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鸿茅药酒报案与董其昌被抄家

鸿茅药酒报案与董其昌被抄家

近日,内蒙的鸿茅药事件沸沸扬扬。本来,鸿茅药酒作为商品出卖,是打法律擦边球,就如卖保健品,药效难说,但也不至于伤害身体,惹出事来。可是,鸿茅药业越做越大后,有点膨胀,发现网上有人说鸿茅药酒是“毒酒”后,旋即报警,声称作者损害商誉、造成巨大损失云云。当地凉城县的公安遂跨省追捕,把发帖的广州谭医生抓捕,并且认为“犯罪事实清楚”,将案子移送给凉城检察院审查起诉,准备判谭医生的刑了。

但没想到,此案一经爆出,舆论即剑指鸿茅药酒。网友翻出药厂的多次违规广告记录,质疑其药监批文,国家药监局也责内蒙药监局查清此事。鸿茅药酒引火烧身矣。而凉城公安的抓捕,更备受指责。发帖医生果然涉嫌犯罪了吗?非也。其一、发帖医生,只是出于职业警告而已,并无犯意。其二、没有伪造事实,“毒酒”只是其个人主观评价的修辞用语,无关事实。其三、帖子与药厂损失的因果关系也不明。显然医生是无罪的,而当地警方涉嫌滥用职权,本想帮药厂的一个忙,结果却惹了一个大麻烦。

此案与董其昌案有点相似。瞿兑之的《杶庐所闻录》中《 董其昌家被民抄》说:
“明代江南乡宦势力最为横桀,而士子结纳干预, 肆行无惮亦最甚。 顺、康间哭庙案发,大受惩创,其锋渐敛。近年昆山赵氏《又满楼丛书》有传钞之《民抄董宦事实》一卷 ,内述董其昌家事如右:

董姪(侄儿)祖常,于万历四十三年,率家人二百余抢一陆秀才声远家中使女绿英,抢劫未遂,将陆家捣毁而去。是时恰有一苏州人业说书者钱二,摭编其事,于市中演唱。另一秀才名范庭芝者,适在旁听唱。不意董仆闻之,密报其主,即将钱二锁至家中,硬栽庭芝以主使之罪,百般凌辱,庭芝不胜愤,到家而死。庭芝与董本有戚谊,故庭芝死后,其母冯氏、其妻龚氏,率三四仆妇赴董家说理。其来意固已不善,祖常与冯氏、龚氏言语冲突,将其逐出门外,并将所带仆妇,剥去下衣,分缚两足于椅上,恣意侮辱。此事传出,顿动公愤,皆欲甘心于董氏。三月十五日,在府县行香之际;群众聚集董氏门前,先将其豪奴陈明家捣毁,更将董宅雕梁画栋二百余间一齐烧却,甚至上海、崇明、金山等处之人亦有远来与其事者。

此纪事卷详述原委,其中董祖常侮辱陈氏仆妇一节尤可为发指,不意游林下以书画鉴赏负盛名之董文敏家教如此,声名如此!然明代秀才之难惹及其无聊亦可窥见大概矣。语云"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此语在明代殊不然,明代秀才真能造反,但不能造大反耳。”

瞿兑之的该文,一是批评董其昌的家教不严,放任侄儿以及家仆,欺负老百姓,最终引火烧身,董家被烧。二是说明朝的秀才也不弱,能鼓动民心。就如鸿茅药酒事件,药厂固是骄横矣,而当地警方跨省抓捕更是不堪,最后引来舆论动摇药厂之基。其实,若董其昌好好作画,药厂小小心心卖酒,本都无事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