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法律小说:天目公司的人脸识别与对赌

法律小说:天目公司的人脸识别与对赌

如果说外贸是天目公司的第一桶金,那么人脸识别软件就是天目公司的第二桶金。当时的杭州城,一半的经济是马云的阿里天下。在淘宝的购物带动下,民营经济蓬勃发展,“四通一达”的快递将货物运向全国。杭州最活跃的氛围就是创业,尤其是软件开发,梦想如“支付宝”那样发迹。

 

莫干本身就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一直在寻找商机。最后给公司带来好运的人,还是亲妹妹莫愁。莫愁在全球五百强企业工作,经常去硅谷出差,深知市场行情。人脸技术的关键并非技术,而是法律障碍。在欧美,因担心人脸技术侵犯隐私,被限制发展。而国内法律尚是空白,允许使用。近年来,杭州国际会议增多,为保障安全,政府必定推进人脸识别。有此判断,天目公司在软件园租了办公室,引进IT人才,干起来了。他们首先把人脸识别作为办公室门禁,当员工进出、客户拜访,即使带着口罩也能被准确识别。人脸识别的技术原理基于骨架,就如古龙说的两眉间的距离是不会变的。然后,请领导来体验新技术,电视台跟着曝光,产品遂打开市场。不出所料,在g20会议期间,高铁站、长途汽车站、地铁站以及数百个宾馆都使用了该技术。天目公司一下子发财,成为明星企业。

 

人脸识别技术被告案

人脸识别技术是双刃剑。便于抓捕犯罪分子,管理人员动向,但毫无疑问也会侵犯隐私。想想,从家里小区到单位电梯,从乘高铁到坐宾馆一路上都被人脸识别,则一个人的行踪几乎没有任何隐私了。于是不服气的也来抗议了。有个大学老师去公园,被人脸识别才给进场,于是起诉了公园,请求法院确认公园的人脸识别技术使用不当。这种案件,明眼人都知道,人脸识别可以在重要的公共安全领域内使用,对于普通事务,去公园游玩实无必要。因为人脸识别不仅涉及隐私,还存在数据安全问题。一些单位数据保密能力差,容易泄露,造成公民个人信息被不法使用。道理大家都懂,但知易行难。没有想到的是,该案的人脸识别是天目公司的,经过曝光,反而吸引了大批有需求的客户,还招来了资本的青睐。

 

这段时间天目公司春风得意马蹄疾。天目与莫干也渐渐形成了自己的政经圈子。天目很感慨,没有成功之前,啥也不是,亲朋好友都看轻他,一旦成功了,连小学同学都引以为荣了,以前做的错事竟也成为逸闻。社会的标准就是成王败寇,并不公平。天目是有涵养的,逆境的时候坚忍,顺境的时候节制。他也顾家,贤内助韩老师,在大学教书,当初不嫌其穷而下嫁,现在富起来也不摆阔,依旧不亢不卑。他有时候也想韩老师,要是如莫愁那么能干,那更好了,每个男人心里都有红玫瑰与白玫瑰啊。公司大了,各种事务需要大家帮忙,于是苕溪也来帮助税务筹划,还叫来夏海设计财务制度。公司被奸商伪劣产品所坑,也通过苕溪找岳麓与施然疏通。大家也喜欢与天目打交道。天目做事绝不会为难人,做事都在合法的范围之内。而且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对于帮过他的人,无论如何都会想方设法回报。他的理念是,钱是大家赚的,雨露均沾,这样路才会越来越宽,反之,如果每次都想独占,则财聚人散,没有前途。

 

危险的对赌

有一次,天目请客,约我去,说要面谈个对赌问题。我照例拒绝了,说律师不陪客户饭。然后他絮絮叨叨说,这次安排在钱塘江游艇上,来的有他与韩老师,莫干莫愁姐弟,苕溪与夏海,岳麓与施然。不经意说起,莫愁是百忙中赶来的。哎,天目真是聪明人,似乎猜中我那点心事,于是去了。那天是船上吃晚饭的,一边红酒,一边看着钱江两岸的璀璨灯火,好像荣华富贵就在眼前。酒席上,苕溪内秀,她不主动敬酒,都是我们敬她。莫干是通关,挨个喝过。岳麓体制中人,有点拘束。夏海的记忆力好,清楚记得每个人的喝酒杯数。韩老师是大家闺秀,听得多讲的少。我呢,敬了下莫愁,问她近来如何?她说公司合并事多,温和地笑了一下,露出小酒窝。期间,大家还学柳永吟诗接龙,但旧体诗难度甚大,一圈下来肚里货就不够了,于是改为成语接龙,接不上的罚酒一杯,可谓现代版的流觞曲水。

 

饭后,喝西湖龙井。别人去二楼甲板观夜景,天目与我谈正事。天目说,软件这块生意很好,有官员亲戚想入股,也有资本想进来投资,他也想扩大规模。官员势力太大,以后会反客为主的,他婉拒了。资本可以互相利用,除资金外,投资集团还能带来人脉、技术等附加信息。所以与莫干商量后,准备引入资本,法律上由我把关。我告知,企业与资本对赌,很凶险的。资本既是投钱,也是投人。一旦钱汇入公司,他们对钱就失控了,所以会在法律上严厉锁定公司与股东。譬如说赌业绩,一旦达不到业绩,对方会抽走资本或者吞没公司股份,不仅如此,还会要求股东个人财产作为担保,等于赌上了公司与家业。天目说,愿赌服输,商场如战场,比的是智力与经验,还有运气。目前公司业务分两块,外贸这块暂不介入,软件这块对赌,个人资产担保可约定有限责任。对赌赢了,公司可向上市出发,对赌输了也还有饭吃。我内心是不愿意天目去对赌的,因为看到过很多资本血腥的案例,譬如俏江南创始人的出局。但也知道自己的局限,律师总是保守的,凡事情考虑最坏后果,而商人总是主动出击,富贵险中求。尊重天目的决定,我的工作就是审查对赌协议,去掉合同陷阱与极端条款,让合同简单明确,相对公平。此外,顺口问了下介入公司的官员是谁?天目凝重说,省里和市里都有。我担忧,现在的市场经济,还缺乏法治保障。企业要做大了,不得不依附权力,同时亦是被权力觊觎。官员来事,迟早会发生。天目引唐德刚的话说,形势比人强,随机应变吧,但愿不要出现《林家铺子》的故事。还要说时,莫愁已从甲板上回来了,眼神迷离,我们都看呆了,会谈也就自然结束了。

 

备注:本篇是《十八年后的相约》、《天目传奇》、《苕溪的多情生活》、《莫干的醉驾》后的第五篇。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