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回乡见闻 | 一个没有拜年的难忘春节

回乡见闻 | 一个没有拜年的难忘春节

这个春节,与记忆中的任何一个春节不同。我家浙西小镇,新冠肺炎爆发后,大家都不心安,看的揪心,也无心看春晚。年三十之夜,我的微信朋友圈中,大多数在看微博与转信息。我也联系了几个湖北朋友,武汉、襄阳的。所幸,武汉的朋友没有感染,呆在家里看看电视、读读书,只是菜价略涨。上海的朋友,则担心很多武汉人的涌入。浙江管控的不错,高速下车,就有人来测体温。武汉务工或读书回来,也马上来登记,自觉隔离。我听到的消息是建德有疑似病例,后送到杭州检测,是普通流感,虚惊一场。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不放松警惕。亲友之间也早早互相告知,今年不串门拜年了。就呆在家里,或者去山下河边走走,大家都很自觉。总体感觉,江浙沪的防控还是得力的,政府头脑清楚,有方案有落实,民众有素质有意思,不但配合防控,甚至走在政府前面,主动行事。反观武汉、湖北一些官员,临事不知所措,脑中都是浆糊,还不如江浙沪的一个村干部会做事。
 
除夕夜的12点,小镇依旧响起了鞭炮,噼里啪啦震天响。建德市区是禁止鞭炮的。小镇在乌龙山下、富春江边,有点深山老林,鞭炮还可以放一点。这也是多年来习惯,大家以为鞭炮会驱走一年的霉运,开启新年好运,有鞭炮才有年的味道。这晚,我们吃的基本是土菜,冬笋、豆腐、牛肉、鱼、馒头等,喝的是自酿米酒(感觉比茅台与葡萄酒好喝)。宴席中,发点红包,发给老的与小的,祝福老的身体健康,小的学业有进步。散后,有的看电视,有的上网,有的围炉(木炭火)聊天。期间,未去娱乐(譬如打扑克或者麻将,电影院也关门),没去串门,也没人来串门。次日是大年初一,按例,本该去山上扫下坟墓放点黄纸(典型的儒家文化,祖宗崇拜,而信基督的则不上山,去了也不会拜,乃文化冲突也),因小雨淅沥,山路泥泞,我也没去山上,只是远远望了一下。爷爷在世时一向开明(受到神灭论的影响),对我说过人死灰灭,什么都没有了,子孙去扫墓,只是纪念一下,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别无其他。路上碰到老伯,谈了一下村里庙供奉的张巡。他也认为对张巡祠的信仰,是南宋推动的,因为村民称张巡为“东平大王”,而此称号是南宋追封的,并非唐朝所封。之后,还说了家乡的抗日,当年日军为袭击衢州机场,从杭州发兵经过我村,与国军发生遭遇战,互有死伤,我们是抗日的。望着青山绿水,半山腰萦绕的缥缈云雾,茂林修竹,真的很感谢这块土地。此时此刻乃世外桃源,也愿天佑武汉,早日度过难关。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