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丁金坤 > 希区柯克电影中的法律

希区柯克电影中的法律

导演希区柯克的悬疑片很精彩,比三大短篇小说家还扣人心弦。结局总是意外又在情理之中,最类似欧亨利的小说结局。电影是视觉艺术,观众容易代入,心理随着情节而波动,更为刺激。希区拍了50多部电影,大多是悬疑与爱情,悬疑与法律相关,涉及破案、审判等。爱情元素则是商业手法,观众第一,吸引、调动观众情绪。

希区在国内被熟悉的电影大概是《西北偏北》,男主在玉米地被追杀,最后跑入总统山的镜头。里面有一个人“卡普兰”?卡普兰实际不存在,是虚构的。法律上有个“幽灵抗辩”,譬如被告人招供是受到”张三“指示的,又无法提出确实的证据。那么这个“张三”存在吗?那个被拐案件中的“梅姨”是否真的有?这些只能根据证据强弱来判断了,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蝴蝶梦》诡异惊悚,里面的女主角“吕蓓卡”早已死去,却无处不在。《惊魂记》中突出了双重人格问题。凶手有母亲与儿子的双重人格,以母亲身份杀人,以儿子身份掩埋尸体,神经错乱。这些悬疑片中,显示出希区的爱好“传奇”,司马迁亦是好记“奇人奇事”。

英美法的法律思维是经验主义、实用主义,“自由心证”是以证据结合常识来认定事实,因为“阳光下没有新鲜事”、“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事”。这个法律思维是对的,生活大抵是凡人凡事。但有原则就有例外,对于例外,常识判断就会失效。这点在希区的电影中表现明显。《火车怪客》中,就有“交换谋杀”概念。立论基础是,破案总是从“动机”来确定“嫌疑人”,如果凶手是一个陌生人、缺乏动机,则不会被怀疑。这是一种反经验主义,会增加破案的难度。

希区的电影开眼界,注重细节。《后窗》一个偷窥对面邻居的记者,发现推销员深夜带着大箱子出门,果然谋杀了妻子。《39级台阶》国家机密是放在“记忆先生”的脑子中,准备带出去的。《夺命索》中的行为艺术,把装尸体的木箱作为餐桌。《捉贼记》音乐会上的谋杀,以敲钹为信号,就如光州事变,国歌响起即信号。《怪尸人》则是大误会,三个人以为自己谋杀了对方,其实对方是心脏病发。《伸冤记》一个面貌相似罪犯的男人,被指控抢劫,妻子发疯,直到发现真的罪犯才洗刷。《爱德华大夫》中的“犯罪情结”,总想干掉仇人,仇人真的死了,则出现是自己杀的癔症。弗洛伊德梦的解析。《艳贼》中女主惧怕红色与电闪雷鸣。童年阴影,成年的噩梦。做妓女的母亲被嫖客欺负,小女孩以铁棍打死,母亲被以过失杀人判刑,女孩见到敲门三声就做噩梦。《忏情记》罪犯向神父忏悔,神父甘愿自己受审,没有说出真相。这个涉及保密义务,律师也经常碰到艰难选择。神父不说,罪犯还会危害社会,说了呢,就没人来忏悔了。

《老妇杀手》叔叔立个遗嘱给两个侄儿。侄儿在晚餐中加入玻璃粉谋杀婶婶,婶婶换了晚餐,把玻璃粉做成早饭,侄儿吃了死。人算不如天算。《神秘旅客》案中案,男主陪同旅客去继承遗产时,杀了旅客,准备冒充该旅客去继承领钱。不料该旅客也是骗子,他先杀了真正的继承人。《巨大转机》涉及伪造不在场证据。两个人找个有暗门的密室,伪造在房间,然后一个人走出暗门去杀人。不料,在密室的人擦枪走火而死。这下真的说不清了。《功亏一篑》聋子女人读的是唇语,被囚犯劫持去接电话,打电话的母亲即知有问题。《深闺疑云》怀疑是恐怖的力量,男人上一分钟是好人,下一分钟是坏蛋。《大巧局》女子号称通灵,为贵妇人找继承人,继承人是个烂污鬼,杀了养父母,见被找,以为案发了。女主最后神秘诡异的笑容,好像是希区在告别影坛。

《复仇》丈夫听信妻子一面之词,杀错路人。冲动是魔鬼。《预兆》男主自称伦敦回来,得知父亲猝死,不信,深入调查,发现是自己误杀了父亲。他是精神病人医院刚回来。很奇妙奇特的故事。居然找个精神病人角度作为男主角。《辣手摧花》外甥女发现舅舅是杀人犯,没有揭发。舅舅死了,还保持虚伪的面具。《狂凶记》领带连环案,先入为主的办案思维可怕,智子疑邻。凶手为何要去再次找尸体呢?不合理点发现,突破案情。《阴谋》陪审团与电影十二罗汉相似。女子不喝酒,酒是谁喝掉的?还有第三人。《房客》金发女郎被连环谋杀。举止怪异的房客,被误认为嫌疑犯遭追杀,其实是被害人的哥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