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记醉翁亭

记醉翁亭

在滁州,看了醉翁亭,与想象中的相差甚大。读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以为有亭翼然,停在在半山,面对飞流瀑布,下有深潭,水则碧绿(如梅雨潭的绿),春来花开鸟啼,夏则林木葱茏,秋天落叶缤纷,冬天银装素裹,四时景异,而一日之中,则早起清雾朦胧,黄昏则晚霞西照,正午则清风徐来。然而,所看到的醉翁亭,只是琅琊山脚下一普通亭子而已,四周围墙圈起收门票,还有仿古建筑环抱,上下左右毫无风景可看,安有太守之乐?欧阳修说,亭在“峰回路转”处,即山坳里,但今天的琅琊山已是大公园,今之路亦非古之途也,峰回路转已不见。环山的水泥路宽而平缓,倒是适合滁州老百姓晨练。噫,山不在高,亭不在大,有人则名,余风所及,一丘一壑也风流。

 

醉翁亭附近,设有欧阳修纪念馆,面对摩崖石刻,是以石刻功也。山中有寺,则琅琊寺,地狭,一层比以一层势险,上供奉道家以及佛祖。传东晋琅琊王曾驻兵于此,故山以其名。离琅琊山几公里处,有丰山,亦一小丘陵也,欧阳修建有丰乐亭,并作《丰乐亭记》,其弟子曾巩作《醒心亭记》和之,相得益彰。欧文谈历史,曾记抒发情感,大概是丰山风景一般,可着笔之处不多吧。但千古传诵,恐怕是因对欧阳修的热爱。他在滁州为政宽简,与民同乐,民乐以记之。此外,滁州还曾有辛弃疾建的“奠枕楼”、“繁雄馆”,当时滁处抗金前线,民生凋敝,辛弃疾造楼以招纳四方商贾,发展经济,可惜楼已无迹,唯有辛词尚在。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