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小说 | 初恋的证词

小说 | 初恋的证词

夏天,暴雨过后的西湖边,一对初恋久别重逢。他们一起在孤山的楼外楼就餐,手挽手凝望碧波荡漾的西湖,回忆起在校的点滴。他们是大学同学,互相倾慕,毕业后分开了,男的留在省城杭州,现在是一个规划局的中层干部,女的到上海,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高管。这次在杭州相遇,是刚好女方公司有项目在杭州开发,于公于私都该见见。男的业务娴熟,女的叫下属把项目资料送过来看看,那是一个档案袋,男的打开看后说回家仔细看。那晚,甚愉。
 
得到男方的相助,项目发展的很顺利。女的有望晋升,但问题很快来了。下属出事了,顺便供出那个档案袋中除了资料外,还有二万现金。事情也被捅到男方单位。男方因涉嫌受贿被调查。男方否认收钱,与下属的指控是一对一证据,本来是定不了的,但女方也作为证人来指控,说当时她看到档案袋中有钱,就在男方打开袋子的一刹那,眼睛瞄到的。男方无法理解女方的行为,在看守所辗转反侧。他要女方上法庭对质,死也死个明白。检察官说他到时候会传唤女方做证人,他相信女方会指控的,如果不指控,那么她是在作伪证,须承担伪证责任,所以开庭时笃悠悠。
 
法庭上,下属的笔录与女方当庭都指证男人收钱,钱装在袋子中,下属说是二万,女方说是二叠,男方则坚决说没有钱,只有资料,对方是伪证,大骂女方忘恩负义。证据是二比一,法院可以认定男方受贿二万元。此时,细心的男方律师发现,女的说法与下属的说法地点有矛盾,下属说钱是在一个六角亭中送的,而女方说在一个八角亭中送的。律师问女方,何以记得是八角亭?女方说,她当时坐在亭子里数过角,八个角对着八种风景。但律师调查后发现,那边曾经是一个六角亭,当年因暴雨被冲进西湖,后来重建了一个八角亭,案发时还是六角亭,断非八角亭。所以,女方证词可疑,有伪证嫌疑。在地点被质疑后,法官认为证词可疑,不采纳。最终检察院撤回起诉,男方无罪释放。
 
女方则被以伪证罪关进去了。检察官认为女方在作伪证,误导司法,把整个案子搅黄了。唯有疑问的是女方的作案动机为何,似无必要。女方在看守所里,辩解自己是地点记错了,其他是对的,不是伪证。案情复杂。三个月后,最高法院发出新的司法解释,受贿罪追诉起点从五千改为三万,根据刑法从旧兼从轻原则,以前受贿三万以下的不追究。男的怜女的,就到检察院,承认自己受贿二万,说下属的指控是事实,女方证言亦是真。检察院无奈,将女方释放,男的则被撤职纪律处分。
 
女方出来后,男方问女方为何要作证?哪怕是他收了钱,也不该去作证。女方说,如果她不作证,他会被查出其他问题来。如果她去作证,就不会去查他其他问题了,八角亭的故事是在等司法解释到,她一年前听到风声司法解释要改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