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寂寞韩愈冷:游韩园记

寂寞韩愈冷:游韩园记

昨日去焦作办事,顺便去了久仰的韩愈祠堂,即韩园。韩园在孟州,水浒传中武松被发配的地方,也是潘安当过县令之处。焦作到孟州,甚为不便。中巴慢笃笃的,一路走走停停。窗外,冬叶飘黄,麦地成片,平原丘陵,此即当年韩愈生活处,亦是其云展云舒的文气之源乎。孟州,似乎商业凋零,的士甚少,公交车到韩园还有距离,于是雇了一辆三轮车去,一路颠簸。约七公里后,路边看见韩园牌楼,再进去一公里处,见到正门,上挂江主席所写的“韩园”两字,门票二十元,买票而入。

韩园静谧,游客唯我一人。从大门入,是一直道,通到祭台,两边柏树青青。走到祭台,祠堂在前面山丘,须登临两山门。从祭台右侧下,看门前碑林,左碑是韩湘子白色雕塑(韩湘是韩愈侄儿,被附会杂糅为八仙过海的韩湘子),右碑是韩昌黎先生论赞碑,还有韩家后裔祭文。走上台阶,过第一道山门,上挂任继愈写的“韩文公祠”,门内两侧墙壁上是韩愈文章中自造的成语。过门,则见韩愈雕塑,手持书卷,眼望远方,但不知何故,雕塑身披红衣?天凉好个秋乎。再后,则是第二道山门,上有饶宗颐写的“泰山北斗”,门内右侧墙上是传说中的韩愈手笔“鸢飞鱼跃”,以及“白鹦鹉赋”文,左侧墙壁摩刻乾隆皇帝考证“盘谷”之文。再过门,则见唐柏双奇,两棵千年柏树。再前,是墓碑,乾隆年间的孟州县令所立。后面一大土丘,乃韩愈墓。环绕墓地一圈,出。

韩愈是河南孟州人是真(不是河北昌黎,那是郡望),韩愈墓则大抵是后人纪念,不审真假,而我来看韩园,主要是也看孟州山水,何以孕育出如此一位文章大师(后见洛水涟漪,颇疑曹植之洛神赋见水起意)。来过孟州,对于韩愈的活动场所,譬如长安、洛阳、徐州等,也大抵了解,都是附近的北方平原地区,韩愈的牢骚满腹,不平则鸣,因未见大山大海乎?韩愈的文章曲折多变,词少意多,又自铸伟词,很让我喜欢,但也议论太多,有点空洞,宋人学之乎。文章之美,尚不如魏晋的骈散结合的李康《运命论》之类,有贵族气,而韩文是通俗的常人论道。
寂寞韩愈冷:游韩园记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