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昨日,方达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周志峰加入蚂蚁金服,担任首席法务官。略感吃惊,乐观其成。在律师行业中,成为大所的管理者,是属于少数的功成名就者。现在毅然决然出去做法务,丰富了人生经历。看得出是一个有挑战性格的律师。离开方达时,周写了一封信,思考着律所管理的世代继承,坚持着价值观“保卫我们职业的基本尊严和底线;体面和不妥协。在权贵面前不谄媚、在财富面前不卑微、在喧嚣面前不迷失。对‘大众’、‘主流’的语言体系保持距离,保持我们内心的自由和尊严,哪怕有时候有点任性,也不随波逐流”,展望着未来“对于中国法律服务行业而言,外部律师决定了这个行业可以走多快,内部律师则决定了这个行业可以走多远。”

 

周律师转岗的真正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也不必去揣测。从律师到法务,也不代表身价降低,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律师是为多个当事人服务,法务是为一个当事人服务。两个职业的最大区别,在我看来,律师工作的对抗性程度高(主要是指出庭律师),而法务主要是内部管理,对抗性稍低。周说“内部律师则决定了这个行业可以走多远”则似乎高估了法务的作用,目前大多数法务是内部风险控制,战略决策是公司管理层作出的。以后市场法治经济下,法务的作用会凸出,但定位终究还是为公司业务保驾护航的二线部门。

 

这些年来,律师越来越难做,主要是大环境所致。今年又遭遇疫情,业务更凋敝。律师的理想(自由)与现实(赚钱)都面临着挑战。很多人选择做律师,是因为爱自由。律师是自由职业者,可以自主安排工作,不用朝九晚五地上下班,也没有繁文缛节的单位管理。自由是与独立联系在一起的,就如陈寅恪说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有了自由,也就有了独立思考,有了尊严。当然,自由是要靠赚钱来保障的(农民也很自由,但赚钱难)。律师赚钱稍微容易点、体面点,也赚不了什么大钱,一般是个体户,赚得多的充其量是一个中小企业家。所以说,律师之间不能比钱,那是小苹果中捡个大的,而是要比法律贡献,对社会的影响力。

 

律师是个中产阶层,目前则挣扎在赚钱换自由间。为何说挣扎,因为业务难。以常见的出庭律师的三大块业务而论。刑事辩护业务因为“刑事辩护全覆盖”以及“认罪认罚”两个改革后,市场基本失去,大量的当事人选择免费的法援律师而不去聘请付费的专业律师,大量的当事人认罪认罚也忽略轻视律师。行政诉讼业务是民告官,胜诉率越来越低,越来越难,法院的倾向性很强。老百姓对行政诉讼律师也越来越失望,业务越来越少。民事诉讼业务中,案件的结果经常是“测不准”,各种案外因素影响着审判进程。总而言之,律师的业务进入低潮期,而每年不断的新律师加入,内部的竞争也相当剧烈,二八开现象明显。此时,律师们要继续坚持理想,坚持对法律的信仰,追求社会的公平正义,保持自己的尊严,相当不易。此时的律师,如去经济效益好的公司当法务,也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只是做法务收入稳定了,代价是自由也少了。

话题:



0

推荐

丁金坤

丁金坤

4737篇文章 3小时前更新

上海律师。浙江建德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负笈浙江林学院、华东政法学院。曾就职政府、法院,后做律师。本博客期以持平之论,匡法之得失。业务专于刑事辩护、海事海商、知识产权、涉外诉讼仲裁等。  email:ad1902@163.com

文章