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2020点滴记录

2020点滴记录

2020年是一个很难熬的、不爽的一年。
年初,在老家浙西小镇过春节。忽然武汉封城,于是小镇各村、小区都封路。没有往常的拜年,在家几乎足不出户。早上读书,中午远眺乌龙山(水浒中有),下午晚上继续读书。无意中读了不少冷门书。等疫情稍纾,回上海。见浙沪收费站排成长队,要测体温、登记。回到上海,自我隔离,在家继续读书。

上半年,业务清淡。各行各业,疫情之下,经济凋敝,无暇法律。有几个客户挡不住了,要裁员,也就发点遣散费。员工也理解,老板是自身难保。我努力把经济补偿保持中庸,尽量让双方能接受,但这种活,最是吃力不讨好。老板以为我立场不够坚定,员工认为我是公司律师,不太可信。我通常给员工的建议是,可以把我的方案去咨询你信任的法律人或劳动部门,看看是不是有理。

刑事案子是没法接了。大环境是近年来辩护空间越来越小,小环境是疫情期间会见难。如果收了当事人的费用,却不能会见,或者虽然短暂会见(譬如视频会见),这样的辩护效果是不够的。于是推掉了几个案子。其中一个富阳的案件,整个村被拆掉用于兴建一个垃圾处理场。当事人心念家园,不服,那是可以理解的。但就被指控他寻衅滋事罪。寻衅滋事罪本来是对付地痞流氓的,现在成为了对付不同意见人的绳索,真是可悲。

下半年,业务慢慢恢复,但刑事会见还是难。有一个书店,因为进口正规图书被查,被指非法经营,亦是匪夷所思。还有几个行政纠纷,行政机关与当事人签订了协议,写的很清楚,但机关就是无端毁约。当事人一方面想起诉,一方面又担心被报复。这种案件起诉还不如上网曝光。我老家亲戚的行政诉讼也很难。她家门口桥被违法拆除,工程震坏她的房子,提起了12场行政诉讼,全部赢了,可是赢了如何呢?问题至今没有解决。不过,还是要感谢建德法院行政庭,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还能判决政府部门通通败诉,是体制内的良心,也是法治曙光。

在中院开了一个人身伤害上诉案件。一个年青小伙在宾馆摔跌去世,谈判时,宾馆几乎不赔,家属不服。幸好小伙子的师傅陈总出手相助,帮助以法律维权。这个宾馆的房间特殊,是复式的,上下两层通过360度的螺旋式楼梯连接。经过法院委托的鉴定机构鉴定,楼梯不合格,还有服务不专业(发现当事人倒在地面,未及时施救)。一审判决宾馆承担40%的责任。我们认为,通过本方聘请的专家证人分析(法医),当事人是楼梯摔下,宾馆应该承担主要责任或全部责任。为此,陈总还委托朋友制作了一个现场还原视频,把现场与伤痕分析结合起来说明,如临其境。可惜的是法院系统对法医这块业务终究不够熟悉,心中无底,二审做了调解工作后,回到保守立场,维持了原判。尽管如此,通情达理家属还是对律师的服务表示认可,尽人事听天命了。

网上来的案件不少,但大多数是求援。一种是疑难杂症,想来听听上海律师有无新思路,还有一种是来请求法律援助的,以为网上知名律师是公益律师。这些案件,值得同情,因精力有限,一般不接。还有精明的当事人,货比三家,来听听别人的意见,再找个性价比的律师去操作。网络的力量确实强大,一篇在理的法律评论,可以传到天涯海角。

2020就早点过去吧。凡是过往都是序章。新的一年呢,也还是太阳光下没有新鲜事。我总觉得,一个出色的生命价值,在于原创(而不是学到多少、用到多少或当了多大的官,创了多大的业,赚了多少的钱)。独特的原创,是个体存在的意义。作为法律人来说,要有独立的思考,创建理论的兴趣,与开拓新案例的志气。共勉!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