典型的严州风格建筑。见村里老的晒太阳,少的锯竹子,高山流水,世外桃源。近几年,与时俱进,开了咖啡馆与民宿,或可隐居。之后,继续山路南下,进入深山老林,山路盘旋,我如鸟飞,高低左右而行,到建德境内梓州村处,远望一巍峨高山,朋友刘剑锋说是美女峰,仔细看,在山顶山最高处突兀出一巨石,似望夫状,山下即是浦江。此处是古道,金华到富春江必经之地,美女该是留守空房的商人妇的寄托。山路弯弯,方向盘随时要打,刹车随时踩,会车小心翼翼,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穿越了潘岭、姚村到达三都镇。回首远望,夕阳下大山一片沉寂。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