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首例儿童骑小黄车案的社会价值与硬伤

首例儿童骑小黄车案的社会价值与硬伤

612日,央视报道了全国首例儿童骑行ofo车(小黄车)车祸身亡索赔案的一审判决。上海静安法院判决被告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小黄车公司)支付两原告小高父母赔偿款6.7万余元,驳回其余诉讼请求。

 

2017326日,11岁的小高未通过APP程序扫码获取密码,便骑行小黄车上路,并逆向行驶,与司机王某驾驶的大型客车相撞去世。交警认定大客车司机负事故次要责任,小高负事故主要责任。同年7月,小高父母将被告小黄车公司、肇事司机及其雇主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包括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金等761万元,其中精神损害金700万元——本案中大客车的事故赔偿已先行判决。这次判的小黄车公司的侵权赔偿责任。法院判小黄车公司承担10%责任(是家长自行负担交通事故损失部分中的10%,而不是交通事故全部损失中的10%)。

 

判后,法院表示:“本案中肇事机动车直接导致了受害人死亡,但被告拜克洛克公司对于涉案ofo共享单车未尽合理限度的管理义务存在过错,该过错行为使得受害人轻易获取涉案ofo共享单车,增加了受害人遭受道路交通事故伤害的风险,并且最终也实际发生了损害后果,因此被告拜克洛克公司未尽合理限度的管理义务与受害人骑行ofo共享单车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窃以为,本案的起诉,有公益性质,即提醒社会注意小黄车的产品质量安全。小黄车的数字按键锁很容易被青少年破解,成为安全隐患。本事故发生以及起诉之后,小黄车也着手进行了改进,抛弃了数字按键开锁,而改为手机app开锁,增加了安全性。另一方面本案还有一个硬伤,即破解小黄车锁的骑行,是一个盗骑行为(盗骑不同于盗窃,盗窃是不归还的,盗骑是骑行一段时间后将小黄车归还)。盗骑行为,显然也侵犯小黄车公司合法权益,是一个轻微违法行为,并成为发生交通事故的近因。换言之,盗骑是造成事故的近因,而原来锁的不安全是事故的远因,近因的出现,中断了小黄车安全隐患与交通事故的因果链。很可惜,对于这样一个直接关系诉讼成败的争点,法院没有重点论述,导致因果关系的认定与社会常识以及法理不合。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